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5月02日讯】前面5篇,我们拨开谎言,直击人祸,揭开了中共掩真相造成疫情失控,殃及全国、祸及世界的实情。在学术层面,我们梳理了学者追踪溯源、探寻病毒传人途径的历程。不限于微观的基因对比搞理论,我们结合宏观辨析,否定了「穿山甲说」、「人造论」、「阴谋论」、「外国起源论」,把这次大瘟疫的发源地,锁定在武汉,现在开始审问最核心的「泄漏说」。

(接上文

NIAID(美国传染病研究所)P4实验室工作照片。

前面5篇,我们拨开谎言,直击人祸,揭开了中共掩真相造成疫情失控,殃及全国、祸及世界的实情。在学术层面,我们梳理了学者追踪溯源、探寻病毒传人途径的历程。不限于微观的基因对比搞理论,我们结合宏观辨析,否定了「穿山甲说」、「人造论」、「阴谋论」、「外国起源论」,把这次大瘟疫的发源地,锁定在武汉,现在开始审问最核心的「泄漏说」。

(二十)P4实验室,万难泄漏。

【致命病毒:北京P3有过泄漏,武汉P4没有】
在《新冠瘟疫(2)》篇中,我们讲过2003年SARS爆发之后,2004年北京CDC(中疾控中心)病毒病防控所的P3实验室,泄漏SARS病毒,导致小疫情,原因是违规操作。研究者将未灭活的SARS病毒,拿到P3实验室外部去研究,造成研究人员感染,传染给多人。

这种致命病毒的泄漏,首先感染的是研究者,不是一个人,而是在潜伏期传染一圈人,并传给他们的家属。潜伏期越长,感染的越多。

我们知道,新冠病毒比SARS病毒潜伏期长,传染性高,如果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泄漏了致命病毒(这次的新冠病毒),首先感染的是病毒所的一批人,接着是他们的家属──但是,事实并不是这样,武汉病毒所是零感染,所以,这次的致命病毒,应该不是从P4实验室泄漏的!但是,这个推理,只能证明P4没有泄漏过致命病毒,不能证明他们没有泄漏过「不致人病的病毒」!

如果他们(P4)以前泄漏过新冠病毒的祖先版本──云南蝙蝠SARS样冠状病毒BatCoV RaTG13,那种不致病的病毒(和新冠病毒基因差3.8%),该病毒在自然界变异重组,成了这次的疫源,还是可能的。

那么,「不致人病的病毒」,有没有可能从P4实验室溢出呢?

【P4实验室,设计极为严密】
P4实验室,是世界上等级最高的研究最危险病毒的地方,全世界有40来座。设计非常周密,极为严格的设施,使病毒不可能自行逃逸──除非把它带出去。

10道门7道互锁,层层负压,空气只能流向中心,经过净化处理后排出,杜绝了病毒随空气逃逸的可能。

进门-脱衣-沐浴-更衣-穿隔离服-实验被双重监督-出门冲淋隔离服-脱隔离服-弃衣-再沐浴-穿衣-出门。在内部操作时,连体隔离服连着头部的大透明罩,接上气压管道供氧,连体手套再套两层手套,和病毒彻底隔离。

空气、水都是净化过的,污水要经过加热彻底消毒才能排出实验室,物品高温高压消毒才能进出,固体废物会被焚烧。

实验用的SPF(specific pathogen free,无特定病原体)动物,是指不带有细菌、病毒、真菌等病原体,经过剖腹产或几代无菌剖腹产得到的、终生生长在无菌环境下传宗接代的,吃无菌饲料的各种动物。由专门单位饲养,向各种科研机构提供,无菌运输到无菌实验室内部饲养,进行实验。

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那儿的SPF动物买来后,养在实验室做完实验,就处理掉,不允许一切活的动物离开实验室,层层互锁的门,严谨的设计,任何动物都没有可能逃出去。

此外,P4实验室不允许单人操作,旁边得有人盯着,外边还有监控看着──就是说一切可能泄漏的细枝末节,都考虑到了。唯一泄漏的可能是:
(1)实验者违规操作、带出病毒;
(2)同时,旁边的监督者玩忽职守;
(3)同时,外部的看监控录像的人也玩忽职守。

只有同时发生这三种情况,才会泄漏──而这几乎不可能,所以有些科学家不相信武汉病毒所P4实验室会泄漏。

但毕竟病毒在武汉首次爆发,更多的科学家怀疑泄漏,只是想不到会漏在哪里,所以对「泄漏说」不表态。

(二十一)武汉病毒所,锁不住病毒!

