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儿举目眺望这深邃漆黑的天空,她暗暗地为黑子祈福,希望牠得到安宁和幸福。不仅是人类,如果连动物都能被爱心温暖著,牠们也会变得友善、随和……

– 那条黑狗很好看哦,样子也很不错啊!

– 一看就知道很凶了。牠专门坐在门前咬过路人的。

– 那为什么不把牠锁起来呢?

– 这条狗很凶,哪儿能碰牠一根毫毛呢?不知道牠咬了多少人!

– 这样啊!难办啦!为什么不把牠给炖了不就完事了啊?

– 你不知道,牠很精明的,一直不让别人靠近。

听到两个保安的对话,小儿不知不觉中向在办公室门前打瞌睡的小狗黑子望去。

小儿从外地来,刚到这个办公室工作没几天。不知何故,只要是狗,不管牠是瘦是肥,是黑是白,是好看还是难看,小儿都觉得牠们很亲切可爱。刚走进公司门口,小儿就注意到三条狗,两条黑黑的和一条像虎皮一样有斑纹的狗,牠们都很凶,也对人怀有敌意。

尤其是刚才两个保安说的黑子,牠一眼就吸引住小儿的眼球。要承认牠很「帅气」,也很有「风采」。眼珠黑溜溜的,好像从天空上摘下来的星星。牠的毛漆黑,像绒毛一样柔软,四条腿很健壮,身躯结实、丰润,只少了「六块腹肌」。

小儿心想:「难怪那两位狗狗姑娘对牠那么殷勤,又舔又咬虱子。黑子也明白两个狗姑娘对他的心意,所以很得意。那时候,黑子的双眼迷离,显得很舒服。」

三条狗(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CC0 Creative Commons

三条狗用冷漠的眼神看着小儿,就像看着走进这家公司的其他人。当看到小儿目光炯炯,双手向她们挥动并温柔地叫道:「黑子过来,让姐姐抱一下。」,牠们的眼神突然失神。

当然,牠们不稀罕小儿的举动,冷漠地摇著尾巴走去。几个保安看到这种情况都叽叽喳喳著。小儿看到三条狗的背影,淡淡的笑着。

黑子任意纵横,在工业区里「称霸」。

黑子心想:「人类不会对我们犬类好。如果我不在这守夜、抓老鼠,恐怕他们早就把我当盘中菜了。上次还有几个小偷想诱我上钩,我深知你们的坏主意。」

在工业区的公司门口,下班时,人们经常看到一条黑狗的身影。有时候,路人会大喊起来。原来只要是黑子看不高兴的人,黑子就会拼命地追着他,就像要把他生吞似的。

年轻人很生气,反而把黑子追到公司门口。但牠本性难移,好像看到人们恐惧的表现让牠觉得很好玩似的。

每当有人进公司交货,保安们又要注意到黑子。但牠还是偷咬了好几个人,有越南人,也有外国人。还有人被咬之后要去打针才放心,但从未有人过去教训黑子一顿。

黑子偶尔很狼狈地回到公司,都是被工业区里其他公司的狗围剿。有时候被咬破了皮,渗出血来,但牠死性不改。在整个工业区内,他任意纵横,在此「称霸」。

自从小儿到这里来,人们看到黑子已经有所改变。

不管黑子冷漠地不理她,小儿天天都亲密地叫着黑子和另外两个狗姑娘。那是牠们从未看到的事情,因为小儿跟公司里的所有人不一样。以前只看见牠们的饭盆很脏,到吃饭的时候,只要听到铿铿的声音,三条狗都马上过来。

但小儿不那么做。黑子从牠们的饭盆里开始感受到小儿给牠们的温暖和真挚的感情。每天下班后,小儿都把盆子带出来擦洗干净。别人问原因,小儿只笑着说:「家里干净就会很清爽,碗盘干净饭就会好吃。牠也像我们人类一样!」

现在黑子已经习惯了小儿亲密的声音。吃饭时,她都叫牠们「黑子、小黄回来吃饭!」。三条狗扑到盆子边争着吃。小儿只坐在旁边看着牠们吃得津津有味而微笑。

偶尔有块好吃的骨头,她都分成三份,叫三条狗过来分配。牠们慢慢习惯了小儿的出现,并对她产生好感。公司的一件天大的事情发生:小儿是黑子让靠近她的第一个人。但不管怎样,牠还是比较警惕的。

