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 2020 年 02 月 14 日讯】轮回转世究竟是真的,还是无稽之谈?儿童出现前世记忆的个案一直引起很多学者的好奇,有些孩子不只记得前世,提供的细节也跟一些已故人对应上,而且准确度惊人。不过,很多案例即便再有说服力,还是有人抱怀疑态度。

他们质疑,所谓「前世记忆」之所以能够对应上真实人物或事件,会不会其实可以用概率解释,或者只是纯属巧合?这些孩子的父母会不会暗中用了特定的问话方式,「引导」孩子说出前世记忆?孩子是不是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偷听回来的信息当成前世记忆,以博取他人的注意?轮回转世到底真有其事,抑或只是异想天开或想要引人注目而引起的话题?

拥有前世记忆的儿童心理

冰岛大学荣誉教授兼心理学家厄尔兰德 · 哈罗尔德松(Dr. Erlendur Haraldsson)曾经对 30 名反复回溯前世的黎巴嫩儿童进行研究,将他们和另外 30 名儿童做比较,以了解这些拥有前世记忆的儿童,心理状态是否和多重人格患者相似。

他对这些儿童进行了多项测试,以调查他们是否比同侪更容易出现解离(dissociation)症状,并在 2003 年将调查结果发表在《英国心理学会》学术期刊上,篇名为「童年前世回溯的心理学解释」。

他在论文中这样写道,「解离概念一直被用来形容各种各样的心理过程,从那些稀松平常的行为,如分心和白日梦,到出现对彼此一无所知的多重人格皆包含在内。」

他提到自己在斯里兰卡进行的田野调查,发现拥有前世记忆的儿童比同侪更容易做白日梦,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更倾向于虚构前世记忆,或者他们更容易被暗示。他更在其中一项调查中发现,拥有前世记忆的儿童,词汇量比同龄孩子更丰富,在智力测验中获取的分数更高,在学校里的表现也更优秀。

哈罗尔德松教授也引用了著名转世轮回学者伊恩 · 史蒂文森(Dr. Ian Stevenson)的研究。史蒂文森从 1960 年代开始,对上万宗拥有前世记忆的儿童案例进行了系统性研究,并跟进部分案例,发现许多拥有前世记忆的儿童,长大后都在社会中扮演适当的角色,心理状态和同侪没有什么不同,只有一名儿童成年后换上精神分裂症。

真相究竟是什么?

为了鉴定前世记忆案例的真实性,哈罗尔德松和史蒂文森等心理学专家除了仔细研究这些案例的细节,同时也用心侦测任何能够令他们调查的前世记忆受到质疑的心理暗示。

1975 年出版的《美国医药协会期刊》曾经这样评价史蒂文森,「对于轮回转世之说,他不计劳苦、冷静客观地从印度收集一系列详细的案例,这些案例的证据都难以用其它任何角度来解释 ⋯⋯ 他所记录的数据量大到无法忽视。」

哈洛德森教授1994 年于《美国灵学研究学会期刊》发表题为「三名独立调查者对暗示轮回转生诸案例的复制性研究」的论文,概述了那些复制史蒂文森工作的研究。

他总结道,「至完稿为止,尤尔根 · 凯尔(Jűrgen Keil)研究了 60 宗缅甸、泰国和土耳其的案例;哈洛德森研究了 25 宗斯里兰卡的转生案例;安东尼亚 · 米尔斯研究了印度北部的 38 宗案例 ⋯⋯ 在 123 宗案例中,有 80% 儿童描述的前世和某位死者的特征明显吻合 ⋯⋯ 在这 99 宗以解决的个案中,孩子自称的前世,和家人毫无关系的占 51%,家人的熟人占 33%,已过世的亲人占 16%。在总共 123 宗案例中,只有一宗(米尔斯研究的)案例处于自欺欺人的边缘。」

这篇论文详细介绍了前世记忆获得证实的一些案例,1980 年 12 月出生于土耳其的恩金 · 桑格(Engin Sungur)就是其中之一。

土耳其男孩恩金 · 桑格

桑格小时候曾经跟随家人离开位于塔拉(Tavla)的村庄,就在经过一座名叫邯卡吉(Hancagiz)的村庄时,他指向那座村庄,说自己曾经住在那里。他表示,自己前世名叫纳夫 · 斯塞克(Naif Cicek),死前去过安卡拉(Ankara)。

桑格请求家人带他去看看他前世居住的村庄,但他的家人并没有立刻同意,因此他们不知道,邯卡吉村庄的确有个名叫纳夫 · 斯塞克的人,并且在桑格出生前一年去世。直到后来,斯塞克的女儿来到了塔拉村,和桑格一家未曾联系,桑格却主动接近她,自称是她的父亲,这才引起了桑格家人的注意。

桑格的母亲于是带儿子到邯卡吉村和斯塞克的家人见面,桑格当场认出了几个家人,包括自己前世的遗孀,并指向斯塞克家里的一盏油灯,说那盏油灯是自己做的。他还描述了他前世的一个儿子有一次在他倒车时撞上他的卡车。这些细节全都跟斯塞克生前的经历完全吻合,尽管有一部分无法获得证实,但其中并没有任何不正确的描述。

继承史蒂文森衣钵的弗吉尼亚大学教授塔克博士(Dr. Jim Tucker)也在其著作《回归生命:记得前世的儿童超常案例》(Return to Life: Extraordinary Cases of Children Who Remember Past Lives)中叙述过类似的个案,这些个案的细节都可以获得证实。他也强调,那些无法被证实的案例「至少引发了某种疑问:是什么引领这些儿童对他们声称的前世记忆深信不疑?」

加拿大女孩汉娜

塔克也在书中详述了一个加拿大女孩的个案:汉娜记得自己前世是一位老太太。3 岁那年,她问父亲,为什么她的儿子再也没有过来带她去看曲棍球比赛,当她父亲问她,她的儿子几时这么做过的时候,她答道,「爸,你知道的,在我还是老太太的时候。」

有趣的是,汉娜的爸爸不但讨厌曲棍球,甚至因此和热爱曲棍球的老父亲关系僵硬,平时也一直避开和曲棍球有关的话题。而汉娜不只记得自己前世是老太太,还记得一些细节,如她儿子有一辆生锈的白色汽车、常常穿一件皮外套。

塔克博士这样写道:「尽管这宗案例中,孩子的说词无法获得证实,但它仍然令我震撼不已。是什么令一个家人并不喜欢曲棍球的 3 岁女孩,想像自己是个老太太,想要她的儿子带她去看曲棍球比赛?」

责任编辑:苏明真

分类: 探索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