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存在并非臆想

一九六九年美国阿波罗宇宙飞船登月归来后,在月球留有人类第一步的航天飞行家阿姆斯特丹,随即马不停蹄地访问了20多个国家,真诚地跟大家分享自己成功的感受和登月前后的思想变化。他告诉人们说:“我从小一直不信神,这次登上月球亲眼看到并欣赏大千世界的壮丽和宏伟,我感觉到了人类智慧的渺小。

从所观察到的错综复杂、千奇万妙、有条不紊的秩序中,我凭良知推断这一切如果没有创造者、统治者和规划者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现在我们必须抛弃没有神的成见,坦率地承认宇宙有他的创造者和统治者。”访问结束后他开始专心研究宗教,最终成了一名天主教神父。

不仅是阿姆斯特丹,美国有多名宇航员在登月后改变了无神的信仰,转而在世界各地传播宗教。阿姆斯特丹的转变并不是无缘无故的,有信息披露,当阿姆斯特丹处于月球轨道与代号休斯顿的指挥中心联系时,突然吃惊地说:“这些东西大得惊人,天哪!简直难以置信,我要告诉你们,这里有其它宇宙飞船,它们排列在火山口的另一侧,他们在月球上,他们正注视着我们……”之后,向世界直播的电波讯号中断。

为什么中断?阿姆斯特丹看到了什么?人们至今也不知道。事后,美国宇航局也没有作任何解释,但也没有否认。人们能知道的,就是当事人改变了自己的信仰,从此信神。

顶尖科学家走入神学

古今中外诸多顶尖科学家的终极选择,从主观上给了神创世学说以最为有利的支持。

著名的大科学家牛顿说过:“一切物体开始运动必有第一推动力,那就是造物主。这个美丽无比的太阳、行星和彗星的体系只能借一个大能的、灵智的、具有权威的存在体——上帝的计划而存在。”牛顿还曾以一个小例子,说服了不信神的朋友。

牛顿的一位不相信有神存在的好友到牛顿家做客,见到牛顿家里有一具精美的太阳系模型。只要摇动曲柄,众星球就各按其轨道运转起来。他问牛顿,这模型是哪一位能工巧匠设计、制作的。

牛顿回答说:“没有人。”他的朋友不解:“这么精巧的装置,怎么会没有人呢?”牛顿回道:“如果一具模型必须有人设计、制作的话,为什么像这具模型这样实际运转着的太阳系却会是偶然碰撞形成、而没有一位设计者、创造者呢?”这位朋友一时语塞,顿然醒悟,遂接受了有神论。

牛顿后半生发现宗教中关于上帝的种种论述博大精深,科学不能与之相比,遂放弃科学转而致力于研究神学、圣经著作。其一生所有作品超过80%都是神学著作。

他毕其半生,写了140万字的手稿,求索《圣经》密码,终因复杂的计算庞大而繁琐未能破解。但他坚信《圣经》密码一定存在。后人在他研究的基础上,利用电脑这种现代化的工具终于破解了其中的结果,震惊了世界。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哈瑞特‧乍克曼博士在其一九七七年出版的著作《科技英才——美国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中统计,从一九零一年设立诺贝尔奖以来,美国获得诺贝尔奖的286位科学家中,73%的获奖者是基督徒,19%是犹太教徒。

特别是物理奖、化学奖、生物医学奖的人几乎全部信仰天主教或基督教。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三日美国总统布什到清华大学演讲,其间有同学问他的宗教信仰。他说,美国有95%的人都有宗教信仰。

爱因斯坦是科学史上里程碑式的人物,对“宗教”抱有极度的虔诚。他说:“你很难在造诣较深的科学家中间找到一个没有自己的宗教感情的人。”爱因斯坦对奇妙的宇宙有一种宗教似的热情,虽然这种宗教感情有别于宗教那种对上帝人格化的感情,但爱因斯坦的感情是真挚的。

