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无法解释的事实

达尔文的“进化论”,只是一个不成熟的科学假说。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大胆的猜想。他自己当初拿出来的时候,也是胆胆突突的。

可以说,达尔文要再晚生一百年,进化论就绝对不可能出现。实际上达尔文自己对进化论也模棱两可,似信非信。他在《物种起源》一书的第六章之“极其完美和复杂的器官”一节中写到,“眼睛有调节焦距、允许不同采光量和纠正球面像差和色差的无与伦比的设计。我坦白地承认,认为眼睛是通过自然选择而形成的假说似乎是最荒谬可笑的。”不止是人的眼睛,生物学家证明,自有生命以来,没有一个细胞是巧合形成的。

同时,无论是陆地上、海洋中,还是微观下的丰富多样、千姿百态、异彩纷呈的各种动物、植物、微生物,那奇特的形态、缤纷的色彩、美妙的花纹、精巧细密的内在结构;那不同的生物圈、气候带的各个不同的物种,等等这奇妙无比的大千世界。达尔文说这一切是由大分子、小分子随意碰撞而成,显然太过荒唐。

进化论之所以对世界造成较大影响,并不是达尔文的理论有多高明、多正确,而是因为他的自然选择、弱肉强食学说符合了共产党的暴力革命、阶级斗争理念,被共产党利用了而已。进化论本来是学术问题,最终却演变为政治论争,从科学问题变成了社会问题、政治问题。真正的真理需要严密的推理和无可辩驳的证据。而一百多年来,在古生物学上,至今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进化中的过渡类型,在从猿到人的所谓进化中,没有中间过程。猿猴依旧是猿猴,人依然是人。迄今为止的所有科学发现,都没有从猿到人两者之间那种半猿半人的进化过程中的半拉子情况。

《审判达尔文》的作者约翰逊如此总结:“化石向我们展示的都是突然出现的某种有机体,没有逐步进化的任何痕迹……这些有机体一旦出现,基本上就不再变了,哪怕过了几百万年,不管气候和环境如何变化,也不变了。如果达尔文的理论成立,这些条件本应该引起物种的巨大变化。”

史前文明的发现

在美国的密西西比河及中国的新疆乌鲁木齐市等多处,发现在距今二亿七千万年历史的“三叶虫”化石中,有穿鞋子的人类足迹。按照达尔文理论在连脊椎动物也未演化出来之前,是绝不可能有类似人的动物会在这个星球上行走的。

还有更早的。一九七二年六月,法国科学家在非洲加蓬共和国著名的奥克洛铀矿发现了一个古老的核反应堆,这个反应堆保存完整,结构合理。据考证,奥克洛铀矿成矿年代大约在20亿年之前,成矿后不久就有了这一核反应堆,运转时间长达50万年之久。

那麽,是谁留下了这个古老的核反应堆呢?其它再如玛雅文明,见诸世界各地的大量的其它史前文明遗迹,以及中国的河图、洛书、太极、八卦、周易等等,明显不是本次人类文明的产物,进化论根本都无法解释。

著名的埃及金字塔,所用巨石切削平滑整齐,重量都在几吨、十几吨,甚至上百吨。巨石之间契合紧密,连最薄的刀片都插不进去。相邻的巨石之间都有熔化的金属相连。这些技术不仅古埃及人做不到,在今天都难以做到。

在没有科学的古代,这些巨石是如何开采、切割、运输,又是如何摆放、升高的呢?埃及大金字塔中的王殿石棺,是一整块花岗岩雕凿而成;胡夫大金字塔前的狮身人面像有几层楼高,也是一整块巨石雕成。

埃及基沙三个金字塔正对着猎户星座的三星;帝华纳科神庙的正门和墙角,还精确地定位了春天、夏天、冬天第一天太阳升起的位置。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古人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考古学家克莱默和汤姆森的《考古学禁区》一书,列举了500个确凿的与进化论相悖的事例,都是几万、几十万、百万、千万甚至几亿年前的人类文明遗迹。这一切只能说明一样:多期高度发达的人类文明曾经在地球存在过,人类的历史根本就不是进化而来。

特异功能现象

八十年代,以四川儿童唐雨耳朵识字为代表的特异功能现象曾蜚声全国。对此,信者不信者皆有。信者自有其信的道理,而坚持不信者多半因不是亲眼所见,颠覆传统之故。

一九八零年二月,《自然杂志》编辑部在上海主持召开了第一届人体特异功能讨论会。会议邀请了一些特异功能人进行现场测试,胡耀邦也亲手写字封装派专人到场参加鉴定,带回来的准确识别结果令胡耀邦惊讶不已。类似的例子何止成千上万。

中国航天之父、著名科学泰斗钱学森先生对未知领域的探索给予了充分支持与肯定,并在研究人体特异功能方面倾注了大量的心血。可以说,对人体科学的研究,是钱学森晚年最大的贡献。一九八二年五月五日,他亲自给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郁文写信,“人体特异功能是真的,不是假的;有作假的,有骗人的,但那不是人体特异功能”。

钱先生晚年在人体科学方面著述甚多,后来整理成《人体科学与现代科学纵横谈》一书。他把中医、气功、特异功能等联系起来加以分析,不仅在科学方法和科研方向上作出指导,而且对社会上的各种议论和倾向也有针锋相对的回应。

他认为:“一项新的科学研究,在刚提出的时候,总是有人反对,带头的人也总是要受到反对,因此要有勇气。要挺住腰板。”他说,“我当年所以叫人体科学,这个叫法是不得已。严格地讲,它不叫人体科学,叫人天科学。

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研究的不是孤立的人,是一个不脱离社会,不脱离宇宙的人,是活人。……是研究人与宇宙的关系。”“我认为,人体不光是一个巨系统,而且是一个超复杂的开放式的(不能与外界隔断的)巨系统,不是一个简单的巨系统。

因此不可能以现代科学的现代物理学、现代量子力学、现代的耗散结构论、现代的拓扑学来解释气功和特异功能。”“我认为,中医、气功和特异功能是三个东西,而本质又是一个东西。

中医是经过宪法肯定了的,尚且还有许多人不承认。当然,现在正在逐渐改善。更何况气功和特异功能!”对钱先生晚年的这一显著贡献,新华社在关于钱先生逝世的报导中却只字未提。

(转自: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