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岁的邓超球独居15年,因全盲,不清楚家中墙壁壁癌,粉尘积累在床边,每晚睡觉只能默默忍耐。在社工锲而不舍关心下,他才终于打开心房,黑暗世界再度闪闪发光。

双连视障关怀基金会执行长骆安玲受访时表示,全台领有身心障碍证明的盲朋友约有6万人,因属少数,且一般人难以想像看不见的生活,盲朋友的处境常被边缘化。也因为出门常不方便,盲朋友的社会往来、人际互动也容易受限,如独居的盲人长者,就是亟待关心的族群。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盲朋友,双连视障基金会出版了「闪闪发光的黑暗世界─盲朋友的好朋友20年」,要为盲朋友发声。其中,受基金会服务的独老邓超球的生命转变,最让人感动。

邓超球在台北市中山区的套房已独居了15年,曾有一段婚姻,可惜时间不长。过去他的生活非常俭朴,靠按摩技术挣钱,在住家和工作地往返,虽然平顺,但总少笑容,生活很寂寞。

因就医需求,邓超球申请基金会的临托服务,由社工协助就医。最初社工踏进邓超球家时吓了好大一跳,靠近浴室的墙壁早已因湿气产生壁癌,墙面上的壁纸也因此剥落破损,纸屑和粉尘都落到紧挨着墙面摆放的床铺上,日积月累影响他的健康。浴室的浴缸、马桶,也积累了陈年污垢,居住安全亮起红灯。

社工向邓超球建议要大扫除、更换壁纸,但邓超球面对突如其来的改变并不适应而直接婉拒;社工只好申请居家服务,让居服员一周一次协助打扫,至少可以把床上的粉尘清理干净。社工也日复一日提醒,要邓超球注意环境安全的问题。

持续的关心慢慢地发挥作用,有一天,邓超球主动说要更换壁纸。在更换的那天,邓超球的床被搬开,扫出来的壁纸屑和粉尘量足足有一个畚斗那么多。虽然邓超球没办法看见新壁纸,但完工的时候,他坐在干净漂亮的墙边,开心地笑了。

骆安玲说,邓超球接受服务前后的改变非常大,从不愿被关心到打开心房、接受服务,也让生活有了翻转的机会。不只居家环境改善了,以往除了工作哪里都不去的他,开始愿意和外界接触,也参加基金会举办的「二手iPhone助盲计画」,学会用盲用功能,可以打电话、听气象,和朋友聊Line。

盲朋友和明眼人的相处,是共融学习的机会,但缺乏对盲朋友的认识,可能成共融阻碍。骆安玲表示,她曾带盲朋友长者到社区据点共餐,但因他们不知道如何和盲人相处,盲朋友到了据点仍只能独来独往,无法和他人互动。

骆安玲说,出版新书的目的是希望让更多民众了解盲朋友,认识就会生友善,尤其明眼人和盲朋友的相处更是重要。在视觉建构的世界中,盲朋友或许没办法做一些事情,但「只要帮忙当他的眼睛,就不会受限」,希望大家都能当盲朋友的好朋友。

来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