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 2020 年 02 月 06 日讯】庞贝古城(Pompeii)位于义大利北部,在古罗马文明时期,是很繁华的城市,不但有繁忙的港湾和豪华酒店,更有很多别墅、寺庙、剧场、讲堂、宫廷和教堂。当时庞贝人信奉及时享乐,庞贝更被称为「酒欲之都」,足见庞贝人的道德价值已经沦落到什么地步。直到公元 79 年 8 月 24 日,这座城市被厚达 20 米的火山岩浆淹没,从此走进历史。

直到 1827 年,来自俄罗斯的画家卡尔 · 帕夫洛维奇 · 布吕洛夫(Karl Pavlovich Bryullov)到访庞贝古城遗址,庞贝末日的情景才得以入画,成为轰动世界的经典作品。对这名画家来说,庞贝古城不仅仅是消失的城市,更为人类文明的过去和未来带来了非常清楚的讯息。

左图为公元前 6 世纪年建立的庞贝古城遗址。右图为庞贝古城的「逃犯花园」(Garden of the Fugitives)内被火山灰掩埋的遗体。(图:Pixabay / Lancevortex,Wikimedia Commons)

布吕洛夫曾经到访很多欧洲城市,但他最喜欢的城市都位于义大利,他本人也在欧洲居住了 12 年多。1833 年,他完成了代表作《庞贝末日》(The Last Day of Pompeii),先是在俄罗斯成名,后来画作流传到义大利,获得义大利人的喜爱,令他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画家之一。

1834 年,布吕洛夫凭著自己在义大利的成功,被俄罗斯当时的沙皇尼古拉斯一世(Nicholas I)召到俄罗斯,其名作也在帝皇美术学院(Emperor Fine Art Academy)获得展出,成为其他新人画家的杰出模范。

俄罗斯画家卡尔 · 帕夫洛维奇 · 布吕洛夫。(图:公有领域)

《庞贝末日》花费了布吕洛夫数年时间才完成。为了重现庞贝古城末日当天的情景,布吕洛夫事先前往义大利,到庞贝古城和同样被维苏威火山(Mount Vesuvius)爆发所摧毁的赫库拉尼姆古城(Herculaneum)遗址进行考察,并在那里动笔完成这幅画的初稿。

《庞贝末日》并不是第一幅描述庞贝古城如何被火山岩浆淹没的画作,但布吕洛夫利用精湛的绘画技巧、对光影的掌握,以及对当年情景的领悟,使画作栩栩如生,让每一个看到这幅画作的人都有身历其境之感,使之成为备受称赞的经典作品。

布吕洛夫曾经这样说道,「看见这些废墟令我不由自主地回到从前,眼前的一幕幕如此生动又痛苦,这些墙垣仍旧完整、这些街道依旧水泄不通 ⋯⋯ 你不得不在路过这些遗址时产生一种感受,使你忘记一切,除了这座城市内发生的那场恐怖灾难。」

图为庞贝古城的所在地。(图:维基百科)

《庞贝末日》充分表现出布吕洛夫对这场灾难的想像。在他的画笔之下,庞贝人因纵情声色,耽迷物欲,最终迎来突如其来的惨痛结局,作为对这座城市的惩罚。

维苏威火山突然爆发,滚烫的岩浆喷涌而出,席卷周围的每一寸土地;雷电交加则预示了即将吞噬庞贝古城的灾难。

图为布吕洛夫的代表作《庞贝末日》。(图:公有领域)

画中的人物则代表古罗马人堕落的特征,包括自私、贪婪、残忍、性乱和信奉邪异,他们在上苍降下来的天谴面前瑟瑟发抖,看起来渺小又无助。布吕洛夫用这些人物表达他对当时庞贝人的看法,在他眼里,正是古罗马帝国的道德沉沦及礼教崩坏,导致庞贝古城最终注定被毁灭。

《庞贝末日》成功刻画出庞贝古城当日的惨状,包括自然界的残暴力量,同时指涉《圣经》典故「所多玛与蛾摩拉」(Sodom and Gomorrah)。布吕洛夫大胆地使用鲜明的颜色,让作品中的每个细节都充满剧情和张力。

背景里爆发的维苏威火山、喷涌而出的岩浆,加上从天而降、布满整个天空的闪电雷鸣,让庞贝古城的末日被恐怖和灿烈的氛围笼罩。布吕洛夫使用黑色来绘画火山灰云和笼罩在绝望的人们上空的乌云,象征着人群被地狱吞噬。

图为1890至1900年间的庞贝古城坟墓大街(Street of the Tombs),复原照片,美国国会图书馆藏。(图:公有领域)

