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6月04日讯】中华传统文化认为瘟疫乃神鬼所为。《太平经》上说:「阴气胜阳,下欺上,鬼神邪物大兴,而昼行人道,疾疫不人若不敬灵、道德沦丧,自然做的恶事就多,积攒到一定程度,就会招难,如果社会整体道德水平下滑,瘟疫等灾变就会来临。

那么如何化解呢?儒家认为一个人能认错悔过是安身立命之本。而在佛家看来,真心忏悔则是消减业力、避祸消难的根本,加之诚念真言,就会得到神灵的护佑和加持,从而化解魔难。

下面为大家提供几个历史上真实的小故事。

真心忏悔 化解仇家三世索命

明朝刑部右侍郎、「东林八君子」之一的高攀龙在《高氏家训》中说:「见过所以求福,反己所以免祸。常见己过,常向吉中行矣。」

清人王士禛在其笔记里记载着一个书生真心忏悔,化解仇人三世投生他家索命的故事。

清时安徽桐城有个书生叫姚东朗,他有个儿子叫三保。三保九岁的时候,忽然得了一场大病,三天三夜不吃饭,只是喝点水,并且口念佛经。

倏忽间,三保的口音突然变成了河南口音,家里人感到很奇怪。三保对父亲姚东朗说:「我前世是河南地域的一个和尚,和某道人曾经同屋相处。那时,我手里有三十金,道人就想把我的钱借走,我当时拒绝了。当天夜深的时候,那个道人就把我所有的钱财抢走了,连我做和尚的度牒身份证明也抢走了,随后又把我杀了灭口。」

「我冤死后就转生到父亲您家中来了,那时我是您的弟弟,叫嵩少的就是我。那个道人后来死后也转生到父亲您家中来了,做了您的女儿,现在出嫁到溧阳潘氏的就是杀我的道人转生的。」

「她六、七岁的时候,我看她幼小,不忍心报复杀她。我年方十八时,阳寿福禄就尽了,只好再次转生,就是现在的我,您的儿子。而今她已经远嫁了,我又无法报仇,还得再转生一次,才能报劫财夺命之仇。」

「父亲您前世是河南县令,道人当时给你行贿,你竟没有追查他的劫财杀人的命案。我连续两次投生到你家来,二十七年的衣食养育的物资费用,足足可以和你受贿的钱数相抵了。我即将要转生到溧阳去讨债了。」

姚东朗听罢三保一席言,大惊失色,痛悔不已,赶紧问道:「这个冤债可以化解吗?该如何化解呢?」三保说:「只有凭借佛法的力量才能化解。」说完就离世而去,这是乙卯年六月的事情。

书生姚东朗于是前往花山求见月律法师,见到法师后,姚东朗将事情前因后果一五一十的全部说了出来,并且恳请法师,要求做忏悔的法事。法师见他真心悔过,就为他行了礼水忏的仪式,并且让他拿出三十金供奉寺庙僧侣。

姚东朗虔诚遵办。忏悔完了之后,得知溧阳的女儿孕身堕胎了,竟然身体无病恙。就在前一天的夜里,溧阳女儿做梦梦到一个僧人,嘴里叫嚷着登堂而入,周身火光焰射,过了很长时间才离去。

人们这才明白了只有佛法的力量才能化解这一魔难。三保临终前毕竟告诉了父亲真相,而且也说出了化解魔难的方法,父亲事后也的确诚心忏悔,并且求佛事、舍财物,三世的怨缘得到了佛法的化解。

宋人持咒念真言度劫难

宋时的族人洪洋,从乐平县往家赶路,日薄西山,天色渐晚,估计要深夜才能赶回家了。两个仆人抬着轿子,一个下人担著行李,主仆四人行色匆匆。

县邑往南二十里是吴口市,过了吴口五里地就是鱼陂畈。洪洋一行赶到鱼陂畈已经是二更天了,玄月微明。突然好像是从山里传过来的声响,似乎是几十棵巨大的山木折断所发出的轰杂声,由远及近。

洪洋说,这是山虎出没的动静,但感觉又不太像。心中倍觉奇怪,就赶快下了轿子,和仆人商量著,速速找个掩体躲藏起来,过后再回到吴口。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前不著村后不著店,进退失据。

看看路左边的一条小溪已经干涸了,就赶紧走下去,藏匿起来。突然身前站立一个三尺高的巨大怪物,从头到脚闪烁著灯一样的光,两个抬轿子的仆人当场就吓得几乎晕厥死去。挑夫急忙跳到轿中屏息隐匿。

洪洋平日总是持念佛咒,情急之下,他赶紧口中唸唸有词,一直不停地念,念了恐怕有几百遍。那怪物兀自矗立在那儿不动。洪洋也吓得魂不附体,但仍旧持咒不辍。

怪物稍稍退后两步,渐渐地远去了,嘴里高呼:「我去矣!」迳直向鱼陂畈下一里地的乡民家去了,随后不见踪影。

洪洋回到家后就病了,一年后病才好,挑夫也是病了一年,两个轿夫则都死了。后来洪洋去鱼陂畈一里地的乡民家去问询情况,那一家五、六口人染疫死绝了。这才知道那个怪物就是疠鬼。

——转自看中国

责任编辑:高进

分类: 传统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