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6月16日讯】那是在2018年的大年初一,我看了神韵演出,过程中我不断的被精美绝伦的演出感动、震撼,也记住了《寒窑》这个节目。在初二这一天,在我的眼前开始展现一幅宏大的画卷,详尽的再现了上天对薛平贵与王宝钏的安排,那情节包罗了天上地下,让我感觉到震撼,心中也颇多感慨。在今年,我择其要素写出来,与大家分享。

(续前文

五、让福:人生修行的极致

王宝钏在十八年中,做梦会见到薛平贵,一身白袍,银亮的铠甲,手拿亮银枪,恍若天将一般。有时会梦到薛平贵处于危险中,醒后,王宝钏赶紧念佛经,祈求神佛保佑薛平贵度过难关。期间,王宝钏还两次让福。

一次是在分别后的第六年,宝钏梦见薛郎一病不起,醒后担忧,净面后,跪拜天老爷,祈求薛郎平安,愿用自己的身体分担薛郎的病业。结果宝钏很快病了,半个月后,才恹恹起来。期间,得到了一个十岁的女叫花子小苹的照顾。病好后,宝钏留下小苹,为她缝制衣服,教她女红,半载后,让小苹持信去找城中「金都」绣坊的管事羽玟,谋得活计。

另一次,是在分别十一年后,宝钏梦见薛郎在万军丛中冲杀,一身白袍,被染成血色。醒后,宝钏惊惧,她猛然想起去年在寺院中,方丈告诉她,薛郎明年会有大的劫难,让她勤念佛经,为丈夫祈福。宝钏觉得自己唸经勤勉,转念又想,如果丈夫此次遭逢大劫,自己唸经积累的善德犹不能助丈夫度过此劫,如何是好?这样一想,宝钏有些惊慌,赶紧虔诚跪拜十方神灵,愿意献出自己的福分,助薛郎平安、得胜。

这两次让福,让天上神灵唏嘘不已。有神仙认为,不枉上天打造的这个剧本,宝钏把它演绎的极好。有神仙感叹,人生真的是一场修行!宝钏是主动的在修行自己,从薛平贵入梦开始,宝钏主动礼佛、问签,登彩楼,抛绣球,嫁与薛平贵;守寒窑,忍贫苦,但求夫君平安,真是剧本的不二人选。

第二次让福之后,宝钏不再把百衲袋里的铜钱,宝碗里的米,用于自己身上。一日午睡,恍惚间听见一个细声细气的声音说:「薛娘子不用我这儿的钱财,这如何是好?」另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说:「唉,薛娘子不吃我这儿的米,外面的米又要贵了,这可怎么办?」一时间,两个声音唉声叹气,纤细的声音说:「看来只能告诉主人,让主人来劝她了。」

夜间宝钏做梦,梦见乞婆婆,乞婆婆说:「我儿,送你的百衲袋和要饭碗,是帮助你度过苦日子的,你不要推辞。我是天上的丐仙,掌一方丐众,得你施舍者,末世与你有缘。你可以把钱财和粮米用于自身,不要苦了自己。」在梦中,宝钏谢过婆婆。梦醒后,宝钏觉得惊异。早上,宝钏看看百衲袋,又看看要饭碗,说:「想来,我昨天中午听到的说话声是你们发出的,你俩把我的事情告诉给乞婆婆,真是麻烦你们了。」说话间,宝钏看见百衲袋收缩了一下袋口,要饭碗那传出瓮声瓮气的声音:「薛娘子太客气了。」

