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实证科学的超自然现象是真的吗?对这个问题,人们素来见仁见智。而一个特定的人体结构,却比较容易让意见两极的人们达成某种共识,也提示人类从新认识人体、生命和宇宙的奥秘,这就是「松果体」。

什么松果体

西方医学界发现,位于大脑中央的松果体形似松果,是人类很多腺体中的一个(因此又称松果腺)。松果体分泌的褪黑激素可调节睡眠和情绪,其水平和影响都可测量。

很多古代文化中,松果体普遍有「第三只眼」的象征意义。苏美尔人的文献中用松果代表松果体;在古老的犹太教神秘主义「喀巴拉」中,也有关于松果体的论述。

在古巴比伦的浮雕中,神祇在净化或生育仪式中手持松果,以象征觉悟与繁衍;古埃及神话中冥王欧西里斯(Osiris)的手杖有两蛇盘绕,顶端饰有一颗松果,后世学者认为这是松果体的象征。在佛教、道教造像中,佛、菩萨、神祇的眉心处也常有一点,象征「天目」的位置。

香港大屿山上的天坛大佛像,眉心有一个向右旋转的旋。(图:公有领域)
古巴比伦的众神之王马尔杜克手持松果。(图:Viacheslav Lopatin / Shutterstock)

松果体常和「第三只眼」联系起来,并不只是一种象征,现代解剖学已发现,松果体与眼睛的结构高度相似。

《中国大百科全书》「松果体」词条这样写道,「低等脊椎动物(如爬行类)的松果腺(注:即松果体),含有类似视网膜的感光细胞,能接受光刺激。因此一些爬行动物的松果腺,又有『第三眼』之称。」

古埃及人(左)对松果体的描绘,与大脑结构解剖图是否有些相似?(图:shutterstock/美丽日报合成)

对松果体功能的推测

松果体的机构为什么会像眼睛?很多科学家在困惑不解的同时,也试着对其功能进行推测。

1919年,蒂尔尼(Frederick Tilney)和沃伦(Luther Fiske Warren)在专著中写道,松果体结构与人眼的相似,表明这一器官具有光敏性,可能还有其它视觉功能。

南加州大学细胞与神经生物学系主任谢丽尔·克拉夫(Cheryl Craft)于1995年提出,松果体是「心灵之眼」(mind’s eye),她的提法让人想起17世纪法国哲学家笛卡儿的表述,他将人的松果体称作「灵魂宝座」。

进化论生物学家提出两种典型的解释:第一种,早期人类本来拥有三只眼,随着时间流逝,这只眼变成多余的,因此完全萎缩,并且移动到大脑内部。不过按进化论,以远古的生存环境来看,那时的人类因何需要「进化」出第三只眼呢?第二种推测是,人类在进化为现代人类之前,可能只有一只眼。但问题同样存在:为什么这只眼没有消失,而跑到了大脑里面?

松果体对人有多重要?

现代医学认识到,松果体是通过人眼看到光线后、通过视神经传导到大脑进行成像的部位。

如《中国大百科全书》接下来对哺乳动物松果腺的解释,就说明松果体和视觉功能有关,「部份视网膜细胞发出的视束纤维形成一特殊的神经束——下附属视束,传导光线的刺激,经颈上神经到达松果腺(松果体),调节其功能。」

其实,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其《转法轮》一著中,已结合浅白的语言,从修炼界角度系统讲出了「松果体」的问题。对于眼睛只是光信号的接收器,书中作了形象的比喻:

「人看东西,也不是在眼睛直接成像,眼睛就像照相机镜头一样,只起到一种工具的作用。看远处,镜头会伸长,我们的眼睛也在起这样一种作用;看黑的地方,瞳孔要放大,照相机在黑的地方拍照,那个光圈也要放大,不然的话,曝光亮不足,都是黑的;走到外面很亮的地方,瞳孔要急剧缩小,不然的话,晃眼,什么也看不清,照相机也是这个原理,光圈也要缩小。它只能够摄取物体,它只是一种工具。」

《转法轮》中接着写道,

「我们真正看一个东西,看一个人,看一个物体存在的形式,是在人的大脑上成像。也就是通过人的眼睛去看,再通过视神经传导到大脑的后半部份的松果体上,在这一区域中使它反映出图像来。这就是说真正的反映图像看东西,是我们大脑松果体这一部份,现代医学上也认识到这一点。」

就松果体对人的重要性,《转法轮》「关于天目的问题」也论述得非常详尽,讲明了松果体是视觉真正产生之处,也是突破人类空间看到其它空间的关键。

2018年11月24日,5400名台湾法轮功学员在台北中正纪念堂前排出英文版《转法轮》图形。(图:明慧网)

松果体为何会退化、钙化?

