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3月17日讯】美国每一位建国先贤都有自身的天赋,并配合其他人的才能来造就建国伟业。在这群人之中,有一个人并非社会或自然科学知识或领导才能,而是凭自身的威严和国人对他的敬爱,高居于他人之上。他就是美国第一任总统华盛顿。

跟其他富有才智的总统比起来,华盛顿并不是最优异的那一个: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除了是政治家,也是天才科学家及投资者;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博学多闻,被誉为美国宪法之父;亚当斯(John Adams)因帮助建立崭新独立的美国,被誉为「独立的巨人」;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敏锐的思维更被认为是美国经济的奠基石……

不过,这些伟人都未曾像华盛顿那样受美国人敬仰。华盛顿逝世后,生前战友、著名美国将领罗伯特 · 爱德华 · 李(Robert Edward Lee)的父亲亨利(Henry Lee)在写给他的悼词中写道,在美国各地,人人都认为华盛顿是「从戎应战、缔造和平、赢得民心之第一人」

尽管人们总是给予华盛顿崇高的赞誉,但华盛顿自认为是很普通的人,而且是个「了不起的普通人」他的成就恰恰印证了一句话:「谦卑是一种了不起的领导素质,它能够赢得尊敬,而不是引起恐惧或仇恨。」

画家吉伯尔特·斯图尔特(Gilbert Stuart)1795年为华盛顿总统绘画的肖像。(图:公有领域)

战争时期

美国在建国前曾经历两大战争,即英法北美战争(1754—1758年)和美国革命战争(1775—1787年)。在这两场战争期间,华盛顿都担任美国军方总司令,率领美国民兵获得胜利。

英法北美战争爆发时,华盛顿只是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但参战5年的经验不但让他学会很多关于指挥军队、领导才能和军事策略方面的宝贵知识,更培养出他面对逆境和困难时的勇气和坚定不移的心。

1755年,在莫农加赫拉战役(Battle of Monongahela)中,面对法国和原住民军队的攻击,华盛顿身为爱德华·布拉多克少将(Major General Edward Braddock)的副官,成为唯一一位毫发无伤、在野蛮争斗中幸存的副官,更帮助很多幸存的士兵躲过敌军突击,带他们回到军方基地,使他们免于更惨痛的灾难。

华盛顿也颁布法令,表明弗吉尼亚民兵的地位高于英国低阶官员,成功获得弗吉尼亚民兵的认可。

在成功占领杜奎尼堡(Fort Duquesne)、为美国民兵奠定在这场战争中的胜利后,华盛顿被视为战争英雄,但他却选择在这个时候辞掉自己在军中的职务,在位于弗吉尼亚的种植园里度过自己接下来16年的生活。

美国革命战争爆发再次激起华盛顿的爱国之心。他在这场战争期间担任大陆军总司令,当时美国民兵资源贫瘠,新兵缺乏训练、粮草供给少得可怜、设备和武器也破旧不堪,被当时的将领格连(General Nathanael Greene)这样形容:「多半人无衣可穿,三分之二以上的人都在挨饿。」

华盛顿的对手是英不列颠帝国的强大军队,他们身着红色军服,曾经征服美洲和非洲大陆。不过,最后,华盛顿成功战胜英军,迫使英国承认美国独立。

德裔美国画家埃玛纽埃尔·洛伊茨(Emanuel Leutze)1851年的画作《华盛顿横渡特拉华河》(Washington Crossing the Delaware)。(图:公有领域)

身为大陆军总司令,华盛顿卓越的领导和军事才能绝不能被草草带过,更有传说指他对英国的威胁更甚于曾经征服欧洲的法国将军拿破仑。华盛顿的影响力如此巨大,以至于他在1798年退出政坛时,亚当斯总统仍委任他担任三星陆军中将和美军指挥官,以吓退法国,使美国年轻人不用卷入另一个帝国发起的战争。

美国革命成功之后,华盛顿凭借自己的名声和荣耀广获赞誉,并登上总司令的职位。可是,他一点也不眷恋自己的名声,宣告「现在,我已完成了被赋予的使命,即将推出这个伟大的舞台 ⋯⋯」就这样悄悄回到自己故乡的农场。