一日,宝钏对百衲袋和要饭碗说:「都说万物有灵,你俩的真实本像是甚么样呢?我倒是想看一看呢?」宝钏说完话,一个细细的声音说:「薛娘子不要惊讶啊!」刚说完,宝钏的眼前就出现了两个形象,一个是纤细的女子,身穿百衲服;一个是粗壮的男子,有着厚重的嘴唇。女子对宝钏说:「吾衲金多金,衲银多银,衲宝多宝,唯独到娘子这,只衲铜钱,说是天意。」男子一言不发,嘟起了嘴,而后把嘴逐渐张开,张到比碗还大时,宝钏觉得自己看到了碗;张到比盆还大时,宝钏觉得自己看到了盆;张到比缸口还大时,宝钏觉得自己真被惊讶到了,看到的是蹲缸,当嘴又慢慢的合上时,宝钏松了一口气。

六、薛平贵与传令官

(图:视频截图)

薛平贵在离家后,投身军旅,从士兵做起,一路拼杀,成为了将军。在薛平贵军旅生涯的第六年,军中发生疫病,薛平贵染上时疫,一病不起。昏昏沉沉中,他恍惚看见宝钏,说愿代他消此病业。很快,薛平贵的病好了。他心中惊惧,他一方面觉得此事是真的;另一方面,他又担心宝钏能否挺过此难,因为军中有不少人因为时疫死去。他爱自己的妻子,一直在惦记她,此事让他恍惚不安。半个月后,薛平贵身体硬朗些,得以骑马去远处寺院,为妻子问平安,抽得吉签,心中方稳。此后,薛平贵遇到寺院,必去参拜,为宝钏问平安。

在离家的第十一年,薛平贵遭逢一场恶战,在奋力向前杀敌之际,一杆枪斜刺过来,扎向他肋侧。一个士兵,奋勇为他挡了这一枪,结果士兵又被后面的一杆枪刺中左臂。薛平贵把士兵拉起,横掼马上,催马挑敌营,杀红了眼,思维也有些凝滞,他只觉眼前似乎飘过妻子的身影,但觉妻子身影在哪,就冲向哪去杀敌,要保护妻子,整个人处于一种若似癫狂的状态,敌军也被他骇人的作战气势吓到,薛平贵白色战袍在这一场恶战中被血完全浸透。

在这里说一下,薛平贵的主元神是天上的将星下凡,副元神是天上武灵下世,两者相合,人就发挥出极大的威势。一者,薛平贵要为大唐守一方平安;二者,副元神知道,王宝钏是天界的仙子,她发愿献出的福分会增加薛平贵主体的威势;三者,副元神知道,自己有使命,要保护主元神,帮助主元神成就威名和爵位,所以要不遗余力的发挥作用。

战后,薛平贵把救了他的士兵乃严提为亲兵,这是薛平贵的生死之交,过命的兄弟,私下里和他以兄弟相称。此次恶战后,薛平贵威名远扬,官职得到提升。

都说是酒后吐真言,薛平贵有几次和乃严喝酒,在酒酣之际说起宝钏。他回忆起妻子为自己做饭的事情,妻子手忙脚乱,出了一脸的汗;妻子把饼烙糊了,把烙好的饼留给自己吃,把不好的饼留下,偷偷的吃掉,薛平贵发现了,很是心疼;一次,回家途中,看见一个磨刀的在唸唸有词,说:「磨刀居然有要求不要磨的太快的,真好笑。」回家后,发现是自己的妻子要求的事情,抓起妻子的手一看,发现妻子的手有几处伤痕。结婚时妻子的手白皙柔嫩,现在逐渐变得粗糙了。妻子当年的满头珠翠,都陆续卖给了当铺,结婚时的物品,之后的米粮和物品,都是妻子准备的。自己走的时候,带的钱财,也是妻子备好的,妻子犹嫌不足。

薛平贵说,遇到妻子的那一天,妻子对自己有恩有义,让自己有了家的概念;妻子高贵典雅、美丽贤淑,办置家物,买粮买布,给自己做的衣服,非常合体。妻子为这个家做的点点滴滴,自己都看在眼里,很是感动,感动的同时,也让自己的心里时时不安,想担当起男人的职责,想凭自己的能力让妻子过好日子,不辜负妻子的以身相许。在分别时,妻子说:「不二心,候郎归!」自己说:「挣得荣华富贵,衣锦还乡,超过相府荣耀,让妻子享福!」说话间,薛平贵流下了眼泪。

