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勒-埃里‧德洛内,《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局部。(公有领域)

编者的话:大规模疫病的出现,能改变历史的前进方向,成为改朝换代的先声。公元65年至565年期间,罗马发生过四次大瘟疫,死人无数,致使强大的罗马帝国由盛及衰。而历史上的各种预言,如《马前课》、《烧饼歌》、《格庵遗录》、《圣经‧启示录》都在示警,末劫人类将面临一场大瘟疫。这都启示着人类抛弃为祸百余年的共产主义病毒……

(接前文

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

在西方艺术长河中,表现殉道基督徒慈勇的画作不可胜计,同时,也有不少呈现罗马帝国大瘟疫的画作穿越时光,向今人传递著上天示警的讯息。其中最著名的当数19世纪学院派画家居勒-埃里‧德洛内的油画《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

德洛内在参拜罗马的圣彼得锁链堂时,看到了表现罗马大瘟疫的15世纪湿壁画,他自1857年开始准备草图,12年后终于完成了他气势撼人的画作。19世纪中叶,几次惨烈瘟疫已过去很久,故而德洛内采取了文学化的表现手法:从意大利修士德沃拉吉尼编写的圣人故事合集《黄金传奇》中撷取圣徒塞巴斯蒂安殉道故事中的场景:「之后一位善良天使显现,他指挥一位恶天使手持长矛戳击各家门户,门被戳几下,家里就死去几人。」

塞巴斯蒂安是戴克里先帝王时期的禁卫军队长,因信仰基督被戴克里先下令乱箭射死,行刑者都慑于塞巴斯蒂安的威信而躲开要害部分,使他奇蹟般地活了下来。之后他去面见帝王并批评了他,被帝王下令用乱棍打死、尸体丢弃于污秽之地。

画面左侧背景中,马可‧奥勒留的骑马像显示这一幕发生在罗马城——迫害正信的帝王本人死于第二次大瘟疫。天空中阴云密布,前侧的空地上,被瘟疫夺去生命的人们倒卧在古老的街道旁,垂死者痛苦地挣扎着;两位天使则通身光明,他们的现身预示著灾祸即将来临。

《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公有领域)

画面右下方,供有罗马医神像的壁龛下有两位染病者。在左上角,一队白衣牧师正扛着巨大的金十字架沿台阶向下徐行。

诸多对比在这幅充满象征的画中形成张力,也诠释了善恶有报的真理。正如第四次大瘟疫的亲历者、史学家伊瓦格瑞尔斯记述的:

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间,并且还不仅仅与被感染者,而且还与死者有所接触,但他们完全不被感染。还有人因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亲人而主动拥抱死亡,并且为了达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紧紧靠在一起,但是,仿佛疾病不愿意让他们心想事成似的,尽管如此折腾,他们依然如故。」

当德洛内此画1869年亮相巴黎沙龙时,受到了最多的关注和最高的评价。

居勒-埃里‧德洛内,《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局部。(公有领域)

圣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灾区向上苍祈祷

大瘟疫接近尾声的公元680年,罗马市民敬捧圣塞巴斯蒂安的圣骨游行,并虔心忏悔,罗马城的大瘟疫因此停止。这一神蹟得以广传,很多国家纷纷请求敬奉圣塞巴斯蒂安圣骨。公元1575年米兰与1599年里斯本两地的大瘟疫中,诚心忏悔的居民亦敬捧圣骨绕市而行,瘟疫由此停止。可见人的命运中也有变数,当人能诚心改过,上天就会赋予人悔过迁善的机会。

自黑死病盛行的14世纪起,圣塞巴斯蒂安作为染瘟疫者的代祷圣人就经常被描绘。15世纪尼德兰画家列菲林西的作品则呈现了罗马帝国第四次大瘟疫中的场景。画面上方,圣塞巴斯蒂安正请求神能网开一面,身上的乱箭代表他在人间历经的苦难。

[尼德兰]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圣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灾区向神祈祷》,1497年作,美国巴尔的摩市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在21世纪的今天,罗马帝国迫害好人的一幕仍在神州大地重演,自1999年,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在中国掀起了对一群信仰「真、善、忍」的民众的残暴镇压,随后发展到「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的器官牟利。

灭绝式镇压引致中国社会道德迅速崩溃,附体的共产邪灵更使当今世界危机四伏。很多修炼界高人已预见到这个邪灵给众生带来的劫难。「上天有好生之德。」截至目前,已有3.45亿多中国人认清中共邪恶,退出党、团、队,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完)

——转自大纪元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