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2月25日讯】有些患有失智症的老人家,在大脑发生不可逆的损坏、浑浑噩噩活着许多年后,临终时却突然恢复神智,找回遗忘很久的记忆,也就是所谓「回光返照」。一些专家认为,回光返照现象足以推翻一种观念,即人的神识或者说意识、灵魂只是大脑的附带功能。

已故哲学家保罗·爱德华兹(Paul Edwards)说过一句话,「脑袋生了病,神识便避了开去。」他以D女士为例,这位乐于助人的善良女子在患上失智症后个性完全变了。

当时D女士优雅的气质全都不见了,她认不出自己的孩子;到后期性情变得极其暴烈,开始殴打其他年病患。爱德华兹由此认为,神识无法脱离大脑;一旦大脑受损,神识也会受损;当D女士的大脑正常运作时,她是善良的,但当大脑无法正常运作,个性就消失了。

在2014年国际濒死研究协会(IANDS)年度研讨会上,研究濒死体验的学者梅斯(Robert Mays)代表维也纳大学认知科学部教授巴提亚尼(Dr. Alexander Batthyany)介绍其「回光返照」研究

巴提亚尼认为爱德华兹的论证看似有说服力,但「回光返照」现象或可证明,神识不会随着大脑受损而坏灭。

因为假使人的意识依附于大脑才能存在,当大脑遭受无法逆转的损伤,意识应该变得支离破碎;但一些失智症患者在临终前却忽然变得清醒,可以冷静理智地与他人交谈,并且把人生记忆都串连了起来

「大脑取代自我,就像月亮使太阳黯然失色」,回光返照就像是神识暂时和生病的大脑保持了距离

左图是健康的大脑;右图是受失智症影响的大脑。(图:Wikimedia Commons) 
上:失智症患者的大脑;下:健康的大脑。(图:Hersenbank/Wikimedia Commons)

照护临终植物人改变了她的世界观

巴提亚尼提及一项针对800名照护者的访问调查,回应的32人总共照护过227名失智症患者,其中亲眼目睹过回光返照的仅有1成。这或许意味着回光返照的现象鲜少发生,但这些个案无疑对目击者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其中一名照护者说,

「在这发生之前,我曾经对自己照护过的植物人冷嘲热讽;如今,我却明白自己在照护的是永生不灭的婴孩。如果你也看见我所看见的,你就会明白,失智症可以影响神识,却无法破坏它。」

麦克尔·纳姆(Michael Nahm)和布鲁斯·格雷森(Bruce Greyson)针对回光返照进行过多项研究,其中一项发表在2010年的《神经与精神疾病期刊》,不过他们只是基于100年前记录的病例。巴提亚尼认为,将来应该获得更多现时资讯作为研究方向。

临终前忽然认出亲人或沟通已故至亲

巴提亚尼的演讲稿还引述了数宗案例,包括一个患有失智症的老妇人,她认不出人,沉默寡言,也无法表达情绪。一天,她却意外地给女儿打电话,感谢所有的一切,「她和外孙们通过电话互相问候、彼此道别,之后很快就去世了。」

另一个案中,病人同样不会说话、没有方向感,丈夫去世时她似乎漠不关心,或不明白他已经去世了。短短几个月后,她突然坐起身,伸出双手,叫出丈夫的名字,说她「准备好了」,接着撒手人寰。

巴提亚尼认为,这位患者的表现明显不同于失智症患者偶尔出现的幻觉和妄想,因为她当时非常冷静,不但思绪清晰,还恢复了已经长时间没有被观察到的记忆。

除此以外,这宗个案也跟许多濒死经验相似:那些和死亡擦肩而过或者死而复生的人,很多都表示自己见到了帮助他们「跨越生死界线」的至亲。濒死经验也经常包括:神识飘离看到躯体,看见另外空间生命或景象,以及心神极度愉悦等。

神识身体的关系如同

(图:shutterstock)

荷兰哲学家斯宾诺莎说过:「你可以没有阴影而拥有光,却不能没有光而拥有阴影。」巴提亚尼借用这句话,他说清醒的神志是光,失智症和神智不清是影;在失智症扭曲的阴影背后,或许藏着一道真正的神识之光。

虽然如此,巴提亚尼仍然提醒人们:新兴的回光返照研究还需要更多数据以得出有力的结论,目前我们还不知道那些神志迷失已久的病人是如何在大脑严重受损的情况下恢复清醒的。

巴提亚尼也提到,回光返照的时间往往很短,只介于 30 分钟到 2 小时之间,因此很容易错过。迄今为止,最有力的结论是:无论病人是否失智,我们都应该关心他们濒死的情况,因为回光返照之类的现象可以给病人的亲友和照护者留下非常深刻和温暖的影响。

资料来源

Do Alzheimer’s, Dementia Prove the Soul Doesn’t Exist?“, The Epoch Times 

责任编辑:苏明真

分类: 探索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