小儿是黑子让靠近她的第一个人。但不管怎样,牠还是比较警惕的(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CC0 Creative Commons

「凶猛小霸王」心甘情愿两年内连续护送小姑娘回家

小儿在离那儿不远的一个贫穷的村庄里租房,村庄离公司大概一公里。她经常在公司吃三顿饭,还加夜班,很晚的时候才回家。自从跟小儿处得很好,只要她走出公司,黑子就跑过来。小儿走一步,牠就跟着一步。工业区很少人往来,晚上女孩子们都不敢一个人回去因为怕被年轻人轻薄。

小儿最怕的是连接工业区和小村子的那段乡村小路。路上偏僻、寥落又黑洞洞的,连一盏路灯都没有。这里的居民也很稀少,到了晚上八、九点,路上就几乎没有人了。小儿孤身一人,在村子里除了房东伯伯以外,谁都不认识,有时候也觉得不寒而栗。

奇怪的是,黑子好像很懂这里的地形,也想报答小儿的一片真心。牠一天不差地跟着小儿回到村庄里。

有时候牠在前面带路,有时候在后面断后。小儿在村庄里住了两年的时间,人们也习惯了一个女孩子和一条狗前前后后的背影。除非黑子「有事出差」,小儿才要一个人回家。但这种事也很少的,因此两年来,没有一个男的在小儿回家的路上敢调戏她。

黑子通常只把小儿送到村子市集前那条黑呼呼的乡村小路,有灯光和人们来往就跑去东张西望了。偶尔牠把小儿送到房门前才转身回去。高兴时,黑子跟她走进房里,躺在地上睡到天亮才回公司。

两年后,公司给员工们修建了院内宿舍,小儿也搬了进来。从此,人们也不再看到黑子在工业区里给小姑娘带路了。

「霸王」从良因为相信一个小姑娘真诚的感情

慢慢地,小儿可以把黑子抱进怀里了。她抚摸著黑子,跟牠低声说道:「黑子啊,你那样追着她们,她们非常害怕的,如果骑车不稳就会摔倒,很可怜的。她们还要照顾家人呢。你追着他们,如果遇到厉害的人,他又追赶你、打你。我不想看到那一幕的,我只想你们快快乐乐地跟我在一起。」

黑子伸出灰色的舌头来呼吸,显得很舒服,牠眨着眼睛看小儿,好像明白了她在说的话。

从此,在工业区里,人们不再看见黑子凶猛地追着想咬人了。牠只在办公室门前打瞌睡或者在厂房里躺着。牠的眼神比以前也温顺多了。牠不再对人们有敌意了,在牠心里,对人的信赖也慢慢回来了。

但一天晚上,不知道黑子跑到哪里去,等了很久都没见牠回来。小儿不停地叫着黑子!黑子!人们不知道黑子出了什么事,只知道黑子从此没有回到公司来了。

人们不知道黑子出了什么事,只知道黑子从此没有回到公司里了(示意图,图片来源:Pixabay/CC0 Creative Commons

小儿举目眺望这深邃漆黑的天空,她暗暗地为黑子祈福,希望牠得到安宁和幸福。不仅是人类,如果连动物都能被爱心温暖著,牠们也会变得友善、随和。当失去了对人的信赖才让牠们变成凶猛、可怕。

小儿希望有一天,在越南的所有猫和狗也像在台湾和新加坡的同类一样命好。那些地方,人们看到游荡的胖狗在路边晒太阳,陌生人来到身边也懒懒地抬头看。

在那里,人们经常看到像「北京烤鸭」一样肥嫩的猫猫在百货店货架后双眼迷离地躲著。一有人来抚摸,牠们就扑进怀里发嗲。那些地方,猫和狗不必日夜担心自己的性命,害怕自己的主人或偷狗贼。在那些地方,牠们对人有真正的信赖并把人们视为最好的朋友。

 (责任编辑:玉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