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 记者谢平平/报导

「你好,我姓蔡。」一句相同的话,出现在二个时空,开启了电台主持人维娜心中对母亲的思念;这对关系早已断裂的母女并非因仇恨而难以相处,但当以爱为名的折磨变形为情绪勒索时,解否?解否?导演黄致凯新作《明晚,空中见》3月30日将在舞台上讨论这个现代难题。

《明晚,空中见》是故事工厂的第九回作品,也是继《小儿子》之后,又一部讨论家庭关系的作品。家庭成员的关系同时存在了亲密与尖锐,是黄致凯最感兴趣的地方。

《明晚,空中见》编导黄致凯以母女情结为发展主轴,穿插都会议题,相当精彩。(图:谢平平摄影)

「母女就像仇敌,完全不接触,我还当过二年中间传话人。」现实中的母女关系比电视连续剧更加曲折离奇,且不只一位朋友如此。

《小儿子》有部分来自自己的真实经验,《明晚,空中见》的前半段讲述女儿维娜(房思瑜饰)对母亲(蔡灿得饰)逃避再三,终造成无可弥补的锥心之憾。

《明晚,空中见》有相当精致的布景。(图:谢平平摄影)

如果剧情到此戛然而止,以黄致凯的功力,《明晚,空中见》会是一部赚人热泪的舞台剧,但他有更强烈的目的——试图梳理出母女彼此折磨的原点,也提供台下观众一个范本。

什么范本?亲子在一起生活的时间,长达二、三十年,记忆从清楚到模糊,家人的关系随着成员自己的工作、朋友圈而不断改变,「爱孩子是人类天性,但子女孝顺父母这件事,却需要教育。」

《明晚,空中见》彩排片段。(图:谢平平摄影)

黄致凯的编导手法一直都相当活泼,能引起观众强烈共鸣。这次,他采用科幻剧的手法试图解开长期以来女儿心中对母亲的怨。

母亲为了呵护女儿,做出了自己一辈子无法幸福的决定,女儿此时也遇到了与母亲年轻时相同的困境,该去?该留?「只有成为妈妈,自己才能去了解妈妈。」

左起林东绪、房思瑜、蔡灿得、林子恒、刘姗姗、郭耀仁、李运庆。(图:谢平平摄影)

但黄致凯也表示,家庭成员的情绪不稳,是关系的弱点所在。这样的关系想必难以化解吧,诚如他所说的,「科技,来自人性;而科幻剧则来自人生的缺憾。」能轻易解开的关系,就不需要动用到穿越时空的桥段了。

《明晚,空中见》也穿插了传宗接代、办公室恋情等现代都会难题,让剧情发展脉络更加立体。

近年投身许多舞台剧作品的蔡灿得表示,一直都非常喜欢故事工厂的创作,角色蔡宜君带有家暴受害者、躁郁症患者的身份,还要呈现出30年前的台湾气氛,包括语速与动作。而28岁演出至56岁,更是她的一大挑战。

房思瑜(左)挑大梁演出女儿维娜一角,童颜蔡灿得(右)则演出母亲宜君,横跨28岁至56岁。(图:谢平平摄影)

黄致凯认为,蔡灿得身上有一种兼具任性与韧性的特质,完全符合蔡宜君的设定,而爱山女孩房思瑜此次戏份相当吃重。

故事工厂这次也斥资200万打造黑胶旋转舞台,诠释时空的流转,黑胶唱片是角色蔡宜君的重要嗜好,其上的刮痕让声音有着特别的韵味,更代表了人生因不完美,而独一无二。

故事工厂第九回作品《明晚,空中见》汇集剧场界资深演员,精彩可期。(图:谢平平摄影)

入围金钟奖戏剧男配角的李运庆这次演出维娜情人一角,此外,该剧也集合了剧场界资深演员,包括林东绪、刘姗姗、郭耀仁、林子恒、黄一嘉等,并发展出不同的次路线,相当精彩。

该剧将在3月30、31日在台中国家歌剧院进行首演,4月19至21日台北城市舞台,5月11至12日新竹县政府文化局演艺厅、5月18日高雄至德堂、7月13日在台南文化中心演艺厅。

入围金钟奖戏剧男配角的李运庆形容自己首次站上旋转舞台的感受。(图:谢平平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