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 2020 年 02 月 09 日讯】编者按:一见钟情算不算真正的爱情?从古至今,关于这个话题的讨论从来没有间断过,有人认为一见钟情不过是无稽之谈;有人却觉得一见钟情是命中注定的缘份。美国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英文系副教授詹姆斯 · 库兹纳(James Kuzner)针对这个话题撰文,从莎士比亚的角度来解析一见钟情是怎么一回事。以下是他的文章。

我在布朗大学传授一门叫「爱情故事」的课程,开始的时候,我们用了一见钟情这个话题来开场。对抨击一见钟情的人来说,一见钟情只不过是一种幻觉,一种用来粉饰痴迷或欲望的错误词汇。他们都说,相信一见钟情的人都是傻瓜。

我在课堂上提到了《办公室》(The Office,美国情境喜剧)的其中一集,剧中「邓德 · 米弗林」(Dundee Mifflin)公司区域经理麦克 · 史考特(Michael Scott)就是这么一个傻瓜。他对一本办公室家具目录册上的模特儿惊为天人,发誓要找到她本人,过后却发现她已经不在人世。

麦克因此陷入绝望,可是对该名模特儿的爱意却没有动摇,于是去探访她的墓碑,用《美国派》(American Pie)的旋律对她唱了一首动人的安魂曲:

再见了,办公椅模特儿小姐
我曾梦见妳我成婚,而妳待我很好
我们生儿育女,畅饮黑麦威士忌
为什么妳要离我远去,撒手人寰呢?

这也许算是一见钟情的葬礼,毕竟这一切都是心怀妄想的麦克付出的代价。如果你发现自己为一个刚刚遇见的人神魂颠倒,你也会质问自己,是否应该这么重视这份感觉,最后落得跟麦克一样的下场。

心理学家及神经科学家们一直试图寻找答案,但我认为,别想从他们那里找到最好的指引 —— 问问莎士比亚吧。

一见钟情的科学筛查

即便是在一堂专为浪漫主义者而设的课堂上,当我问我的学生,是否相信一见钟情时,在 250 名学生当中,有至少 90% 表示他们不相信。

至少有一项研究表明,我们其他人跟我的学生看法一致。跟他们一样,这项研究的参与者相信,爱情需要时间培养,一对情侣也许在初次相遇时对彼此一见倾心,却还是会按部就班地对彼此产生更深入的了解。只有这样,他们才会坠入爱河。这就是爱情的模样。

不过,我们或许比我们想像中与麦克 · 史考特更加相像。其它民意调查显示,我们大多数人都相信一见钟情,还有很多人表示他们亲身体验过。

脑科学对此又有什么说法?一些研究指称,我们能够清楚辨认,在最初被对方所吸引的那一刻,我们的大脑内部发生了什么:是被和愉悦、兴奋和焦虑有关的化学物质主宰,还是由催产素等浪漫荷尔蒙主导,产生真正的爱恋。

不过,其它研究并不接受这个说法,即「一见钟情」与「真爱」背后的化学之间有明确的区分;而是主张大脑内部对第一印象所产生的反应也许跟后续发展期间的反应类似。

无论一见钟情和细水长流的爱情所产生的化学反应是否相似,核心问题依旧存在:一见钟情是否当得起「爱情」这个名份?

莎士比亚的解答

科学和民意调查至今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而莎士比亚却早就给出了自己的解答。这名流芳百世的大文豪在几乎每一本近期出版的爱情研究著作中都被视为权威,他透过自己的作品,揭示了一见钟情的爱情有多真实。

让我们来看看他的代表作《罗密欧与茱丽叶》中主角邂逅的情节。

在凯普莱特的舞会上对茱丽叶一见钟情的罗密欧鼓起勇气对她说话,尽管他并不知道她的名字。当他终于向她开口,她不只有所回应,两人更一唱一和,诵出一首十四行诗:

罗密欧:要是我俗手上的尘污
亵渎了妳神圣的庙宇,
我的双唇,两位含羞的信徒
愿以温柔一吻祈求妳的宽恕。

茱丽叶:信徒,别侮辱你的手至此
这样才是最虔诚的礼敬;
圣人的手本就允许信徒碰触,
掌心重合远胜亲吻。

罗密欧:圣人不也生有嘴唇?

茱丽叶:信徒的嘴唇应用来祷告。

罗密欧:那么,亲爱的圣人,让嘴唇来做手该做的事吧!
它们唯恐信仰化为绝望,仅此祈求妳的许可。

茱丽叶:圣人已允准你的祷告。

罗密欧:圣人,请容我领受妳的恩赐。

两人虽然是初次邂逅,彼此间的对话却充满了活力和创造力,热烈的对答将爱情比作信仰。情诗通常是情人说给心爱之人听的,就像莎士比亚的很多十四行诗和麦克的安魂曲那样,往往只有单方的心声,但罗密欧和茱丽叶的情况却不同:两人之间的火花看似可笑,却震撼人心。

在这首十四行诗的对白中,罗密欧把双唇置于双手之上,以求得一吻,于是茱丽叶在接下来的四行对白中婉拒了罗密欧,坚持双手其实更好,因为牵手便是一种亲吻。

罗密欧紧追不舍,指出圣人和信徒都有嘴唇。既然他们有嘴唇,那么嘴唇肯定没那么差,因此应该被使用。

图为莎士比亚的画像。(图:公有领域)

茱丽叶却对此早有准备,她告诉罗密欧,双唇是用来祷告,而不是用来亲吻的。罗密欧第三次尝试消解两人之间的紧张,说亲吻并不是为了反对祷告,而是一种祷告的方式;亲吻可能就像祷告一样,是为了追求一个更好的世界。于是茱丽叶终于答应了,两人说出一组暗示他们已经和谐一致的对句后接吻。

罗密欧和茱丽叶显然有着不切实际的想法,但他们能够在一瞬间这么强烈地心有灵犀,以至于说他们对爱情的信仰愚蠢未免过于苛刻。我们不能像嘲讽麦克 · 史考特那样,以同样的方式对它嗤之以鼻。两个陌生人能够在对白中一起谱出一首十四行诗,代表他们内心深处是相通的,他们对彼此有着不可思议的感应。

我们惧怕什么?

我们为什么要对罗密欧和茱丽叶,或者其他自称跟他们一样的人嗤之以鼻呢?

我们兴奋地侃侃而谈,说我们遇到某人时「对上了」或「真的很合拍」,虽然是初次见面,却已经对彼此感到亲密。这不过代表我们相信低级的一见钟情,却蔑视它成熟完整的形式。

罗密欧和茱丽叶身上所展现出的,是我们常常视为「成熟爱情的迹象:深刻的激情、亲密感和承诺。在莎士比亚眼里,如果你拥有这一点,你便拥有了爱情,不管你的爱情花了 6 个月还是 6 分钟。

说人们初次见面时没有爱上彼此很容易,因为他们不认识彼此,还没有机会真正的心有灵犀。莎士比亚本人也知道欲望和我们现在称为「痴迷」的东西确实存在。他可不是傻瓜。

尽管如此,他却以强而有力的方式提醒了我们:有些人在刹那间就能深刻了解彼此。爱情使他们看见彼此的内心深处,令他们对彼此互相承诺,令他们异想天开,虽然爱情也同样使他们看起来荒唐可笑。

不过,这就是爱情的又一个奥妙之处了:荒唐可笑在爱情里是被容许的。

责任编辑:苏明真

分类: 艺文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