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暴的古罗马帝国发生过4次大瘟疫,都和鼠疫(黑死病)有关。图为法国画家让—莱昂‧杰罗姆《基督教殉道者最后的祈祷》(The Christian Martyrs’Last Prayer)。(公有领域)

编者的话:近日北京确诊2例肺鼠疫,据业内消息,鼠疫至少已在中国4省市扩散。鼠疫别名黑死病,历史上最具毁灭性的多次大瘟疫,都与黑死病有关,繁盛的古罗马帝国更因4次大瘟疫而覆亡……古往今来的名画既为历史留下见证,也给后人无尽启迪。

漫步今日罗马,诸多建筑遗蹟仍让人追想古帝国的辉煌:神庙、城墙、广场,喷泉、凯旋门、浴场,当年无不精致奢华,圆形竞技场和马戏场的规模更加令人叹止,然而罗马帝国也以背离道德的文明著称。

从帝国一隅开传的基督教,其信众因不随时俗而遭到恨恶,随之而来的是长达三百多年的迫害;几乎同时,从罗马城开始,罗马帝国全境至少爆发了四次大瘟疫,其覆亡给今人留下深刻的警示,从众多传世画作中,我们仍可见到这场正邪大战的生动见证。

罗马帝国是迄今为止历时最久、民族与文化最多样化的帝国,人口曾达1.2亿,两倍于公元元年的汉朝;其疆土之辽阔,比印度孔雀帝国和中国汉帝国之和还大。然而对正信的迫害成了这个巨型帝国命运的转折点,在小小病毒的折腾下,西罗马帝国在5世纪就被蛮族轻松征服,第四次大瘟疫让东罗马帝国人口减少了2500万至5000万,从此走向衰落。

图中粉色、棕色和黄色区域分别为公元1世纪的罗马帝国、安息帝国和汉王朝。(Gabagool/Wikimedia Commons)

基督徒的受迫害,从基督复活后第50天的五旬节那天就开始了。据菲利普‧沙夫在《基督教会史》中的记载,此后罗马帝国先后有10位皇帝对基督教发动了惨厉的迫害。

尼禄残害基督徒与罗马城瘟疫

最臭名昭著的是尼禄皇帝在公元64、65年间对基督教的迫害。尼禄统治期间的几位罗马史学家证实,公元64年7月18日夜,尼禄为建造新的罗马城故意纵火,而后嫁祸于基督徒。在他指使下,不少针对基督徒的谣言流传开来,他们被诬蔑为杀婴祭神并啖肉饮血、耽于狂饮和乱伦等,社会上的所有恶行都被归罪于基督徒。

[波]西米尔拉德斯基(Henryk Siemiradzki),《尼禄的火炬》(The Torches of Nero),1882年作,私人收藏。(公有领域)

古罗马史学家塔西佗在《编年史》中记载:「在皇帝的私人竞技场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兽皮,让狼狗活活咬死,另一些人被紧紧地捆在十字架上,点燃后作为黑夜中的火炬。身穿驭手服装的皇帝和人群混在一起欣赏这一壮丽奇观。」

四年后,尼禄本人被杀。公元65年,罗马爆发严重瘟疫(后世学者认为可能是重症疟疾),据载有3万人丧生。

使徒保罗和彼得都殉道于尼禄当政时期。文艺复兴时期画家贝卡弗米的画中,保罗稳居圣座,一手持剑,一手持圣书(《新约圣经》诸书约有一半为他所写),致死捍卫正道;背景中他被尼禄士兵断头的一片血雨腥风,将圣者无惧亦无求的平静衬托得格外有力。

文艺复兴时期画家贝卡弗米的画中,保罗稳居圣座,一手持剑,一手持圣书(《新约圣经》诸书约有一半为他所写),致死捍卫正道;背景中他被尼禄士兵断头的一片血雨腥风,将圣者无惧亦无求的平静衬托得格外有力。(公有领域)

图密善皇帝强迫基督徒敬他为神

《启示录》的作者约翰透露自己因信仰被流放到拔摩岛,这应发生在1世纪末期图密善(81—96年在位)当政末期,图密善是第一个要求人民把他当作「我们的主和上帝」来崇拜的君主。基督徒不愿苟同,因此又遭迫害。据载,图密善的姪女尤利亚、堂兄弟克勒蒙斯也因信仰分别被流放与杀害。约翰则在岛上接获异象,写下了这部伟大预言。

[尼德兰]希罗尼穆斯‧博斯(Hieronymus Bosch),《拔摩岛上的圣约翰》,约1500年作,柏林国立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图拉真皇帝与第一次大瘟疫

图拉真皇帝(98—117年在位)当政后,让猛兽撕裂咬碎了安提阿第二任主教依纳爵,也让后者凭借「我是神的禾穗!」等名句流芳百世。图拉真与普林尼的对话也显示他在小亚细亚的迫害越演越烈。

这三位皇帝身后的125年爆发了一次蝗灾,紧接着是第一次全国性的大瘟疫(奥罗修斯大瘟疫),夺走了近百万人的生命,后世学者认为这是天花最早流行的记录。《圣徒传》的作者兼历史学家约翰‧傅克斯这样写道:

「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腹部肿胀,大张著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尸体重叠著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在海上的薄雾里,有船只因其罪恶船员,遭到上帝愤怒的袭击而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

「四野满是变白了的挺立著的谷物,根本无人收割贮藏,大群快要变成野生动物的绵羊、山羊、牛及猪,这些牲畜已然忘却了曾经放牧他们的人类的声音。在君士坦丁堡,死亡人数不可记数……尸体只好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著恶臭。

每一个王国、每一块领地、每一个地区及每一个强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无一遗漏地被瘟疫玩弄于股掌之间。」(未完待续)

——转自大纪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