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6月14日讯】中国古代中医药很多都是神人、异人所传。例如《史记》里记载扁鹊与异人长桑君交往甚密,长桑君以禁方传扁鹊,又拿出药让扁鹊饮服,之后忽然不见。扁鹊服药后,打开了天目,看病时尽见五脏症结﹐遂以精通医术闻名当世。南宋名臣洪迈所著的《夷坚志》中也记载了一个异人所传的治痈药方,疗效神奇的故事。

宋代歙(Shè)县(今安徽省歙县)有位叫胡权的县丞。「县丞」是古代官职名称,是辅佐县令的官员。这胡权曾在京都遇到位异人,异人传授给他一个治痈(yōng)疽(jū)的内托散方,「痈疽」是发于体表、四肢、内脏的急性化脓性疾患,说白了就是毒疮,「内托散」是中药的一类方剂名,这类药使用时往往要研成粗末或细末,至今还有多种内托散方剂流传。

异人介绍说:我这个内托散能让那些没有形成的毒疮迅速散掉;已形成毒疮的尽快溃烂,不用刀刮、针扎,脓会自己出来,不用手挤,腐肉自己会去掉;吃了这个药,毒疮的痛苦顿时就会减轻。此药配伍方法是用人参、当归、黄芪各二两,芎穷、防风、厚仆、桔梗、白芷、甘草各半两,都要研成细末,再加入桂末一两,药粉混合调匀后,每三五钱算一份,用热酒内服,热酒要尽量多喝些为好,如果不能饮酒,就煎木香汤代替,然而木香汤没有热酒效果好。

胡权得到方子后没有私藏,而是告诉别人。例如京城某人背部长了七十多头毒疮,很多医生都治过但不见效。胡权把这药方给那人,他一看就笑了,认为这个方子是假的,说:我从来没听过这些药可以治痈疽恶疮。胡权坚持道:「古人处方自有意义」,你看这十种药药性都很平和,大多都是导通血脉、补中益气的,你用了这个药,哪怕病没好,对你也没坏处!你怕什么呢?

后来胡权亲自给他抓药、配药,将药量加至六钱,然后用热酒半升服下,不一会,病人感觉病痛好了一大半。喝了几次药以后,他身上的脓疮都溃烂了,感觉脓疮里好像有东西往外顶一样,里面的脓血全部向外流出来了,从开始用药算起只过了一个月,病人就全好了。

还有一个老人,他的胸部长疮肿了起来,毒气又浸淫上攻,最后在脖子右边结了个大包,好像葫芦一样大,人都动不了了,用此药仅一天胸部浮肿就平复了,脖子上的肿包也消的只有栗子大小了,第二天就全好了。

另外还有一个老人,痈疽发在头部,其人固执不肯相信药方,非要到其他的医生那儿去治,结果死了。第二年,这个老人的儿子也得了痈疽,发病的位置症状和亡父一模一样。儿子相信此方,以热酒服药,大醉一日,「酒醒而病已去」。

洪迈在其著作《夷坚志》中介绍说,这个方子治好的人太多了,「効验甚多,真神仙济世之宝也」,还总结了他的经验「选药皆贵精去粗」,并说我的两位兄长已经在刊刻了这个药方了!中医药是中国神传文化的重要内容,古代神医、神药层出不穷,然而到了现代,人们受中共影响越来越不信神佛,也就越来越无法掌握神传文化的精髓,中医药也随之衰落了。

我今天介绍这个故事,主要就是想让人领略古代中医的神奇。至于药方仅供参考,因为今天很多中药因为产地、采摘时节、炮制方法的变化,农药、化肥的使用等等因素,药效、药性也都有变化。

另外故事里那位头部得痈疽的老年病患,因为不信异人药方而死,他的儿子得了与父亲同样的病,因为相信药方而活,父子俩一死一活的结局令人感慨。不觉让笔者联想到当今的境况:法轮功是佛家最上乘的修炼功法,说白了就是佛法。既然是佛法,那么对佛法的态度就至关重要。中共迫害法轮功必遭恶报而亡,今年(2020年)肺炎瘟疫肆掠就是其恶报之一。

疫情期间,法轮功修炼者告诉众生,诚心唸诵「法轮大法好」,瘟疫自然治愈。有的人相信了,默念或开口唸诵「法轮大法好」,瘟疫症状短时间内不药而愈,这样的例子很多,只是中共不报导罢了;有的病人固执不信,结果去世了。信与不信,就如故事里的父子病患一样,结局竟是生死之别,信者生,不信者死。希望众生能牢记:唸诵「法轮大法好」就是在瘟疫中保平安的灵丹妙药,不要再让悲剧重演了。

资料来源:《夷坚丙志》卷十六《异人痈疽方》

原文:歙县丞胡权,遇异人都下,授以治痈疽内托散方,曰:「吾此药能令未成者速散,已成者速溃。败脓自出,无用手挤。恶肉自去,不假刀砭。服之之后,痛苦顿减。」其法用人参、当归、黄芪各二两,芎穷、防风、厚仆、桔梗、白芷、甘草各半之,皆细末为粉,别入桂末一两,令匀,每以三五钱投热酒内服之,以多为妙。不能饮者,煎木香汤代之,然要不若酒力之奇妙。京师人苦背疡七十馀头,众医竭其技弗验。权示以此方,相目而笑曰:「未闻治痈疽恶疮而用药如是。」权固争之曰:「古人处方自有意义,观此十种皆受性和平,大抵以通导血脉、补中益气为本,纵未能已疾,必不至为害,何伤也?」乃亲治药与服,以热酒半升,下六钱匕,少顷,痛减什七,数服之后,创大溃,脓血流迸,若有物托之于内,经月良愈。

又一老人,瘇发于胸,毒气浸淫上攻,如大瓠斜臿项石,不能动。与服药一日瘇即散,馀小瘤如栗许。明日平妥如常。又一翁发脑,不肯信此方,殒命医手。明年,其子亦得疾,与父之状不异。惩前之失,纵酒饮药焉,遂大醉竟日,展转地上,酒醒而病已去。其它効验甚多,真神仙济世之宝也。选药皆贵精去粗,取净秤之。予两兄以刻于新安当涂郡。

——转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高进

分类: 传统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