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价值,在于舍得付出」,高雄义大医院的院长杜元坤新书「世上最快乐的工作─神经显微重建手术权威杜元坤的行医哲学」,将于16日发表,并在2月台北书展期间办沙龙讲座。

世界上最快乐的工作是什么?「没有病人,就没有医师存在的必要,我们的价值,其实来自于解决病人的痛苦」,每天看诊近300号、每个月开刀逾百台的杜元坤透过新书,不仅让人了解一名优秀医师精进的辛勤过程,更让人一窥在医护过劳氛围下,仍有坚守初心,不将行医视为职业而是志业的医师。

杜元坤的专长为神经显微再生、颈椎人工关节、臂神经丛高阶等重建手术、脊椎微创手术等,曾获得台湾医疗典范奖、南台湾特殊医疗奉献奖、台北医学大学学术成就杰出校友奖,也曾入榜世界外科博物馆(芝加哥)名人榜。他是台湾显微及臂神经丛手术的领导先驱,被世界手外科学会推举担任臂神经丛手术世界领袖,并在去年11月拿到国际人道医疗奖。

事实上,杜元坤原是骨科医师,这些显微手术都是「自学的」。杜元坤于1970年代就读台北医学院习医,打橄榄球带管弦乐团,课业仅低飞过关,全班145人他是第107名毕业。因成绩不理想,大七那年,他只申请到马偕医院实习的机会,「我比较想学的是心脏外科,不过,马偕妇产科医师手术做得很好,我受到启发,更加确认未来要走上外科的领域」。

毕业后要当住院医师时,杜元坤的父母因白色恐怖入狱,身为长子的他,为了就近顾家回到台南,进入逢甲医院(奇美医院前身)。数月后杜元坤母亲出狱,一心想当大医师的他,报考林口长庚医院,从R1(住院医师第一年)重新做起。

那时,杜元坤在逢甲医院薪水是长庚住院医师的3倍,顺利考上的杜元坤执意到任主因是「在长庚可学到更新的技术」。后来杜元坤选择「骨科」专科,并勤于看录影带自学研究显微手术。

在升任骨科部总医师后第3天,杜元坤在急诊室遇到一名大腿骨折、血管也断的车祸病人,却遭整形外科及心脏外科医师互丢人球。杜元坤只好自己来,也开启他人生首次执行显微手术的经历。

神经显微重建手术权威、高雄义大医院院长杜元坤出版 新书,真实无保留的分享行医生涯。 (好人出版提供)

杜元坤坦言,第一次进行显微手术时很紧张,「我是个骨科医师,之前我总认为把骨头接好就够了,但从那天起,我发现医师如果只会一种本事,救人时可能会力有未逮,当下这样的体悟,开启了我的显微手术学习之路」。

杜元坤拿手术刀的手,除会拉小提琴,更能在橄榄球场上冲锋陷阵。他说,橄榄球教会他的事,「医师无法一辈子单打独斗,一定要与团队合作,也要具备和病人沟通的良好能力」。

由于时常见证生死,他的人生观亦有独到见解。杜元坤在书的自序写道,「每个人都有出生,都有死亡,开始睡摇篮,最终骨灰坛」;他认为,音乐和医疗相似,从出生摇篮曲,青春舞曲,结婚进行曲,遇到事业挑战的交响曲,步入老年的回忆曲,直到人生最后一步的死亡安魂曲,一首首音乐贯穿整个人生。

「人生,是由音乐串成的一场大戏」,杜元坤说,在出生和死亡间只有一件工作,那就是医疗(医学)。「我们医疗人员也会遇到压力与挫折,很多人问我们能如何安排靠近上帝,蒙祂的光芒恩赐呢?我的回答是:医学是让我们最靠近上帝的一个安排,上帝派我们来当祂的天使,帮祂照顾受伤受苦的人们」。

此外,杜元坤在书中详述他与十元阿嬷庄朱玉女的医病故事,也写下4封给未来医师的信,从立志当个医师,到选科、实习与是否开业的选择,字字情真意切,都是杜元坤行医生涯真实无保留的分享。

来源:中央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