地平线上的火红色则与黑暗的天空形成强烈对比,火光照在倒塌的建筑和人们身上,无论男女老少,都无法避开这场结局。《庞贝末日》中的地点是庞贝古城 8 个入口之一的赫库兰尼姆大门(Herculaneum Gate)。之所以选择这个地点作为画作的背景,是因为这个地方在 1820 年代被清场,让布吕洛夫得以观察这个地点的原貌,以如实重现庞贝古城在毁灭当天的情景。

《庞贝末日》充满了许多绝望的灵魂,他们企图逃离眼前的灾难,但没有人可以逃脱,因为他们都必须为自己犯下的罪恶,迎接最终的审判。石头建筑在地震中倒塌,观者仿佛可听到男女老少的惊恐哭喊,人类的脆弱在死亡和毁灭面前暴露无遗,庞贝人的堕落和绝望也生动地展露在布吕洛夫的妙笔之下。

布吕洛夫不仅仅是高明的画家、精于构图和色彩运用的大师,更是一名哲学家,他利用画作和群众对话,探讨一个伟大文明的毁灭。

图为《庞贝末日》中央的女子。(图:公有领域)

画作的中央是一名衣衫不整的女子,周围都是数不尽的财宝,象征著庞贝人的贪婪、欲念和堕落,正是庞贝人的道德沉沦导致了他们悲惨的结局。这名女子也许代表着古罗马人当时最令人发指的罪恶,包括性乱、贪婪和虚荣。

图为位于画作左下角的母女三人和异教祭司。(图:公有领域)

画作的左下角有一名女子,在两名女儿的陪伴下跪在地上,抬头望向天空,脸上挂着惊慌的表情,仿佛已经预知这场灾难无法以人力克服,只能盼望神的干预,但这一切已经来不及。

她们身旁站着一名脖子上挂著十字架的祭司,他手持火把,站在黑暗中,抬头望向正在倒塌的异教神像,代表了那些信仰异教的人都无法逃脱的黑暗。

身穿白袍的基督教牧师。(图:公有领域)

和异教祭司形成强烈对比的是这名身穿闪亮白袍、头发灰白的基督教牧师,但他和其他人一样受到天谴,也许是因为他选择对这座城市的腐败和罪恶视而不见。他焦急地盖上头部,企图逃脱自己的命运,却被暴露在从天而降的白色光芒之中,因此也无法逃脱。

画作右下角的男子和他死去的新娘。(图:公有领域)

画作右下角的一名年轻男子可以说是整幅画表情最激烈的人物,他难过地把死去的妻子抱在怀里,生死对他来说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他最爱的人已经死去,令他失去活下去的渴望。

正在搀扶年老父亲的儿子们。(图:公有领域)

布吕洛夫也不忘给作品灌注充满人性的一面:在巨大的危险面前,两名孝顺的儿子坚持搀扶著年老的父亲逃亡,宁愿死去也不愿抛弃他;父亲则把手伸向天空,似乎正在祈求上天原谅他们,或者至少原谅他的孩子。这三人象征著闪烁的希望:即便在最险恶的处境中,人性的良善依旧存在。

孝顺的母子。(图:公有领域)

同样孝顺的还有父子们身后的这对母子,成年的儿子抱着渺茫的希望,努力地想把跌倒的母亲扶起来,母亲却伸手去碰儿子的胸口,仿佛叫儿子先逃走,不用救自己,可是儿子却坚持留下来。

这对母子之间的互动代表了布吕洛夫眼中人类最基本的道德: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应该坚守孝道,并且坚持良知与道德。

最后,在画作中表情充满恐惧的人群里,是布吕洛夫本人的自画像,他头上顶着画具,默默看着悲剧在自己的眼前展开,仿佛提醒我们,我们和画作里的人物一样,终有一日会为自己和所处社会的德行面对审判。

庞贝古城留下的遗迹显示,在维苏威火山爆发时,人口只有区区 2 万人的庞贝古城内,竟然有超过 100 家酒馆和 25 家正在营业的妓院,足以证明当时的庞贝人有多沉迷于酒色。

不仅如此,城中作为古罗马最古老圆形竞技场的庞贝竞技场,足以容纳 12,000 人,进一步突显了庞贝人如何沉迷于人兽搏斗等不道德的活动。或许正是如此程度的道德沦丧,使这座繁华的城市最终迎来毁灭,代表上天给人类文明带来的惨痛教训。

《庞贝末日》目前在位于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博物馆展出,这幅面积达 30 平方米的画作,代表的也许不仅仅是庞贝市民悲惨命运,而是跨越时空,象征著更为广阔的世界。

它让后世的人们鉴古知今,其中寄寓著这样的警示:贪欲、残暴、背离天道将会招来灾难。唯有守住善良,对神佛抱着真诚的信仰,人类才有机会走出灭绝的劫难。

责任编辑:苏明真

分类: 艺文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