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1月29日讯】前任台大校长、台大电机系教授李嗣涔,为美国史丹福大学电机工程博士,专攻半导体光电元件。学术研究上有相当优异的表现,于1987年荣获中山学术著作奖与中国工程师学会优秀工程师奖,曾五度获得国科会杰出研究奖,教育部学术奖,并为IEEE Fellow。

但这些专业领域的研究,在他心里的份量可能都及不上他对「生命学问」的研究。1992年,他开始做手指识字实验,接触了大量特异功能者,从而改变了他的生命观、宇宙观、人生观。

「我一直在演讲,也告诉学生,人生两套学问。一套叫生存的学问:从小到大读书,学习一个专业,将来找到好的工作,能够赚钱养活自己,成家立业,传宗接代;另一套叫做生命的学问:你从哪里来,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怎么样过有意义的生命?」

在他看来,生命的学问越早开始越好,「这一套东西,你年纪越大对你越重要,到你要闭目之际,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东西,你不早想,你还是会遇到。你一生一定会碰到。慢慢多理解,就可以早知道。早知道以后,就比较不会白活此生。」

特异功能原是人的本能

与受训的孩子合影。

李嗣涔透过研究特异功能,以及自己实际训练,认为所谓的特异功能是人类的本能。「少数人会有特异功能,动物也大部分存在,其实这是人的本质,小孩子都可以。我们小的时候也可以,只是我们不晓得,没有人教,没有去发展,后来慢慢退化掉了。只有少数人还保有那个能力。」


训练小孩子时,他们安排一连四天的课程,每天两个小时,总共8个小时。训练过程,一开始先打坐10分钟,静下来,然后想像,想像一个苹果或一根香蕉,通常这些小孩子可以看到。好像额头前面会出现一个萤幕,萤幕上会出现图像。看到了以后,让他们感觉手指,感觉微风吹过指尖,把注意力集中到他的肢体,之后开始进行手指识字的练习。


经过训练之后,大概有两成五的小朋友可以训练出手指识字的能力,较高功能则是两成左右。「我训练的大概两成到两成五的比例。有一次在美国则达到六成,15个小朋友,有9个出功能。」他认为,如果训练时间更长,应该能有更显著的效果。


手指识字很厉害以后,李嗣涔就训练孩子念力:把一根铁丝放到胶卷盒,手握著胶卷盒,就可以把铁丝折弯;或者可以折断火柴,或在火柴上写字,也可以移动物品等。

受试者中有一位中日混血儿叫高桥舞,从小即具备跟动物沟通的能力。目前,她在美国当兽医,治病过程中经常能提出与别的兽医不同的观点,应用后往往能治愈动物,所以老板很赏识她,经常给她加薪,怕她跑掉。老板与同事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据高桥舞说,有些动物生病,事实上是心里不舒服,装病。

另类科学研究的最大震撼

从科学领域转向另外空间的探索,对李嗣涔本人无疑也带来极大的震撼:「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存在啊!还可以跟他沟通。你就知道人死后意识还存在。肉体虽死,意识长存。虽然很多人本来就相信,但还是心存怀疑,我是不怀疑的。」


「因果轮回,不是不报,时间未到。菩萨畏因。晓得每件事都会造成后果。对我造成的影响就是『敬天畏神』。」李嗣涔表示,一般人生病有各种形式,除了物质的身体,人有身、心、灵,身体会生病,心会生病,灵也会生病。身的病,虽有中西医,但还是很多病治不好。心的病,精神病,更不晓得怎么治;灵的病,不会治。因为现在的科学不承认有灵,所以灵的病就没办法治,就要靠灵疗者。

「『举头三尺有神明』这是真的,其实不需要三尺,就在你旁边。另外一个世界是存在的,你的一言一行,祂都知道。」

透过特异功能的研究,李嗣涔认为能给人一定的启发。「我没有功能,所以接触不了另外空间的生命。但是,我们透过有特异功能的人,能知道的就太多了。他们可以直接跟神灵沟通,经过他们的对话,了解事情。间接沟通。」