美国画家约翰·特朗布尔(John Trumbull)1824年的画作《华盛顿将军辞去总司令一职》(General George Washington Resigning his Commission)。(图:公有领域)

历史学家戈登·伍德(Gordon Wood)总结道,华盛顿一生中最伟大的决定,就是在身居高位之际辞掉自己总司令的职位。欧洲贵族对他的这个决定惊讶不已,以至于英国国王乔治三世(George III)称赞华盛顿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

和平时期

卸下大陆军总司令的重任后,华盛顿回到自己位于维农山庄(Mount Vernon)的故乡,过著普通的平民生活。不过,这样的生活很快就成为泡影。1789年,由于美国人相信,只有打败过英国的人才能担任他们的总司令,华盛顿在不情愿之下当上了美国总统。

华盛顿的愿望非常简单,就是在维农山庄过著平凡的生活,但这个愿望最终无法实现。图为美国画家朱尼厄斯·斯特恩斯(Junius Brutus Stearns)1851年绘制的作品《华盛顿在维农山庄务农》(Washington as Farmer at Mount Vernon)。(图:公有领域)

华盛顿是美国有史以来唯一一个获得选举团一致投票的总统。离开维农山庄前往纽约的办公室,向好友亨利·诺克斯(Henry Knox)坦承,他觉得自己就像「正在前往刑场的罪犯」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曾评说,华盛顿「与其是现在这样(即当上总统),他宁愿进了坟墓」,还说「与其成为世界之王,他宁愿待在自己的农场」

华盛顿掌握著至高无上的权力,但他同时也面对许多困难和挑战。美国正从君主制过渡到民主制,当时的美国人仍普遍抱着殖民主义的想法,他们打从一出生就被教导要崇敬英国国王,因为英国是他们的祖国。独立是什么?自由是什么?联邦又是什么?对他们来说,对皇室忠诚,才是生命的意义。

身为无私的人民公仆,华盛顿不在自己的总统官邸内发号施令,而是亲身到一个又一个州属,跟那里的人民见面,倾听他们的心声、向他们传递讯息。他决定成为亲自接触人民的领袖,而不是躲在官邸内会见他人,给他们上位者给予平民的尊荣。

在首次总统任期内,华盛顿去过13个州属,这段长达2400英里的旅程俱被记录在美国各地坑洼不平的碎石路上。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表现出民主领袖的姿态,从不炫耀和挥霍。每当来到一座城镇,他就在城郊抛下自己的马车,亲自骑马进城,以朋友的身分接触人民。他愿意走进破落的房子,以倾听人们的担忧和盼望。

华盛顿总统如此有名,以至于他无论走到哪里都受到人们的热烈欢迎。当时的人们仍保持着旧传统,把总统当成国王看待,甚至高唱英国人问候乔治三世时的歌词:「陛下来了,英雄来了。英雄来了!吹起小号吧,击鼓吧,欢呼吧 ⋯⋯」

图为美国画家吉伯尔特·斯图尔特(Gilbert Stuart)1797年为华盛顿绘制的肖像画。(图:公有领域)

在美国人心中

华盛顿总统深深打动了美国人的心。他逝世的时候,美国上下都悲恸不已,为了向他致敬,美国人穿了好几个月的悼服;在海洋的另一边,英国海军也降下半旗;拿破仑更下令为华盛顿举国哀悼10天。

图为位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华盛顿纪念碑。(图:公有领域)

美国很多个州属都有向华盛顿致敬的工程建筑。以他命名的华盛顿特区内竖立的华盛顿纪念碑是该首都最高的高塔;南达科他州拉什莫尔山(Mount Rushmore)也有他的巨型雕塑。华盛顿在美国邮票上出现的次数还多过美国其他所有名人的总和;美国很多城镇里的许多学校和街道也都以他的名字命名。

尽管美国上下以最恭敬和庄重的方式纪念华盛顿,他却选择被安葬在最简朴不过的地方——维农山庄的家族墓地。他还下了这么一道指示:「我在此强调,我的遗体应该悄悄安葬,无需任何夸张的葬礼游行或悼词。」

对美国人而言,华盛顿是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两名总统之一。他的伟大不在于傲慢自负或超然离群,而在于简朴和谦卑的美德。

责任编辑:苏明真

标签: 分类: 历史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