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是每个人所愿,而「养生」是中华文化里独有的,《黄帝内经》里说「春养生、夏养长、秋养收、冬养藏」。传统医学为什么能拥有独步天下的理论与实践?让我们随著名中医师胡乃文,从「另外空间」的角度,一探中医养生之道的奥秘。

《黄帝内经》是一本有关医学的书,不过当我们翻开书一开始阅读时,会发现它谈的不是如何治病,而是怎么生活。

精通中西医的胡乃文医师说,《黄帝内经》第一篇就讲到一个概念:因为修为和生活方式不同,可以造就出几种不同的人,有真人、至人、圣人、贤人等几种。「『真人』能够把握阴阳、提挈天地,就已经是超越宇宙之外了,阴阳跟宇宙都可以被他一手把握一手提起来,这样的话他还会有像我们现在讲的生病吗?」次一等就叫「至人」,他们是福德全到,他的生活状态跟阴阳已经算是相通的了;「圣人」、「贤人」就是根据阴阳而生活。

胡乃文医师。(图:作者提供)

《黄帝内经》第二篇,就讲人们春夏秋冬怎么生活的。「一般人如果只是注重养生,光看前面一两篇足矣,就可以活得快快乐乐了。而如果能根据那些阴阳之理行事,就会变成圣人、贤人。」胡乃文说。

原来「圣人」不是老夫子才讲的,医书里讲的还很具体。

《黄帝内经》。(图:台北故宫博物院)

真正的「生」理学

胡乃文表示,那个「中」是harmonic,和谐的意思,应该是和谐的医学,而不应狭隘的被解释为「中国的」医学。他认为中医是讲究人和天地互相和谐的一种医学,而且是真正的生理学。

中医医理重要的特征是关于穴、脉之说,因此可以透过针灸、点穴、穴道按摩等方式来治病。而穴、脉则是活人才有,死人没有。西方的医学基础主要来自对人体的解剖,和以麻醉后的动物量测身体反应的「麻醉生理学」。所以胡乃文认为中医是真正的「生」理学。

(图:shutterstock)

那么,穴是什么东西?胡乃文表示,从神经学的观点来看,穴位就是一个神经末梢的集中地,因此有「电位高,阻抗低」的现象。以探穴器侦测时,只要是穴位的话,那个地方电阻抵抗特别的低,而死人身上则量不到。

那个地方是一个神经末梢集中的『神经丛』;所以扎针会有酸、麻、胀、痛的感觉,就是和这个神经丛有关。扎在不是穴位的地方,不会酸痛到那个样子。扎针的酸痛是感觉舒服的痛,是酸麻胀痛针感的痛。

每个穴位的阻抗不一样,所以有大穴位、小穴位,大穴位的阻抗更低,阻抗越低电流就越大。有病的地方,那个穴位的阻抗就特别低,特别能够检查到。身体有病了,就找那个阻抗特别低的穴位,从那个穴位去治,效果最好。

户门关大不同  穴位名称有内涵

现在有些人将穴位以编号表示,叫做「国际编号」,胡乃文认为,这种做法不大可能认识到中医重要的内涵,因为「每一个穴位的名字都有它的意义」。

像『户』、『门』、『关』,关大、门小,户就更小,一扇的叫『户』,两扇叫『门』,更大的叫『关』,像是气户穴、脑户穴、魄户穴,内关穴、外关穴,神门穴、命门穴。

膻中则是非常重要的穴,意味着坛城,也就是拜佛的地方;百会,所有的脉都会于此叫百会穴;列缺是神的名字,是闪电之神,一闪电病就好了,主要治咳嗽、头痛。

丰隆穴也是神,是雷神,丰隆治痰神穴。丰隆既形容声音也形容位置,是很丰满而隆起来的。中医的穴道每一个名字都有意义,穴如其名。

那么这些穴位名称如何而来?「过去的医学家通过『内观』发现人有穴跟脉,也就是这些名称是古人观察人体在另外空间的显象所得知的。」胡乃文医师说。

「我有一些感觉非常灵敏的学生,我扎针以后,问他:这个针现在在哪个位置?他可以告诉我,这个到头、到哪个位置。就是脉都走过去了。」他还有一位学生,甚至在针还没扎下时就已经感受到。显然,在另外空间穴脉的运作与我们目前可见的形体不完全相关。(待续)

——《映生活》杂志授权转载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