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2月27日讯】随着越来越多证据指向武汉P4实验室或是新冠病毒源头,中共官媒25日推出杨澜对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教授、传染病学专家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的专访,称「新冠病毒非人造」。海外自媒体路德社对其三点论据逐一反驳,指「其故事编的漏洞百出」;也有网友揭利普金与中共关系非同寻常。

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共先后推出老鼠、蛇、吃蝙蝠、穿山甲作为新冠病毒传人的「中间宿主」,均难自圆其说,多位专家指出,病毒要通过中间宿主变异为传人、甚至人传人,自然发生的机率微乎其微,可能几十万年都不会发生。

随后,石正丽2月3日在《自然》杂志发表论文,放弃中间宿主的说法,指新冠病毒与该实验室2013年从云南采集到的编号为RaTG13的马蹄蝠病毒相似度达96.2%。但业界指出,这种在实验室雪藏了7年、却突然上传序列的蝙蝠病毒,只是新冠病毒的旁系,根本不是直系病毒;且E蛋白和M蛋白基因片段ORF6的氨基酸序列100%相同,是极不寻常的现象,造假痕迹明显。

黄色高亮区显示,新马蹄蝠病毒RaTG13和武汉病毒整体同源性达到96.2%,E蛋白达到100%一致。(图:G-NEWS)

利普金的受访,正是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据中新网25日报导,利普金说,他和几位知名专家都证明了新冠病毒是来自大自然,而非实验室人工制造的产物,并提出三个论点。对此,自1月18日起持续爆料病毒为人工病毒、可人传人、强变异、大爆发的海外自媒体路德社,在25日的「路德时评」直播中逐一加以了反驳。

首先,利普金称其团队在基因测序中发现该病毒与上世纪90年代中期武汉地区发现的一种蝙蝠病毒极其相似,相当于否定了石正丽的病毒版本RaTG13。

路德质疑,在1月19日海外民间专家组进行全病毒测序时,还没有此「武汉蝙蝠病毒」,且中共从2004年才开始进行蝙蝠病毒测序,之前没有这个技术。

其次,利普金说,「新冠病毒基因结构中的一些部分展现了适应性的改变,显示它曾在动物和人类宿主体内发生变异,逐渐发展出与人体细胞受体结合更紧密的机制,最终成为人与人之间高度传染的病毒。」 

据路德点评,业界专家先前已指出,在自然环境下蝙蝠病毒要变异成人传人,至少需要几十年密切接触,才有可能具有亲和人受体ACE2的能力。石正丽版本的「2013年病毒」显然不够久远,中共由此改说法为:「武汉蝙蝠病毒」从90年代至今20多年在武汉人中不断传播变异。然而该病毒至今没有测序上传,这也不符合常识。

第三,专访中还说,「自2003年,科学界已经研究出一些成熟的基因编辑工具,但在新冠病毒中没有使用这些工具的痕迹。」

这种说法是有意混淆「基因编辑」和「基因重组」的概念。如俄罗斯卫生部11日在官网上公告,「武汉肺炎病毒可能是重组病毒。」重组是将不同病毒的基因进行重新组装,使之结合;而基因编辑是先用电脑作出序列、合成粒子,再利用载体「转染」(transfection)技术合成病毒。

路德分析,因为石正丽用旁系病毒来说明新冠病毒源头,被业界看穿端倪、不够牢靠,由此中共派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接管武汉P4实验室,以编造更能欺骗美国和整个学术界的「病毒来源」。他推断中共已用计算机设计出一套作为源头说辞的病毒序列版本,也肯定会做出病毒株,只是现在还没公布,而一旦公布就会被「打脸」。

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图:视频截图)

网友也发现,受访者利普金教授先后帮中共建了几个重要实验室,包括中国疾病与预防中心病原发现联合实验室(他本人兼任主任),以及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广州生物医药研究所等;2015年,他获得过中共国家级科技大奖。

也有网友发现,利普金教授最早是2003年非典期间亲去中国的国际专家,与中共纽约总领馆也非常密切。

还有网友表示,今年1月30日,利普金教授曾去疫区与中共官方专家钟南山会面,美国官方机构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却三次被拒,说明了这位「病毒猎手」的身分,由此质疑其言论的学术公正性。

民间分析指,在病毒来源的问题上,中共是想搞成「罗生门」,既可以吸引大家的眼球,又可以掩藏真正的来源。

(图:「冠军的亲爹」推特图片)
(图:「冠军的亲爹」推特图片)
(图:「冠军的亲爹」推特截图)

责任编辑: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