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12月09日讯】从崇尚现代派的艺术家,成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金奖得主,孔海燕说,修炼法轮功让她的艺术创作获得希望与重生。

那是1999年4月24日的晚上,孔海燕彻夜未眠。明天要不要去北京呢?留在家里固然安全,可如果不站出来发声,她将如何自处?「如果每个人真的都这么想,那就没有『425请愿』了。之后呢?这社会将变得没有人性。」孔海燕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

孔海燕那时修炼法轮功已有5年。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自1992年在中国公开传出,在提升道德、祛病健身方面显示出奇效,7年时间就吸引了1亿中国民众修炼。

由于《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刊登不实的文章攻击法轮功,几十名学员前去编辑部所在的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却遭到特警、武警和防暴警察的殴打,4月23日那天,有45人遭到抓捕。

孔海燕的一位朋友也在其中,那时,她们晚上时常一起学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交流修炼心得。而那天晚上,友人家里空无一人。她意识到前去澄清真相的朋友也被抓了……

当时,法轮功学员到天津市政府要求放人,被告知只有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经过了不眠之夜,孔海燕决定去北京,向国务院信访办公室反映情况,要求释放被捕的天津同修。那时她还不知道,那天和她一样自发来到府右街的法轮功学员,会有1万人。

记录历史 五年磨一剑

「4.25」上访之后,孔海燕常常想到要用画笔记录这场「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和平请愿」。最近5年,定居香港的她终于有机会将其画成巨幅历史画卷。

在刚刚闭幕的第5届新唐人全世界人物写实油画大赛上,这幅长逾4.1米的《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一举获得金奖。

孔海燕绘画《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图:新唐人电视台)

「法轮大法不仅让我变成健康的人,也改变了我的世界观。」孔海燕在获奖致辞中表达了她的感恩之情。

画中呈现了400个人物,他们的面部细节生动;即便只有指甲盖大小,纯净、坚定而祥和的神情也呼之欲出。(点阅全卷大图

孔海燕绘画《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局部。(图:新唐人电视台)

为突出法轮功学员冒生命危险向政府请愿的壮举,长卷中精心刻画了三组警民对谈的场面,包括学员给警察递上小莲花、《转法轮》,用亲身经历讲真相等。上方的空中,在暗示山雨欲来的黑云之外,漫天可见法轮飞旋,向观众传递佛法无边的神奇与威严。

为此,孔海燕依循欧洲北方文艺复兴时期圣像画的要求,以求庄重、平静、严谨、精致;用油方法上,亦使用欧洲传统的多层罩染法。在色彩上,她「每买一种颜色都请示专家」,以避免颜色的成分相克,因此「这幅画能保证百年颜色都不会变」。

更令人惊叹的是,每个人物都是真人肖像,「我都有他们的名字,有他们的故事。 」只不过因为真实的历史照片太模糊,画中的人物并不是参加上访者。

为了创作这幅画,孔海燕透过身边朋友找到了500名学员,通过拍照和面对面写生,最终完成这幅巨制。过程中学员们无条件的配合帮助和同行的倾囊传授,让她无比感动。

因为不能回国,为了如实呈现历史原貌,她也在香港找寻同样的东西,像是府右街上的国槐树,最终在香港植物园才找到全港唯一一棵……

孔海燕绘画《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局部。(图:新唐人电视台)

从现代艺术转向传统的这5年尽管走得艰难,她的写实油画技巧却日臻成熟,也让她更加坚定自己选择的道路。

学成现代派 从逐流到反思

孔海燕出生于艺术之家,尽管少时接受过写实训练,进入北京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四画室后,却随着潮流转向了抽象画风。她回忆,当时的教学就是鼓励彰显「个性」,「画得不像模特才叫『好素描』,目标就是让艺术不像描绘的对象,或许这就是人们说的『原创』吧」。

在当代画坛,艺术家似乎只有凭借标志性的「风格」才能成功。大学毕业时,孔海燕办了第一次个人画展,画的全是骷髅;第二次个展之后,她已小有名气,曾有人要出100万元人民币买她的画。

而这时,孔海燕却开始思考,这是否就是自己想要走的路。她感到,现代艺术家不仅在追求独特,也在追求黑暗与非理性,作品流露着绝望与狂乱。

记得开画展时,一个外国人在一幅抽象画前跪地,还低头抵著画面,那并不是愉快的记忆。虽然他提出买画,孔海燕却感到不能卖给他。她很庆幸自己当时的选择:人和那样暗沉的画一起生活,不会从中受益。

孔海燕在创作中。(孔海燕提供/新唐人电视台)

生活中的两件事,也让孔海燕开始反思现代艺术。那时她的居室也是画室,而1岁多的儿子见到墙上挂著的一幅画总会大哭,画上是一个眼睛空洞的裸女,最后她只好让画对着墙,儿子才不哭了。想到很多小孩能看到另外空间,她思忖,莫非那画上有什么不好的东西?

还有一次,她的母亲本来要在画展上帮忙接待宾客,却不愿踏进展厅,说那里面阴沉压抑「冒黑气」,让人脑袋疼,走出展厅就「像走到另一个世界」……

在「真、善、忍」中归正

1993年,孔海燕偶然经过一个公园,看到有一群人在炼著舒缓宁静的功法,前面的横幅上有三个大字「真、善、忍」,她当下感到了内心的共鸣。这三个字,归纳了人性的美好良善,她意识到,这正是自己要走的路。

「我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人应该是什么样。我整个观念都改变了,从那之后就变了。」她说。

随着学炼法轮功,她的健康完全改观。她也决定不再出售现代画作,进入一所高校教授绘画基础课。

孔海燕(中)参加了1999年的425大上访。(图:新唐人电视台视频截图)

2007年移居香港后,孔海燕听说了国际「真善忍美展」,这个有各国法轮功学员参与的大型写实艺术巡展,致力展现法轮大法的美好,也唤起人们对中共迫害信仰真相的关注,其足迹如今踏遍50个国家的900座城市。

在北京城生活了20年的孔海燕,再次想到了描绘「425请愿」,展现这一「完全和平」「规模空前」的历史画卷。

她努力重拾丢弃多年的写实技巧,却发现这并不容易,「现代派也有一套理论和训练方法,再让我重新回忆起小时候学的传统画法,我感觉眼睛看东西都是歪的,因为一直训练自己『变形』的感觉嘛……」

她也感叹寻找正确创作方法之难,「古今中外真正能解决问题的创作理念寥寥无几,而且谈的多是技法,没人去讲心法」,可心法才是会不会创作的关键。

孔海燕自1993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有26年。(孔海燕提供/新唐人电视台)

在严格按照「真、善、忍」向内修炼、纯净自己、放弃自我的苦修中,孔海燕逐渐开窍了。2014年,她的一幅肖像画在新唐人第4届写实油画大赛上获得人文奖。

「那次的获奖像是我艺术道路上的指路灯。」她回忆说,来到纽约,接触从事传统写实艺术的同行,「我决心成为一个更好的艺术家,也切实意识到作为艺术家的责任。」

这种责任关乎社会,关乎道义。孔海燕相信,艺术作品承载着艺术家的生命讯息,应该给人温暖与正向的影响,让人向往善良与美好。

她也认为,艺术是影响观众的有力媒介,每个艺术家都要选好自己的道路。

「我想展现善良,带给人以光明与升华。我相信世界上很多艺术家都想创作传统艺术、展现传统价值,所以,这样的大赛给艺术家这样的平台非常重要。」她说。

孔海燕在创作中。(孔海燕提供/新唐人电视台)

责任编辑: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