薛平贵说的细碎的往事,亲兵乃严都记在心里。乃严觉得一个女人能放下荣华富贵,跟着贫穷时的将军,当真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作为士兵,乃严知道,军功是用血战、用命拼来的,将军如此拚命,是要对妻子有个交代,将军的妻子值得将军这样去做。不知不觉中,乃严萌生出了一个想法,自己以后娶亲,希望遇到像将军妻子那样的女人。

七、兑现承诺喜相逢

在第十八年要到来时,宝钏梦到乞婆婆,婆婆说:「我儿,我把百衲袋和要饭碗送给你,也是顺天意而为,他们在你身边呆了九年,完成使命,该回归天庭了。你明日和它们道别吧!」第二天早上,吃过了饭,只见百衲袋和要饭碗的本像出现了,它们跪着,对宝钏说:「我们要回去了,与娘子辞别。」宝钏一时感动,险些落下泪来。两个宝物跪着不动,说:「恭送娘子出门挖菜。」宝钏没有说话,垮起菜篮,拿起挖菜刀,走到门外,两个宝物站起来,躬身送宝钏。宝钏向外走,不敢回头,只怕一回头,看不见两个宝物,眼泪会落下来。可巧的时,一个喜鹊出现了,一路时不时的落在宝钏身边。宝钏想:「回归天庭,是喜事,我缘何想落泪,当真是多情之人。」

第十八年时,薛平贵功成名就,衣锦还乡,王爷府赫赫而立,奴仆成群。薛平贵整装待发,要去迎接自己的妻子,那一刻,心情紧张而又激动。乃严作为亲随,感觉到了庄严和神圣,他激动的想:我没有死在战场上,我迎来了王爷和妻子相逢的这一天,见证了这一天,也不枉此生了!他十分想见到这个让王爷心心相念的女人。

一天早饭后,宝钏听到了外面喜鹊的叫声。她把凳子搬到院子里,缝补衣裳,缝了一会,用手捶捶脖子,起身直了一下腰,抬眼看到远处有人群行走,颇有声势。宝钏坐回凳子上,不多时,她听见了叩门声,她疑惑的去开门,先看见了一个将领,在将领的后边,宝钏看见了自己的丈夫。那一瞬间,宝钏百感交集,似乎想说许多话,却愣愣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薛平贵同样很激动,许多的话想说,却好像挤在了一起,压迫着嗓子,说不出话来。此时说话流利的反而是乃严了。乃严说:「王爷战功赫赫,衣锦还乡,来接王妃回府!」 薛平贵看着妻子,俩人的眼中俱有闪烁的泪光,这一刻,心心相通的夫妻二人知道,说甚么都不重要了,看到胜过一切。薛平贵将披肩脱下,亲手为妻子披上,他注意到妻子的鬓角有几根白发。薛平贵握住妻子的手,说:「我们回家吧!」

宝钏在王府,一日想要挖荠菜,包饺子,乃严带家丁跟随,王妃在亲手挖菜,乃严在一旁守着,和煦的阳光晒的乃严有了睡意,他走动了几步,看着王妃,一闪眼间,他看见了在王妃身边,有天兵天将守护,想看仔细些,又不见了。乃严大惊,他想起在京郊的寺院里看到的护法的雕塑,与自己刚刚看到的一模一样。