《中国大百科全书》还解释说,「7~10岁起,松果腺开始退化并逐渐钙化,形成脑砂(或松果砂)……70%的人,松果腺在60岁前均已钙化。」松果体为什么会退化、钙化呢?对此,《转法轮》也说出了真正的原因,就是「精华之气的散失」。

讲到「关于天目的问题」时,书中写道,

「第一个因素就是人的天目从里到外必须得有一个场,我们把它叫做精华之气。……因为心性低,他这点精华之气就散失得多;而这个人心性很高,他从小到大在常人社会中,对名、利、人与人之间的矛盾、个人利益、七情六欲看得很淡,精华之气可能保存的比较好,所以打开天目之后,就看得比较清楚。」

这说明什么呢?李先生师讲到天目时还说,「六岁以下的小孩,打开之后看得非常清楚,也容易打开,一句话就能打开。」

六岁以下的小孩,受到社会的污染少,精华之气保存得比较好;而众多的人在60岁之前精华之气完全散失,失去了看到其它空间的能力。正法门修炼则带人返本归真,让精华之气得到回补。在法轮功学员中,松果体恢复功能、打开天目看到其它空间的人很多。

科学研究佐证松果体沟通另外空间

很多古代文化已有这样的共识,松果体是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之间的联系,体现着人体本来具有的潜能,人类借此可以超越这一层物理空间,意识到生命与宇宙的亘古深刻的关系。

近年来,这种神秘的联系得到了科学研究的佐证。在1990年代美国政府批准的一项研究中,新墨西哥大学研究员、精神科医生斯特拉斯曼(Rick Strassman)博士向志愿者注射了二甲基色胺(DMT)——由松果体自然产生的化学物质,「最有趣的结果是,高剂量的DMT似乎可以使我们的志愿者灵魂离体,进入独立的生存境界……」

新墨西哥大学研究员、精神科医生斯特拉斯曼(Rick Strassman)博士和他的两本专著。(图:视频截图)

上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初,中共对人体特异功能在前沿科学、情报领域的应用甚感兴趣,国防科工委和中国科学院等机构进行了很多检测。在人体科学研究中,已有天目、遥视、宿命通等6种特异功能得到科学界的承认,证明松果体是「第三只眼」的说法真实不虚。

题外话:当人工智能瞄准松果体

当今,中共开发的生物识别扫描系统已经悄悄瞄准了「松果体」,中国的小学生不幸成了人工智能(AI)采集数据的新对象。

《华尔街日报》去年9月报导,上海一所小学的孩子上课被要求戴「脑波仪」——由一家美国公司生产的电子头环,并按老师指示进行冥想,以此扫描孩子想法、提取数据。许多孩子感到前额中间正对松果体的部位受压疼痛。这也引发了对AI技术发展威胁人类的担忧。

(图:《华尔街日报》影片截图)

美国「人工智能组织」(The AI Organization)去年11月发表专文说,他们通过对人脑AI生物特征识别扫描,解码了松果体的一种连通人脑神经网络的生物结构。在该组织出版的《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危害》(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中,这一结构被称作「人类生物数字网络」。

文中还说,当前科技巨头、情报机关和空军战斗机飞行员已开始使用可穿戴设备与松果体互连,用思想控制「物联网」、网络或飞机,或探究「数字化大脑」;日用智能手机和5G网络都在AI网络中。而神经机械学应用不但会引发中风、心脏病、神经系统疾病等多种风险,由于应用过程中要复制脑细胞,也必将发展失控、危害人类。

该组织在调查基础上,还在去年12月以「滥用人工智能以危害人类,转让人工智能技术以参与同帮助中国内部(中共)的种族灭绝」等罪名,在加州南区法院对一些科技巨头及其平台提出了起诉(点阅)。

参考资料

Linh Gray, “The Pineal Gland or the Third Eye,” The BL.

松果体现象的启示」,正见网2001年04月15日。

责任编辑: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