他认为:“在一切比较高级的科学工作的背后,必定有一种关于世界的合理性或者可理解性的信念,这有点像宗教的感情。”在他看来,“我们认为在科学上有伟大创造成就的人,全都浸染著真正的宇宙宗教的信念,他们相信我们这个宇宙是完美的,并且是能够使追求知识的理性努力有所感受的。

如果这种信念不是一种有强烈情感的信念,如果那些寻求知识的人未曾受过斯宾诺莎的对神的理智的爱的激励,那麽他们就很难会有那种不屈不挠的献身精神,而只有这种献身精神才能使人达到他的最高的成就。

事实上,正是宇宙宗教感情所激发的忘我的献身精神,才使得科学家像虔诚的宗教徒那样,在世人疯狂地追求物质利益和感官享受的时代,在一件新式时装比一打哲学理论受青睐的时代,也能够数十年如一日地潜心研究,矢志不移,丝毫不为利欲所动。”

一九二九年,纽约犹太教堂牧师H•哥尔德斯坦曾给爱因斯坦发了一份电报,问这位大科学家“您信仰上帝吗?”爱因斯坦回道:“我信仰斯宾诺莎的那个在存在事物的有秩序的和谐中显示出来的上帝,而不信仰那个同人类的命运和行为有牵累的上帝。”

在另一次回答日本学者的提问时,也作了同样的答复:“同深挚的感情结合在一起的、对经验世界中所显示出来的高超的理性的坚定信仰,这就是我的上帝概念。照通常的说法,这可以叫做‘泛神论的’概念(斯宾诺莎)。”

所谓斯宾诺莎的上帝就是有名的泛神论,即把神和整个宇宙视为同一的哲学理论。泛神论者所说的神,不是指人格化的上帝,而是指存在于世界之内的一切事物的内因,是存在于一切事物中的和谐的秩序。他们认为大自然即上帝,上帝即大自然,上帝和整个宇宙是一个统一体,上帝存在于一切事物之中,无处不在。

十三世纪,英国哲学家和修道士罗杰尔•培根宣称:“上帝通过两个途径来表达他的思想,一个是在《圣经》中,一个是在自然界中。”他认为人可以通过研究自然、理解自然而直接与上帝沟通。在这种文化背景下,出现了一批既是宗教徒、又是科学家的双重身份的人,如哥白尼、布鲁诺、开普勒等。

发现行星运动三定律的开普勒,就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深信上帝就是根据秩序和规律来给世界奠定基础的。他从事科学研究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努力去发现和证明上帝创造宇宙的和谐。开普勒对行星运动第三定律的诠释,书名就叫《宇宙的和谐》。

自然界是在不断地运动和变化著的,此中隐含着不变性或规则性,如日出日落、夜以继日、冬去春来、花开花落等,这种周期性、规则性只能解释为自然界也受到某种法律的制约,这就是自然法。也就是说,茫茫宇宙也是在某种法的规范之下有序运行。

既然有自然法,就必定有一位神圣的立法者。简单的说,在宇宙万物之上,必有其主,宇宙万物必有其成因,其存在与消亡亦必有其规律可循。就人而言,只能去积极地探索,而不是否定探索,压制探索的精神。

人来世的目的

无论是古今中外的哲学,还是科学的研究,都确认这个充满规律、法则的世界、宇宙,绝非偶然形成,必定有其主宰,而这个主宰,基督教理解为上帝,中国人叫作老天。无论东西方不同的文化赋予其如何不同的含义,其实质都是一样的。即造物主是存在的,其大智、大灵、超卓,人类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既然造物主存在,创世亦必有其人所不知的目的。造物主赋予人万物之灵的地位,亦必有其重要意义。利欲或许并非人来世的目的。人或许糟蹋了高尚的嘱讬。

如今,这世界正发生著前所未有的巨变,作为天地之间的人理应不负造物之重讬,摒弃一切旧有的观念,张开自己的慧眼,挣脱利欲的束缚与羁绊,认真地审视眼前的一切。

(转自:看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