乃严回想起在寺院中的一幕。当时方丈空觉大师把微服而来的王爷让进静室,邀王爷一同静心而坐。许久之后,方丈对王爷说:「施主可曾看见甚么?」王爷说:「恍惚间,只觉云气飘渺,又看见宫殿玉立,有声音说:『仙人下界了。』」方丈微微一笑,说:「施主看到的是天界景观,施主本是天上将星下凡,现已获得爵位,但煞气偏重,有碍飞升;施主妻子是仙子入世,苦修十八载,已离罗汉果,将得菩萨界。望王爷持欲谨修,与王妃一道广善众生,勤修果位,同证菩提,回归仙界。」王爷一脸敬意,虔诚诺首。方丈又说:「施主可知,十八年中,施主妻子一心向佛,祈求施主平安,并一再让出福德,以助施主,施主应当有感。」王爷再次颔首,乃严震惊。

方丈对震惊的乃严说:「施主今年与有缘人喜结连理,明年当得贵子,末世时,有缘人依然相逢结缘。」乃严越加震惊,躬身以谢,心中犹有一丝疑虑。

至今日,乃严亲见王妃身边护法闪现,至此,他完全相信王妃绝非凡人,对王妃也越加尊崇。他也完全信服了方丈之言,感觉方丈空觉大师真乃洞世之高人,料事的神仙。同时对自己的婚事也颇为期待。

宝钏把挖来的野菜洗好,剁碎,开始包饺子。薛平贵吃着妻子亲手包的饺子,只觉得味道不佳。偏偏妻子喜孜孜的对他说:「当年吃到这样的饺子,只觉得心里欢喜。」听罢此言,薛平贵默默无语,努力的吃,还赏给乃严一碗。乃严吃的嘴里苦涩,心里却很高兴。

薛平贵还派乃严建「广善堂」,收纳孤儿。乃严知道王爷的两个秘密,一是王爷记住方丈的话,随王妃念佛,睡房有里外套间,王爷和王妃是分室而息;二是,王爷在书房里珍藏着王妃当年抛绣球时带的满头珠翠和随身的玉珮。乃严觉得刘记当铺的刘绍贞老板当真讲义气,把王妃当掉的东西保留至今,直至王爷回来,刘绍贞携带东西上门,说有「奇货」,王爷必然喜欢。王爷看到东西,果然喜欢,留下东西。刘绍贞坚持不多收钱,只说自己当年知道轰动一时的相府千金抛绣球一事,直觉此事必有好结局,愿意见证这件奇事。王爷吩咐乃严照顾刘记的生意。

一日,宝钏对乃严说:「我当日卧病寒窑时,幸得小苹救我,小苹是个苦命的孩子,六岁丧父,八岁丧母,房子被叔家占去,她穿着男孩的装束在外要了两年的饭。病好后,我教她女红,拿钱置衣,又叫她持信去找城中「金都」绣坊的管事,谋得活计,绣坊管事是我昔日的丫鬟羽玟,她对小苹颇有照顾。小苹是个不错的绣女,长的清秀,年方十七。你二十九岁了,也该成家了。你若不嫌弃,我做媒,王爷出资,让你们成就姻缘,你看可好?」乃严赶紧谢过王妃,说听凭王妃做主。

宝钏细心为小苹准备精美的饰品和嫁衣,感觉就像嫁女儿一样。一日,宝钏无意中在书房看见了当年佩戴的珠饰,心中淡然。夫妻二人心有同感,把这些珠饰送给了小苹,乃严知道后,很是感动。结婚后,乃严发现小苹当真是个好女子,贤惠、秀美,心内欢喜。第二年,小苹生下龙凤胎,乃严去庙里敬香,虔诚礼佛。

公元859年,薛平贵66岁,宝钏64岁,夫妻二人无疾而终。

结语:

这是一个真实不虚的故事,十八岁的王宝钏与二十岁的薛平贵相逢,正值人生的大好韶华。此后的十八年,何尝不是人生的大好时光。夫妻二人用十八年的守候和期许,兑现了自己的承诺,铸就了人生中的传奇和辉煌。

