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01月02日讯】人是否有来世?是否会轮回?意识在肉体死亡后会转移到新的躯体吗?生命与死亡现象,一直是人们探索的命题。

中国人很早就用「阴阳」学说加以解释生死:「魂」属阳,是无形却真实存在的「神」;「魄」属阴,是人的肉体。《淮南子》云,「魂是灵,魄是尸。」《黄帝内经》也说:「失神者死,得神者生也。」

在中国古代风俗中,人死后要把穿好寿衣的尸体入棺,摆在厅堂一段时日才下葬,通常要等七七四十九天,称「守七」。

近几十年来,西方对轮回转世的研究也取得长足进展,有不少有份量的著作问世。

其中,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知觉研究系主任吉姆•塔克(Jim B. Tucker)教授在《回归生命》(Return to Life)和《生命之前的生命》(Life Before Life)等论著中,例举了许多儿童前世记忆的案例。

塔克说,通常这些记忆会在两三岁时出现,到六七岁时就会忘记。七成孩子描述的情况都是非正常死亡。通常这些小孩会说出一些细节,都和一位故人的人生吻合。

此外,《重温往世》(Reliving Past Lives)的作者海伦•文拜博士(Helen Wambach)则通过催眠蒐集了1,000多个案例,首次对轮回假设进行了统计学的检验。

目前,被学者存档、确认的前世记忆案例数量惊人,如塔克的办公室里就留存著前辈学者史蒂文森( Ian Stevenson)教授蒐集的2,500多例。这里是经过严谨验证的10个典型例子。

一、3岁童指认前世凶手 挖出2件铁证破悬案

在以色列与叙利亚交界处的戈兰高地有个3岁小男孩,总是和父母提起他是被斧头砍死的。他不但将村里大人领到埋葬前世尸骨的地方——那里真的挖出一具头骨有伤的遗骸,还带他们挖出了作案的斧头。

已故的埃利·拉施(Eli Lasch)博士曾参与以色列政府项目,在加沙地带创建医疗系统。他向德国轮回学者、心理治疗师赫尔多(Trutz Hardo)讲过不少他见证过的这类惊人案例。

这个小男孩是以色列古老部落德鲁兹(Druze)族人,出生时头上有一道长形的红胎记,德鲁兹人历来相信,胎记的位置往往能提示前世的死因。

男孩还带族人去了自己过去生活的村子,一进村就想起了自己前世的名字和凶手全名。当村民将男孩领到那名男子面前时,后者面如土色,在铁证面前终于认罪。

二、男孩找到前世妻子与仇人 冤孽得善解

4岁男孩走到菲斯利的家,对他的遗孀说,「我是塞利姆,你是我的妻子卡提贝。」示意图。(图:公有领域)

图塔司马斯(Semih Tutusmus)出生于土耳其小村庄Sarkonak。从能开口讲话时起,他就说自己名叫塞利姆·菲斯利(Selim Fesli)。巧的是,图塔司马斯的妈妈怀孕时梦见过一个脸上流血的男子,自报家门也说叫塞利姆·菲斯利。

1958年,一个名叫菲斯利的男子陈尸于附近村庄的农田,面部和右耳中了枪;而图塔司马斯出生时,右耳畸形、比一般人小。

图塔司马斯4岁那年走到菲斯利的家,对他的遗孀说,「我是塞利姆,你是我的妻子卡提贝(Katibe)。」他依然记得他们一起生活的细节和孩子的名字,也经常回到菲斯利家的村庄,将卡提贝和子女们当作亲人对待。

小男孩还回忆,当时他的骡子跑到邻居德贝科里的地里啃食,两人发生争执,于是邻居向他开了枪。

已故美国弗吉尼亚大学医学院教授史蒂文森(Ian Stevenson)博士研究了这个案例。史蒂文森的助手则给男孩讲「冤冤相报何时了」的道理,使得这段宿世冤仇没有酿成恶性事件。

三、消防局副队长是南北战争将军?

南北战争将军约翰·戈登(John B. Gordon,左)和杰弗里·基恩(Jeff Keene,右)。 (图:www.IISIS.net)

杰弗里·基恩(Jeffrey Keene)是美国康州一位退休的消防局副局长,一次,他在马里兰州北部安提塔姆参观南北战争遗址时,在情绪和身体上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强烈感觉。

后来和亲友谈论这种感觉时,他脑海中强烈地浮现出一个词「时候未到」(not yet)。他对南北战争产生了兴趣,在翻阅有关杂志时,被放在引号里的「时候未到」一词跳入他的眼帘。约翰·B·戈登(John B. Gordon)将军在安提塔姆会战中撤退时,一直反复强调著「时候未到」。

而他和戈登长相的相似也让基恩震惊。此外,基恩的许多消防队员似乎都很像戈登手下的士兵。基恩还发现了自己和戈登之间的其它相似之处,就连自己身上的胎记,也正好位于戈登的伤处。

精神病学家塞姆基夫(Walter Semkiw)博士对此案例进行了研究,他是科学、直觉和精神整合研究所(IISIS)的轮回专家。

基恩本人亦在《他人的昨日》(Someone Else’s Yesterday)一书中,以大量细节证明自己是1904年逝于北弗吉尼亚州的戈登将军转世。(点阅中篇下篇

责任编辑: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