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 2019 年 12 月 13 日讯】美国耶鲁大学法律系教授蔡美儿(Amy Chua)于 2011 年出版《虎妈的战歌》一书,引起全球热议,她对女儿严格的教育方式因此被称为「虎妈式教育」,在西方掀起激烈的讨论。有人认为这种教育可以培养出学业优秀的孩子,但也有人认为,这种教育方式只适用于东方人,并不符合西方的价值观。

不过,美国历史上其实也有在「虎妈式教育」下获得成功的优秀人才。他们在母亲严格的教育下成长,不但在长大后鹤立鸡群,有些更成为了不起的领袖,美国著名军事家道麦克亚瑟上将(General Douglas MacArthur)就是其中之一。

许多人对麦克亚瑟上将的了解仅止于他的战绩,以及他在二战期间所扮演的重要角色。美国作家杰夫 · 米尼克(Jeff Minick)近日在《大纪元时报》英文版刊文,介绍了麦克亚瑟的母亲玛丽(Mary Pinckney Hardy MacArthur)对他的重大影响。

玛丽于 1875 年嫁给麦克亚瑟的父亲亚瑟(Arthur MacArthur),一共生下 3 名儿子,即道格拉斯、他的二哥麦尔坎(Malcolm)和长兄亚瑟三世(Arthur III)。麦尔坎在 4 岁时死于麻疹;亚瑟三世则从美国海军学院(United States Naval Academy)毕业,后于 1923 年死于盲肠炎。

麦尔坎去世时,道格拉斯只有 3 岁,年纪尚幼的他获得母亲最多的关注,玛丽不但是他的老师,还是他的人生榜样和心腹。道格拉斯非常仰慕父亲,将其视为英雄,但事实上,他的性格和言行深受母亲的影响,他之所以能够成为名垂青史的人物,和玛丽的言传身教大有关系。

玛丽对儿子的影响被美国历史学家亚瑟 · 贺曼(Arthur Herman)于 2016 年写进传记《道格拉斯 · 麦克亚瑟:美国战士》(Douglas MacArthur: American Warrior)一书。贺曼写道,「直到于 1935 年去世之前,她仍是他人生中唯一最重要的女性;更确切地说,是唯一最重要的人。」

《道格拉斯 · 麦克亚瑟:美国战士》(Douglas MacArthur: American Warrior)一书封面。(图:Penguin Random House)

于 1978 年出版的《美国的凯撒大帝 —— 麦克亚瑟》(American Caesar: Douglas MacArthur 1880–1964)一书作者威廉 · 曼彻斯特(William Manchester)曾在书中表示,玛丽非常注重儿子们的学业。他写道,「他们坐在她的腿上,学习英勇的美德和懦弱的卑劣。」

《美国的凯撒大帝 —— 麦克亚瑟》(American Caesar: Douglas MacArthur 1880–1964)一书封面。(来源:网络图片)

道格拉斯本来学业成绩中等,可是升上高中时,玛丽把他送进了位于圣安东尼奥(San Antonio)的德州西部军事学校(West Texas Military Academy),即德克萨斯主教中学(TMI Episcopal)的前身。这所私立学校被称为「格兰德河的西点军校」(West Point on the Rio Grande),教育水准可想而知。自从入学后,道格拉斯拥有了更好的表现,成为校内冉冉上升的一颗新星。

高中时期的道格拉斯学业优秀,在体育方面也表现不俗,不但参加过美式足球及棒球校队,更赢过校内网球锦标赛的冠军。道格拉斯后来以班级毕业生代表的身分毕业,接着就被父母安排参加西点军校的入学考试。为了确保儿子被录取,玛丽严格监督他的学业,让儿子在她面前温习,为他聘请导师,还安排他到密尔沃基(Milwaukee)的一所高中温习数学和英文等重要科目。

