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1月09日讯】微信作为通讯工具无法保护用户隐私已是不争事实,就连已经删除的聊天信息也能成为中共官方行政处罚的证据。近日陆媒曝光的一个案例令众多微信用户感到紧张。

据陆媒报道,福建证监局日前发布的一项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上海山钢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长江的微信聊天记录被列为内线交易的证据,聊天记录中包括已经被删除的信息。

网友纷纷质疑,中共监管部门如何获取相关各方的微信聊天纪录?而且就连已经被用户删除的信息也能被截获。有网友惊呼:「被删除还能恢复,震惊!」

其实类似案例屡见不鲜。2018年3月,安徽省巢湖市纪委监委在办理指定专案中,拿到了谈话对象已经删除的一组微信聊天纪录,并据此瓦解对方的心理防线,使调查工作得以推进。

2018年9月,自由专栏作家兼独立电影制片人李佳佳(AUDREY JIAJIA Li)通过《纽约时报》中文版刊登了《为何我选择不依赖微信生活》的文章。文章说,「几年前,当微信开始流行时,我在朋友圈发布了一张香港纪念天安门事件的烛光守夜照片。半小时后,我的老板打电话给我,骂我做出了「危险、不当」的行为,命令我「马上删掉」。

李佳佳说:「我很快意识到我的情况不是孤例,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在新闻中听到很多关于微信用户的故事,他们因为在朋友圈里发布的内容而遭到审讯或逮捕。」

事实上,微信的隐私安全问题一直在国际社会上饱受质疑和批评。2016年大赦国际评估报告显示,全球11家流行通讯技术公司中,微信开发商腾讯因隐私保护措施最少且最不透明而得零分垫底。

评估报告指出,「腾讯未对其即时通讯服务采取基本的隐私保护措施,因此令用户的人权处于危险之中。微信没有提供终端至终端加密,这意味着第三方可通过「后门」入侵其通信系统,且腾讯未公布有关政府要求其上交信息的透明报告。」

大赦国际表示,「鉴于中共对网络的严格管控,任何保护隐私的措施在中国大陆的法律和政治环境下都很难实行。腾讯受到审查和监视的双重管控,但这不只限于居住在大陆的用户。」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2018年2月报道,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网络安全分析师瑞恩(Fergus Ryan)警告说,「中共已经有效地将网络监视扩展到其边境之外,腾讯会一直满足中共对信息的需求」,「这意味着人们需要完全意识到,微信上的通讯是没有隐私可言的」。

作为中国大陆唯一获准通行的通讯应用程序,据腾讯的数据,2018年初微信每月有10亿活跃用户。

责任编辑:松林

分类: 中国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