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修炼人,没有信仰的加持,是没有办法撑过这样的苦难、折磨,这一点令我非常触动。」台湾年轻女画家刘芷君根据一个感人的真实故事,用传统写实手法创作的油画《重压志不移》,成功晋级2019新唐人第五届「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同时入围的,还有她的另一幅画作《六月雪》。

戏中小丑衬托修炼者的坚强

刘芷君曾在明慧广播中听到中国大陆女子张亦洁的故事,深受触动。张亦洁原是国务院「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后更名为「中国商务部」)官员,自2001年,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她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长达两年零四个月。劳教所为达到转化她的目的,使出各种邪恶手段,包括日夜监视不让睡觉、深夜围攻毒打、咒骂狂吼、强迫洗脑、利用亲人书信离间,但所有迫害手段都没有使她放弃信仰。

在《重压志不移》这幅画作中,一侧的转化人员一手拿着一张未签字的「保证书」,一手按住女主角的肩膀。

「他们(转化人员)可能会有和风细雨,也会有凶狠的逼迫,」刘芷君说,这个人虽然脸上带笑,但「其实是奸笑,和凶恶的人是一样的,是强迫她不要再坚持信仰」。

女主角左侧后方的人,有人手举随时就要落下的皮鞭,有人拿着小纸条,另有一人手拿着污蔑法轮大法的书面材料,用另一手的食指指向主角,吼叫着向前冲,透出歇斯底里的疯狂。

而此人前方还蹲著的另一个人,一手拿着地上的刑具,另一只手指向主角,面露嘲笑得意,表面的伪善与内心的毒辣形成鲜明对比。

女主角在重重压力之下,虽然饱经痛苦,但丝毫不为所动,表情中没有任何恨意,反而充满了正信与坚毅,对无知的迫害者充满怜悯。

《重压志不移》 是刘芷君根据一个真实的信仰故事而创作。(绘画/刘芷君)

刘芷君表示,为了体现修炼者的坚定,她将不同的人物与事件统一在一起,呈现突破时空之感。「每个人都在做不同的事,实际上是不同时间发生的事情,但是在一张画里面体现出来,体现主角受到了多种酷刑、折磨。」

在画的主体与背景上,她采用不同色调对比,以衬托邪恶的凶残与修炼人内心的强大。女主角在整个画面中处于上位,仰起的头高于周围所有人,凸显内心强大。而转化她的所有人,都处在阴暗的背景之下,像戏中的小丑一样,烘托著大法弟子的光明磊落与堂堂正正。

「其实周围非常纷乱,首先色调明暗、冷暖对比,体现正反面人物,体现无论外面怎么纷乱,再用什么手段,修炼人(内心)坚定不动的话,其实外面对她来说都没有办法影响到她什么。」她说。

身处和平环境的刘芷君了解到类似的残暴还在现实中上演,她认为自己的使命就是让更多人了解这样的故事。

图为刘芷君在工作室为参赛作品的画布打底。(刘芷君提供)

用心作画 技艺获提升突破

画作《重压志不移》从构思、素描到拍摄,再到之后的创作、完成最后一笔,一共耗时五个多月。随着画作的完成,刘芷君发现自己在艺术生涯上有了「一个大突破」,她在刻画主角人物的动作与表情上有了很大提升。

为了让人物动作与表情更加生动逼真,她全力以赴投入,「我要一直不停地重复听那个故事,要让自己沉浸在她那种心情当中。」她说,不只张亦洁的故事,还要不停地听其他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故事。她认为只有画家将本人融入自己的画作中,才有办法将真实情感传达给观画者。

除了仔细理解原版故事,刘芷君也遵循西方传统油画技巧,包括古典美术的内涵要求、人体平衡、韵律和谐,对比等原则。对于人物动作,她要反复尝试多种不同姿势,不断揣摩、修改、比较,最后定下最适合的一个。

「有很多细节、差那么一两笔的造型的处理上,只有到了最后,才能看到那个点。」刘芷君在指导老师的提醒下,反复推敲主角人物的内心与神情——虽然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但是更多的是坚毅,让她必须「去体会、去画进去」。

刘芷君从小酷爱画画,14岁进入云林县立茑松艺术高中,师从李园老师近十年,学习西洋古典美术,之后考取嘉义大学,学习设计相关专业,目前在接受古典美术师资培训。

作为一名修炼人,平时她更将修炼的提高融入在了学艺、创作中,她表示修炼中必须有提高、有突破,在画画上也有这样的感觉。她认为一幅好的画作不仅仅要有好的技巧,还要展现传统美好的内涵,「不只是要写实,还要具备提倡人的道德、普世价值、表现美好的那一面,能够启迪人的心灵。」

刘芷君创作的《六月雪》, 82 1/2 x 67 in。(绘画/刘芷君)

刘芷君说,她最喜欢的画家是新古典主义巨匠、法国学院派画家布格罗(Bouguereau)。从衣着朴素的农家女,到光芒四射的神,他笔下的形象无不展现出精湛的写实功力。「他的一些画作非常神圣,散发著光芒,精致到某种程度时,给人感觉很神圣,而且技巧非常写实。」 她说,「你几乎可以感觉到皮肤的质地。」

 「我觉得古典画家具有很强的视觉感受力和艺术表达力」,刘芷君说,「艺术是要感动人的,他们都创造了各自的方式来达成这一目标。」

刘芷君创作的另一幅油画《六月雪》也同时入围大赛,两幅作品的入围给予她很大的鼓励。「比赛得名不是很重要,但是入围还是很开心。有人看到这幅画,能被触动、感动,就感到很有意义。」刘芷君说。

——转自大纪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