此事没有载入史册,是人为的原因。一是因为此桩婚姻虽然师出有名,当时却不被父母祝福;二者是因为涉及到要饭花子的问题,涉及到尊卑等级问题。

《寒窑》这个剧本的主旨是恩义和忠贞。就恩义而言,宝钏相信天意,遵从了指点,嫁给薛平贵,可谓之「义」。薛平贵感激妻子把一生托付给了自己,让自己领悟了家的内涵,妻子担病、让福,表达夫妇一体、荣辱与共的内涵,薛平贵认为妻子对自己有「恩」。薛平贵决定用男人的担当给妻子擎起一片富贵的天地,当薛平贵取得荣华富贵后,衣锦还乡,迎接妻子,既酬谢了妻子对自己的「恩」,又表达了作为丈夫的「义」,这个「义」中包含了责任和担当。

就忠贞而言,宝钏苦守寒窑,「不二心,候郎归」,表达了宝钏对婚姻的忠贞;薛平贵在军旅生涯中,同僚闲暇时,去外面放纵欲望,薛平贵从不涉足。富贵后,不忘本,同样表现了对妻子的忠贞。两人都坚守内心的道德准则,遵循道义,使婚姻牢不可破。且夫妻同心,其利断金,薛平贵的功爵里,有宝钏的付出。

正所谓:少年子弟,磨砺军旅,战功显赫;红粉佳人,苦守寒窑,信守承诺。一个大团圆的瞬间,他们将夫妻之间恩义深重、忠贞守候演绎出来。

后世的剧本修改中,神仙给薛平贵安排了一个西凉公主,这个改编是个败笔,破坏了原始剧本的安排,破坏了原剧本要表达的主旨:恩义与忠贞。我在小时候听这个故事,听到薛平贵娶了西凉公主时,非常失望;听到薛平贵去试探宝钏清白时,非常生气,再不听这个故事,心里认定不应该这样。其实原始的剧本中真的没有这些情节。

剧本担当文化的使命而来,演绎者把这个文化流传于世,完成的是天命。在千古流传的故事中,你是否聆听到了这些美丽的故事,你是否领悟到这些故事的内涵,你是否跟上了这些故事脉动的旋律,和传统文化接上了缘。

《寒窑》中,薛平贵和王宝钏对婚姻的坚守,也是给后世留下的一个参照。其实在演绎那个故事的过程中,不但要给后世留下文化,还要结缘末世。这个末世的结缘,不但是结修炼人之缘,还结家人之缘。

这一世中,我在身边的同修中见到了曾经的薛平贵、丫鬟羽玟、父母、刘绍贞、方丈。我还知道了乃严是我这一世的丈夫,小苹是我这一世的女儿。乃严或许因为前世深深埋在心中的愿望:希望以后娶一个像将军妻子那样的女人。神记住了他的宿愿,在这一世中,让他愿望成真。我和丈夫相逢时,我大学毕业,有固定的工作,而丈夫工作没有固定,且家境拮据。所以后来他的朋友都觉得讶异,不止一个人问他:「你妻子大学毕业,工作挺好,你没有工作,她怎么就看中了你?」丈夫对我重复此话时,心中犹在沾沾自喜。就家人而言,在历史上,他们陪伴我们走过了漫漫人生,尽管他们在历史上默默无闻,可是他们和我们结缘深厚,息息相关。

现在的人会觉得《寒窑》这个故事不可思议,对这个故事的深层内涵更不能理解。人受进化论和无神论的影响,已经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更不会相信天命的指点,而且现代意识行为观念是在把人往绝路上带,思考问题都是为私为我的,在婚姻中,太多的人忽视了道德修养,内心不愿受贞节的约束,只想着如何享福,贪图享受,放纵欲望,这是非常危险的。浑浑人世,人在无知中造业,不吃苦怎么还业,怎么能有幸福的人生?

人类只有相信神灵,相信人界和天界是相连的,守住善念,遵循神对人的限定标准,回归传统,才能走回正路,才能得到神的庇护。否则,人类面临的将是毁灭与淘汰。

——原载正见网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