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12月13日讯】22岁的香港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上月初坠亡,周梓乐的家人12日(四)在大围宝福纪念馆设灵堂,大批市民与学生前来悼念。科大校长及校董会主席等多名教职员也到场。据信,周梓乐是已知首位受警方放催泪弹清场影响致死的市民。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现场大排长龙。(凌静/美丽日报)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现场大排长龙。(图:记者凌静)

11月4日凌晨,港警在将军澳发射催泪弹驱散抗争者,期间,周梓乐在尚德停车场离奇坠楼身亡,激起港人对警暴更大愤怒,许多人上街要求政府彻查真相。悼念仪式开始前,大批市民就已到场,在灵堂外排队送别周同学。港铁大围站外的天桥上,有多位蒙面防暴警察驻守。

守护孩子成员「绝食陈伯」陈基裘也到现场,他激动向记者表示,警队高层至今不肯对警察过度暴力执法展开调查。陈基裘说:「到目前为止,警队高层有无对下属承认一些做错的事情?没有!甚么样的警队?为何阻止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因为他身上有屎!」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守护孩子成员陈基裘接受采访。(凌静/美丽日报)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守护孩子成员陈基裘接受采访。(图:记者凌静)

科大学生会临时内务副主席梁铭轩说:「希望香港人或者科大的学生,都不要忘记这件事,不要觉得好像都是理所当然。香港人不要忘记周梓乐,以及其他死去的示威者。」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科大学生会临时内务副主席梁铭轩接受采访(Jacky/美丽日报)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科大学生会临时内务副主席梁铭轩接受采访。(图:记者Jacky)

参加追思会同学接受采访时说:「因为周同学被这个政权推下楼了,我们应该尽我们的公民责任,去支持我们的同路人」。也有学生表示,不可以畏惧中共政权,就像周同学一样,很多人的生命、时间和其它东西被牺牲了,学生说:「我们不可就这样子忘记,因为忘记就代表这场运动失败了。」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同学接受本报采访。(凌静/美丽日报)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同学接受本报采访。(图:记者凌静)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市民带上黑布条,列出运动离世者名单。(Jacky/美丽日报)
有市民带上一幅黑色布条,上面列出各名反送中运动以来离世者,盼望市民不要忘记。(图:记者Jacky)

现场香港歌手阮民安和歌手何韵诗以及香港枢机陈日君到场致意。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香港歌手阮民安到场致意。(凌静/美丽日报)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香港歌手阮民安到场致意。(图:记者凌静)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何韵诗以及香港枢机陈日君到场致意。(Jacky/美丽日报)
一直站在支持学生这边的歌手何韵诗以及香港枢机陈日君到场致意。(图:记者Jacky)

入夜后,市民依然络绎不绝前往致哀,山下大围站周围排满入山追悼的人潮,山上也排著队伍入场追思,悼念式结束前半小时,仍有上千人排队等候。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夜晚山上排队挤满追思人潮。(凌静/美丽日报)
即将入夜,但是往山上的路上依旧排满了追思人潮。(图:记者凌静)
2019年12月12日 大围宝福纪念馆举行周梓乐同学的追悼会,大围站排队乘坐接驳车上山追思大量人潮。(凌静/美丽日报)
大围站排队乘坐接驳车上山追思大量人潮。(图:记者凌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