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朋友的孩子小杰,父母居住在香港,就一个独生子。爸爸和妈妈把他送到澳大利亚留学。小杰和姨妈住在一起。姨妈年纪大了,也不会天天盯着他,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迷恋游戏了。他看起来也是一个乖巧的男孩,平时不爱多说话,也没有引起别人注意。直到有一天发现他卧床不起了,把他送到医院,才知道他已经连续打了7天7夜的游戏,直到身体崩溃。

爸爸和妈妈得到消息后立即从香港赶到澳洲。妈妈陪伴在他身边三个月,最后他还是离开了人世。去世之前,他和妈妈说,他只要一闭上眼睛,游戏机里被他杀死的生命就都过来找他拼杀,他精疲力尽受不了了,就离开了人世。

中国互联网信息研究中心(CNNIC)的中国互联网调查报告显示,仅中国7.51亿网民中就有4.2亿人玩游戏,占比过半。截至2015年12月,中国青少年网民规模已达到2.8亿,青少年是玩电子游戏的最大群体。

有人说这是一个全民游戏的时代。无论东西方社会,沉迷网上游戏不但影响青少年的情绪、学业、家庭和朋友关系,对心理发展也有不良影响。严重者失去生命。

我在旧金山的时候听到一位母亲的分享,说他读初中的儿子迷恋游戏,母亲非常生气。有一天母亲把他的电脑藏了起来,他找不到电脑了,来向妈妈要,妈妈不给他,他就打了他妈妈一拳,把妈妈的胳膊打得黑紫。

最近几年,有关「未成年人游戏成瘾」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止过,全球范围内对于游戏成瘾的关注度也在不断提高。去年6月,世界卫生组织在新发布的《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中加入了「游戏障碍」,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游戏成瘾」,并将这个条目列入了精神疾病。

面对这些问题,大家想尽了办法。有的要状告游戏开发商,有的暴力责罚游戏上瘾的孩子……到底如何能让孩子远离游戏呢?

1. 家长的陪伴,是最好的防止沉迷游戏的方法。

有个孩子沉迷游戏,第一次他爸爸把他打了一顿,可是根本不起作用。后来爸爸带他去爬山,让他写爬山的感想,作文还被老师表扬。渐渐的他喜欢读书、写作了,也戒掉了游戏。

2. 引导孩子做有意义的事情:中国古典舞替代了打游戏。

前面说到用拳头打母亲的那个孩子,母亲看到这种情况又恨又急。后来有位家长推荐她带孩子去参加旧金山飞天艺术学校的舞蹈班。孩子去到学校听到那动听的音乐、看到男孩子舞蹈时的阳刚之气,第二次去就喜欢上了中国古典舞,现在完全戒掉了游戏瘾。

3. 劝导儿子有好的信仰:正法门修炼帮他戒掉近20年游戏瘾。

明慧网2018年5月15日刊登了一篇「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一位中国大陆八零后的年轻人讲述了他如何戒掉近二十载游戏瘾的故事。

他上小学的时候就常常去游戏厅玩,从家到上学的路上都要跑去玩,上课老迟到。直到毕业老师都以为他是因为家住得远而迟到的。

上高中住校后,他通宵去玩游戏,荒废学业,父母找后门把他送进大学。他选择了计算机专业。他由开始偷偷摸摸地玩游戏,变成了光明正大地玩游戏。在大学里他慢慢连课都不去上了。

上班后,经济独立了,他在网络的深渊里越陷越深,光一个电脑游戏就投入了好几万块钱,还欺瞒妻子花工资玩游戏。工资不够用,就透支信用卡,并想尽一切能赚到钱的方法去弄钱玩游戏。

「父亲对我充满了愤怒,妻子变得痛苦憔悴,我的本性被一点点地侵蚀,游戏就像鸦片一样控制、麻醉着我。长辈们无数次的规劝,还有襁褓中刚出生的孩子,根本就拉不回我的心,我的道德和身体状况也随之下滑,现在回想那时自己的内心世界,感觉都不配做个人。」他回忆说。

他原本健康强壮的身体,出现了多个不良症状:头发脱落、眼睛近视;长期玩游戏憋尿不上厕所导致膀胱涨、前列腺疼;臀部坐出了痔疮,天天流血;腰、颈椎和头部也整日疼痛,三四节颈椎上还长了个包,致使整个人含胸驼背。

他被病魔折磨得痛苦不堪,痴迷于游戏而不能自拔,在苦海中挣扎着,以致时常想到死。

「『死』这个字常常莫名其妙地跑到我脑子里,左右着我,有时走到单位的楼顶就想一跃而下结束生命,还时常幻想死后的灵魂能够寄托到游戏中继续活着、玩着,以实现内心虚幻的欲念。」他写道,「我对未来的人生看不到一点希望,人活着如同行尸走肉,有啥意义?」

他妈妈是修炼法轮功的,劝他修炼,可以帮他解脱。但他那时对修炼怀疑、不相信。一天,他因病痛得躺在床上哀嚎,一个法轮功学员到他家,见状劝他去参加法轮功师父的录像九天讲法班。他拒绝,但最终还是被连拉带拖地带去听课。

他看到很多年轻人坐在电视前看录像。他感到整个现场十分慈悲、祥和,渐渐地他开始听明白了李洪志师父讲课的内容,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转法轮》)。

「我的世界观发生著翻天覆地的变化,旧观念、坏思想逐渐崩塌,美好的世界观开始从新建立。」听完课后,他跟着大家一起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还和大家交流、切磋。三四天后,他完全变了一个人。起初不想去听课的他,后来每天盼著去那里;走路需要人搀扶的他,竟然能独自步行去听课,上楼连母亲也追不上他了。七天下来,他腿上一坨一坨的筋包已全部消失。

修炼后,他意识到应该把游戏瘾戒掉。他还发现,只要他一碰游戏,他的手就发麻。他悟到,不该玩了,就把游戏账号都删掉了。以前他的朋友对他说:「你能戒游戏,我就戒饭!」如今在别人看来完全不可能的事,他做到了。

戒掉游戏瘾后,他才看到了生活中有多少事需要他去做。他花时间陪伴家人;他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中,用自己的智慧为单位节约开支;他真心地帮助他人,不求回报;什么事他都能包容、忍让,以致单位里一同事还当着全屋人的面说,「这孩子性格太好了!」

他看到周围有太多八零后、九零后、零零后甚至更小的孩子,像原来的他一样迷茫地混著日子,打着游戏、看着手机。他为他们看不到真正的灯塔而悲悯,因而把他的故事写出来,希望更多的人能在法轮功修炼中受益。

如果您或身边亲友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就试试这些好办法吧。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