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星辰、天地万物,亘古以来独立于人的意识之外存在着,谓之为自然。对其成因,分为神创论和进化论两大派别。神创论认为:一切皆是上帝的意志,连在这里为神创世之说争论不休的人都是上帝或曰造物的杰作。

进化论则认为:一切物质皆为大分子小分子随意碰撞而成,宇宙是大爆炸而来,从无穷小的一点形成今天的样子,而且还在持续膨胀。很多科学实验和许多知名科学家也都支持这一点。是目前比较主流的认识。

人的来源是自猿猴进化而来,所谓的理论依据,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多少年来,两大派别各持己见,究竟孰是孰非,且看如下研判。

宇宙天体有序的安排

我们极目所见的天空,无穷无尽,有无数的星球和星系。咋看上去,满天的星球和星系胡乱陈列,犹如一堆乱草,杂乱无序,毫无章法。而细细研究起来,发现并非如此。以我们所居的太阳系为例。

太阳系有九大行星,各按各的恒定的运行轨迹、运行速度运行,互不干扰,周而复始。每个行星又各有各的卫星,也是各绕其主,自主运转,决不会地球的卫星随意跑到火星上,木星的卫星跑到水星上。

而太阳系只是银河系中一个普通的星系,还有无数各类太阳系存在。千万年来,人类能够观测到的或近或远的星球,看上去似乎很守规矩,不像人类一样纷争不断,今天跟谁好了就走得近一点,跟谁不好了就离得远一点。不同的星系颇像人类的村居,散落在不同的区域,在各自的范围里存在着。

具体来看,人类已知的所有星球无一例外的都是圆的,且几乎都是正圆的。星球的运行轨迹也是圆的或近圆的。由无数的星球构成的星系的形态也是圆的。为什么都是圆的?如果是胡乱形成的,应该什么样的形态都有,而不应该都只是一种状态。

我们无法猜度造物主创造天地万物的本意,但我们知道,在所有为人类已知的各类形体当中,除圆之外的任何一种几何构成都是有限的,都有尽头,只有圆是无限的,周而复始,无穷无尽,无始无终。这是否是宇宙存在的一个最佳状态?这是宏观上的形式。

在微观上看,物质有分子、原子、质子、夸克、中微子等不同的存在形式,电子围绕着原子核转,等等。限于人类科学的认知能力,人只能认识到这个程度。更多更高的状态肯定还有,只是我们还认识不到。

单单就人所认识到的这些现象或状态,我们也可以明显清楚地感觉到,事物的存在更应该是有序的安排,而非胡乱的构成。因为它们都各有其内在的规律原则所遵循,并非随意的一堆。

宇宙之大,非人力所能穷尽。人们很难知道这洪大的穹体及其无限的星球是为何而存在的。但是,我们可以以人类自身的存在作比照,以探寻其存在的理由,判定其存在的意义所在。

在微观上看,我们的人体也是一个巨系统,有无数的细胞,无数的分子构成,单看一个细胞或者是分子,我们无法判定其意义,但当我们逐渐放大我们的视野,我们会发现,相邻的分子与分子之间,细胞与细胞之间是有联系的,就像我们单独看地球一样,只不过是一个孤立的星球,但站在更高看,它是太阳系的组成部份,而太阳系又是银河系的组成部份,银河系又是宇宙的组成部份。

而对人体来说,我们知道,分子组成了细胞,细胞构成了我们的四肢、皮肤、肌肉、五脏六腑、神经、骨骼,等等,而这一切对人体都极具意义,缺了一样都不行。整体的人又是家庭的一员,家庭又构成了社会,繁荣的人类社会形成了人类文明。

因此,我们是否可以说,为我们所已知的穹体星球同样有其存在的意义与理由呢?只是这个理由大得超出了我们人的认识范围。

天地万物规律的存在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自古以来,人一直在苦苦探求人、天、万物的存在缘由及意义,面对茫茫苍穹,缤纷万物,无数的人就此发问、探索过。老子的《道德经》、屈原的《离骚》,更早的《山海经》、《易经》等等,都对万事万物的存在及其相互关系做出过探讨。中国古代文化对此是持肯定态度的。天人合一,人与万物和谐相处的状态延续了几千年。

天上有日、月,世间分阴、阳,太阳朝升夕落。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白昼劳作,有日光照耀,乾坤朗朗,纤毫毕现,清楚明白,正好做工;夜晚里月光朦胧,星光黯淡,人睡眼惺忪,倦意渐浓,恰好入眠。

太阳每日都有,故而称“日”;月亮每月一个周期的变化,谓之为“月”。日、月各司其职,相得益彰。日有阴晴,月有圆缺,有升有落,方显大自然生动有趣。如果一直悬挂中天,永远一个模样,没有变化,人也会日久生厌。

日、月体积并不相同,太阳直径约为月亮直径387倍,但月亮距地球距离的巧妙设置使两者看上去大小一样。月亮是地球的卫星,但已知的所有行星之卫星都会自转,而月亮与所有的卫星都不同,永远把同一面朝向地球。

地球绕太阳转一圈为一时间周期,谓之为“年”;月亮绕地球一周为一时间周期,谓之为“月”,日的升落为一时间周期,谓之为“日”。地球的自转产生昼夜,绕太阳的公转产生四季及二十四节气。二十四节气对应风、霜、雨、雪,人类据此春种秋收。

节气与时令对应基本准确。阳光与植物的生长有关系,四季与植物的生长有关系。植物吸收二氧化碳,呼出氧气;人及动物呼出二氧化碳,吸入氧气。两者的转换简直妙不可言。

这一切的一切,只能理解为来自于某种有意的设置,绝非凑巧而成。

同时,现代物理学、化学、生物学、医学、心理学、天体力学等等诸多学科的已知定理、定律、规定等等,以及自然界现已发现的诸多自然规律,如“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等气候、地质方面数不清的例子无不说明,这一切绝非偶然形成,而只能出自于某种大智慧的安排,虽然我们并不明白这种安排的本意。

只有来自于主观的能动的巧妙安排,才能合情合理地解释这一切。无论是宇宙天体的变化还是人类社会的嬗变、发展,都是在某种安排中。

(转自: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