美丽日报 记者谢平平/报导

长期关注人类与土地的洪天宇与专擅现地制作的罗懿君受邀在陆府植深馆举行《自然之外》 艺术展。洪天宇知名系列「空白风景」与新创「城市方舟」皆是民众观察改变中的城市的线索,而罗懿君则以净滩捡拾物件做出移工风景,特别的是,移工也参与了部分创作。

洪天宇(1960-)出生台中,毕业于新竹师专(现改制新竹教育大学)美术科,天生艺术家不羁的个性,让他出社会的第一份工作就是跑船,洪天宇宛若误入丛林的小白兔,惊骇腿软,也改变了他此后创作的观点。

洪天宇「小山猪」,115X83公分,油画,1995。(图:谢平平翻摄)

「母鲨腹鳍被切开时的时候,经常窜出带着卵黄的流产幼鲨,它们从母鲨腹部裂缝扭挤而出⋯⋯」在《城市方舟》作品集中,洪天宇细细描述著30年前的捕鱼作业场景——那些被取走背鳍、胸鳍、腹鳍、尾鳍的鲨鱼,在海中仍不断扭动身体。

三个月下船后,洪天宇形容,自己一下子老了五十岁。

当顶端掠食者以经济数字来衡量生命价值时,曾拿下廖继春油画创作奖第一名的洪天宇也用自己的笔触,检视著这些掠食者的「丰功伟业」。

洪天宇「秋红谷」,122X92公分,铝板、压克力,2019。(图:谢平平翻摄)

从河川到山上的自然环境勘查,洪天宇无役不与,这或许与他幼年时居住在山区的生活有关,大自然与动物们共同给了他一个七彩斑斓的童年。

在《自然之外》 艺术展中,洪天宇将百年前的基隆河、大肚溪进行对比,被称为「台湾黑龙江」的二仁溪、优养化最严重的德基水库等都是他创作的对象。

洪天宇「大肚溪口1960」,122X244公分,铝板、压克力,2010。(图:谢平平翻摄)
洪天宇「大肚溪口2010」,122X244公分,铝板、压克力,2010。(图:谢平平翻摄)

2008年,他以「大悲宴」系列作品震撼台北艺博会,粉红、腥红的肉食呈上桌,淡淡的刷写着人类的粗暴与贪婪,对观者散发著巨大的压力,一战成名,是该年台北艺博会成交额金额最高的艺术家,约2千万。

但他也曾经拿起画笔,仔细的记录著台湾足以傲视全球的山林美景,年届耳顺的洪天宇已不如此直观的宣泄不满,不再说人类是「造粪机」,而试图以「消失」的手法,提供观者一个思考的空间。

洪天宇「向日葵的晚祷」,60X122公分,铝板、压克力,2012。(图:谢平平翻摄)

「城市方舟」的作品呈现著谆谆善诱的期许,如同他在〈方舟〉作品旁写的——

城市有无远弗届的毁灭力量,也有孕育无穷生命的潜能。城市不该仅是人类的居所,更当是乘载万物存续的方舟。

陆府生活美学教育基金会2019年开春首展「自然之外——洪天宇X罗懿君联展」。(图:「陆府生活美学教育基金会」脸书)

而罗懿君(1985-)此次在二只大型布幔花瓶上,以山林、海边净滩所捡拾的废弃物重新拼贴出自己与移工眼中的「移动风景」。

罗懿君毕业于台湾艺术大学美术研究所,从事雕塑、现地制作。她表示,菸草、香蕉、甘蔗都是台湾重要的农作物,从植物贸易史可以看到,农产品的迁徙犹如国际移工的流动。

而她受邀到美国、印度、日本、荷兰、德国等地驻村创作时,开启了罗懿君对人类迁徙的好奇。

2018年,她在二二八公园、大安森林公园,开始以画肖像尝试接触这些国际移工,罗懿君也从而得以与他们聊天,例如最想念家乡的是什么?最喜欢台湾的又是什么?

她认识的一位印尼移工Halim拥有工程背景,在台湾工作三年多,因为喜欢爬山,经常找朋友去净滩。

左起罗懿君、陆府生活美学教育基金会执行长陈昱洁(中)、洪天宇。(图:「陆府生活美学教育基金会」脸书)

罗懿君感到十分惊讶,「感觉他们比我更爱台湾」,她跟着这些国际移工的脚步去净滩,捡拾许多海废料,罗懿君也以此拼贴出这些国际移工的家乡风景。

例如:高脚屋、常骑的脚踏车、鸭子在稻田里走动等,或是高山上的火山地景等,还有在爪哇东北部的渔村,渔民每年都会在丰年祭带着真实的牛头出海,祈求来年的丰收。

这次,「自然之外(Beyond Nature)」艺术展期至6月30日,「植深馆」开放时间为早上10点至下午6点,如欲假期,可先上该基金会脸书查询开放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