考试当天,连夜未眠的麦克亚瑟由于紧张而感到身体不适。玛丽察觉到儿子的焦虑,在考试开始前拉住了他,对他说,「要对自己有信心,要自立,就算最后没有被录取,你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现在,去吧。」

麦克亚瑟最终以 16 分之差,成为该届入学试的第一名,得以被西点军校录取。玛丽一路陪着他前往学校,在儿子入学后也没有离开,而是在学校附近的一家酒店租了个房间。麦克亚瑟一有机会就会去探望妈妈,与她分享自己的经历,有时则询问她的意见。

身为军校新生,麦克亚瑟在入学时免不了被学长霸凌,甚至一度被霸凌至失去意识。负责调查这宗案件的军事法庭命令麦克亚瑟公开霸凌他的军校生的姓名。麦克亚瑟认为这样做形同失信,想要拒绝这份命令,但这样做可能会导致他被军校开除。

眼前的危机令他陷入两难,就在踏进法庭之前,麦克亚瑟再度感到不适,跟他在考入学试那天一样。不过,玛丽再次成为了他的指路明灯。就在出庭作证之前,他打开了玛丽交给他的一封信,上面写了一首诗:

假如这是一份困难的差事,就让它成为你的任务
让这个骄傲的世界向我致敬
让它在你获得胜利时说出口
让她的努力结出硕果:「这个男人是她的儿子!」

麦克亚瑟最终守住了自己的信用,平安度过这场考验,并以全级第一的优异成绩毕业。

道格拉斯从军校毕业后,玛丽仍然在他的生活中扮演至关重要的角色,不但写信向在一战期间担任美国远征军总司令的约翰 · 潘兴上将(General John J. Pershing)推荐自己的儿子,还在儿子服役初期和他一同前往远东地区,尽量守在儿子附近。

母子俩只有一次发生过不和,原因是玛丽对儿子的第一任妻子不满意。她拒绝出席儿子的婚礼,对他的第一任妻子加以奚落。这段婚姻最后以离婚告终。1937 年,道格拉斯迎娶了第二任妻子琼妮(Jean Marie Faircloth MacArthur),和她相伴终生。

道格拉斯 · 麦克亚瑟于 1918 年在法国所摄。(来源:公有领域)

玛丽对儿子的关心也许会令一些人觉得反感,但麦克亚瑟本人从来没有对她的教育方式感到不舒服,这名孝顺的儿子直到临终前都一直惦记着母亲。美国第 34 任总统艾森豪威尔(Dwight Eisenhower)在 1935 年担任过麦克亚瑟的助理,他表示,玛丽过世对麦克亚瑟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令这名将军好几个月都精神不振。

麦克亚瑟本人也在玛丽的葬礼结束后给朋友写了一封信,写道,「母亲的去世对我而言是沉重的打击,我正在重新调整自己,适应改变的环境,却遭遇了最大的困难。」他稍后写道,「失去母亲在某种程度上击昏了我,我竭力求索,却徒劳无功。」

如此深厚的母子亲情在历史上非常罕见,足以证明玛丽对麦克亚瑟的影响有多大。贺曼便在《道格拉斯 · 麦克亚瑟:美国战士》中写道,「她一直是他人生的中心 ⋯⋯ 她既坚强又有魅力,既务实又感性,是个无药可治的浪漫主义者,同时也充满了处世智慧 —— 这些性格都被她传给了她的儿子。」

麦克亚瑟最终没有辜负母亲的期望。他于二战期间成为同盟国(Allies)军队的主要指挥官,在战争结束后担任驻日盟军总司令,为日本的政治和经济带来了巨大的改变。他在 1950 年参加了韩战,却在 1951 年与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Harry S. Truman)意见不合而被解职,自此退出军界,成为美国历史上唯有的 9 名五星上将(General of the Armies)之一。

很多人认为,麦克亚瑟之所以能创下不凡的成就,要归功于他的母亲以及她的「虎妈式教育」。希望子女出人头地的妈妈们,或许会从中获得借鉴。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