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12月10日讯】远古的人类有过一些超级实用的发明,遗憾的是未能留存至今。几千年前祖先们的卓越发现和创造力,在今天的人类看来完全不可思议,毕竟很多类似的发明只是相当晚近的事情。

1. 希腊之火:神秘化学武器

照明手稿《马德里天窗》(Madrid Skylitzes)局部,显示希腊人正对着斯拉夫人托马斯(Thomas the Slav)的叛军舰队喷射大火。左船上方的标题写着,「罗马人的舰队放火焚烧了敌人的舰队。」(图:Wikimedia Commons)

7至12世纪的拜占庭人在海战中会向敌人投放一种神秘物质。这种液体通过管子或虹吸管射出,遇水会燃烧,只能用醋、沙子和尿液扑灭。这种化学武器被称为「希腊之火」,今天的人们仍然无从得知其成分。拜占庭人曾经严守秘密,知道的人寥寥无几,最终成了永远的谜。

2. 柔性玻璃:太贵重的物质

曾有三部史书记载过「可弯曲玻璃」(vitrum flexile),可惜还不足以确定这种物质确实存在过。罗马朝臣彼得罗尼乌斯最早记载了它的发明。

他在文章中写到,一位玻璃匠向提比略皇帝(Tiberius)进献了一个玻璃器皿。之后,他要皇帝把器皿交还给他,随之扔到了地板上。器皿没碎,只是凹陷了一块,玻璃匠立即将其锤击成形。由于担心宝物贬值,提比略下令将发明者斩首,柔性玻璃的秘密也随之消逝。

历史学家老普林尼也讲述了这个故事。他说,尽管人们经常讲到这件事,但它可能不完全是真的。

到了历史学家迪奥•卡修斯(Dio Cassius)那里,这位玻璃匠变成了魔术师:玻璃器扔到地上时被摔坏了,玻璃匠赤手让它恢复了原状。

2012年,康宁(Corning)玻璃制造公司推出了可弯曲的「柳条玻璃」(Willow Glass),其高度耐热和可以卷曲的特性,在制造太阳能电池板方面派上了大用场。

如果那位不幸的罗马玻璃匠确实发明了柔性玻璃,可以说他领先了整个行业数千年。

3. 万能解药

据说,庞度斯(Pontus,亦译本都)王国国王米特拉达梯六世(公元前120-前63年在位)研创了一种「通用解毒剂」,到尼禄皇帝的私人医师那里更加完善。

美国斯坦福大学民俗学家、科学史学家马约尔(Adrienne Mayor)在其论文《希腊大火、毒箭和蝎子炸弹:古代世界的生物和化学战》中说,原始配方已不存于世。不过古代历史学家说,这种万能解药的成分包括鸦片、切碎的毒蛇,还有小剂量的毒药和解毒剂。

庞度斯(亦译本都)王国国王米特拉达梯六世像。(图:Wikimedia Commons)

这种珍贵的解药以国王米特拉达梯六世命名,被称作Mithridatium。

马约尔指出,前苏联生物武器高级研究员谢尔盖•波波夫(Serguei Popov)1992年叛逃到美国之前,正参与一项庞大的生物制备计划,其中就包括研制现代版的通用解毒剂。

4. 热射线武器

罗马人入侵叙拉古时,阿基米德利用一面锃光瓦亮的金属抛物面镜,引燃了敌人的战舰。(图:Wikimedia Commons)

古希腊数学家阿基米德发明了一种热射线武器,马约尔将其描述为「光滑的青铜盾牌,可将阳光折射到敌舰上」。

2005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学生成功地复制了这种技术。他们用这种有2200年历史的古老武器在旧金山海港烧掉了一条船。

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2001年也推出了一种热射线武器,可利用微波穿透 「对方皮肤,将其加热到华氏130度(摄氏54.4度),让其感觉有如身上着火」。

5. 罗马混凝土

罗马混凝土被用来建造宏伟的万神殿,该神殿已经矗立了两千年。(图:Wikimedia Commons)

古罗马时期不少宏伟的建筑留存至今,证明罗马混凝土比今天的混凝土更胜一筹——现代产品过50年就会老化。

近年,研究人员一直在努力探索这种古老混凝土能如此耐久的秘密,最终发现其关键成分是火山灰。

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新闻中心2013年发表一篇研究文章,首次描述了极其稳定的化合物「铝矽酸钙水合物」(C-A-S-H)的凝固力。相比于现代混凝土的制造,古罗马水泥生产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更低。其缺点是干燥时间比较长;而且,虽然它为更耐久,强度却不如现代混凝土高。

6. 大马士革钢

用大马士革钢制成的剑。 ( NearEMPTiness/Wikimedia Commons )

在中世纪,中东地区使用大马士革钢(Damascus steel)这种材料来制剑,其原材料是印度产的高碳钢材——乌兹钢(Wootz steel)。令人困惑的是,欧洲直到工业革命才锻造出同等坚固的金属。

中东大马士革钢的制造秘笈,直到当代研究者运用扫描电子显微镜检查才重见天日。这种技术最早出现在公元前300年前后,但到18世纪中叶时不明不白地失传了。

考古专家赫斯特(K. Kris Hirst)撰文解释说,大马士革钢的生产包含纳米技术,就是添加了某种材料以产生量子级的化学反应——它属于「炼金术」。

赫斯特引用德累斯顿大学保弗勒(Peter Paufler)主持的研究成果。2006年发表于《自然》杂志的这项研究提出一种化学反应的假说,「这种金属(乌兹钢)形成了一种称为『纳米碳管』的微结构,这种极硬的碳管可以打造出刀片的硬度。」

锻造大马士革钢时添加的材料包括决明子树皮、马利筋、钒、铬、锰、钴、镍和一些可能来自印度矿山的稀有元素。

赫斯特猜测,「18世纪中叶发生的事情是,原材料的化学组成发生了改变,一种或多种微量矿物质消失了,或许是因为某些矿脉已经耗尽。」

(本文据英文大纪元报导编译。)

责任编辑:松林

分类: 历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