感知天意,也许有利于一个人做「正确的选择」。

「天时、地利、人和,一切事情的成功,这三个条件都要具备。天意就是那个天时,一切刚好因缘俱足,刚好在那个地方,right time、right place、right person,事情发生,去做就可以成功。」

「人生就像是树枝状的发展,就是不同的选择走了不同的人生。你在20多岁的时候有几个选择,出不出国念书、结婚的对象;你每一个选择都走了一条岔路,你也回去不了。到另一个阶段,你又做了一个选择,人生本来就是这样,一条一条的岔路,每一个关头都做了一个选择。有人可以看得到,你选择了这条路,将来会怎么样,选择了另一条路会怎么样。」

然而,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敬天畏神」,人也就会自我节制,而不是只过动物性的生活。

他建议一般人「多读、多了解、多看、多接触」,「科学的精神是要尝试去理解不被理解的事物。」

「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认知的堡垒围在四周——像一面铜墙铁壁——这是你从小所受的教育,社会所传播的知识,还有你的认知所筑成的。你相信它是真的,你就看不到外面。外面的世界也无法接触到你。」

「你愿意相信还有其他的可能性,你愿意去找其他的资料,那个铁壁就裂了一条缝,你就可以钻出去了。只要假以时日,不是原来的科学认可的,那个世界就会接触到你,你就可以感觉到了。」

传统科学面对特异功能的困难

尽管李嗣涔以很严谨的态度面对自己的实验,也受到各领域的推崇,但还是受到不少攻击,认为他们所做的是「伪科学」。

「常常有人说,美国、大陆都有人说给你一百万,让你在他面前证实,为什么不去呢?我们当然不会去做这种事情。因为特异功能不是说做就能做的。」


「通常是在很轻松的状态下,嘻嘻哈哈,突然进入那个状态,就可以做了。没进入那个状态做不了,所以要等,要培养,给他一个很好的气氛,很好的环境。」

「如果给他创造一个很严肃的气氛,老是觉得:你会不会作弊,他根本不想跟你配合,那永远也做不出来。这样就更让不相信的人可以拿来攻击:你看在我严格的条件下,就做不出来对不对?你们的都是有问题。」

「就好比有人要研究人能不能睡觉,设计了一些条件:拿着灯照你,严格掌控,姿势要这样……你能睡着吗?结果睡不着,他就可以宣称:你看每个人都说他会睡觉,在我严格的实验控制环境条件下,他没睡着。所以人会睡觉是假的、骗人的、是伪科学。」


李嗣涔分析:「人不是像实验室里的机器,一开电电就来了,一照雷射就反应。人不是的,但一些人会强用物体的程序,来检验这个现象,那就出问题。」他认为实验要能够成功,必须配合人的状态来设计实验。「反对者不懂这些,他们设定一个框框来套用,要在他的框框里面被套出来,他们才承认你。但那很难。」

李嗣涔坦言,在一些反对者的眼里,他们的实验还不够科学。「但事实上,可重复的例子很多,只是他们不接受。西方做了很多超心理学(Parapsychology)的研究。早在1882年就开始了。有正式的学术杂志发表。一百多年来他们有很多实验证据,一大堆的文献,但不被物理学界接受,不听、不看、不承认,三不政策。」

当前科学的宗教化

虽然他的研究已经有了深厚的基础,但目前并不被学术界接受。「手指识字我向国科会(现为中华民国科技部)申请了多少次,申请计划,希望国家有钱来支持做这方面研究,都没结果。」

「不会被接受的,这就是科学的疆界。科学是有框框的。你把框框打开一点可以,它觉得你有伟大的发现,但是你要跳出框框去的话,所有人都把你打回来。要判你死刑,说你是伪科学。现在科学基本上就是一个宗教了。」

目前学术界为什么普遍停留在生理上,不做另外空间的探讨?李嗣涔表示:因为不能生存。就像伽利略被罗马教廷判异端一样,现在的科学形同宗教,「它不能判你生命的死刑,但是它要判你学术的死刑。那个气氛并没有改变」。

「我知道我跟柏拉图在做一些类似的事情。例如利用功能人以意识遨游外星文明,作为人类文明发展的参考。」李嗣涔说。

(本文图片由李嗣涔教授提供。)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