【巨大的疏漏,病毒封不住】
武汉病毒所内部设计再严密,也关不住外部的漏洞──这个巨大的漏洞,可能使得一切的安全措施,前功尽弃。

这个疏漏就是动物尸体的处理──P4实验室外部,没有就地的火化炉!按照制度,P4的实验动物,毒性实验病死后,或人工处死后,要简单做外部消毒,进行表面无害化处理,密封进大塑料袋,放入冰箱,攒够了,再统一集中运输到外部,统一集中焚烧。

武汉病毒所没有设计自己的大焚烧炉──大焚烧炉不但污染大气环境,还会给需要洁净的实验室造成污染,所以没有这种设计。小焚烧设备是没用的,小白鼠等小个体动物尸体虽然能在小炉里烧,但是数量太大,效率低下──对于羊、猪等SPF动物,小炉也烧不了,干脆都外包,由承包商拉走,到别处集中焚毁,一举数得,把问题都解决了。

但是,这个承包商如果不按规程焚烧──要知道实验动物体内的病毒是冻不死的!如果有人贪利,贩卖其中值钱的猪狗羊兔蛇的冻体,怎么办?

【外国P4也无焚化炉,有制度和道德做保障】
可能有人会问:武汉病毒所的设计,原图纸不是仿照法国的设计么?外国的P4实验室外部也没有焚化炉,怎么没听说外国P4常年向外界泄漏病毒?

确实,因为大动物焚化炉会造成环境污染,在国外的实验室外边也不能有它,但是,欧美发达国家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和监督机制,人们都自觉尊重和遵守规定,所以能保证被无害化处理的动物冻体不流向市场。在中国大陆,中共是自我监督,谁敢真正监督它?监督触痛了它,会让你的监督消失,甚至让你消失。整体的腐败,捂盖子是第一位的,这是中共的特色。

很多人会问:动物处死后,做表面无害化处理,如果用强烈的处理方式:用存放动物标本(尸体)的福尔马林液(甲醛的水溶液)处理,这样的冻体已经无法食用了,所以,这样处理的冻体,只能焚烧,就不会流入市场造成病毒泄漏──外国科学家们绝对相信这一点,绝不相信这样处理的冻体会流向市场!

但是,在中国大陆──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糟糕】

在中国大陆百度网站搜索「福尔马林 肉」,出现大量福尔马林泡洗肉类、海鲜的网页。
在中国大陆百度网站搜索「福尔马林 肉」,第46页仍出现高度相关的网页。

在中国大陆,用福尔马林液体处理烂肉、臭肉屡见不鲜,再用水冲掉福尔马林,恶味尽除,这样的肉拌上嫩肉粉、香料、调味料烹饪,谁也吃不出来!甚至已经成了常态、潜规则。

这是武汉P4实验室外部的设计漏洞(在中国,宁可污染环境,P4外部也要设计大焚烧炉)、是管理的漏洞、制度的漏洞、腐败的漏洞。实验室内部设计再严密有甚么用?病毒可以这样「走后门」!

如何彻查?当局敢不敢立刻请第三方国际机构来彻查?还是会像「苏家屯事件」那样,先对外封锁、内部转移证据、造假掩盖真相,都弄好了,再请国际专家来走过场,给世界递交证明「当局无辜」的检查报告?

【「武小华」挑战,病毒所避战】
在《新冠瘟疫(2)》中,我们讲过「武小华博士」公开和石正丽单挑。

「武小华博士」2月2日反击石正丽(截图),爆料各种实验室乱象。

不过,「武小华」挑战找错了对像──实验SPF动物的后续处理,和石正丽没有关系。石只负责P4实验室内的安全,动物离开实验室就和她无关了,那是病毒所管理和外包商的事。

「武小华」单挑石正丽,借名人效应成功造势。而石正丽没法应战,因为SPF动物的后续处理不归她管。所以,她没法代表病毒所回击武小华──尽管石正丽多次上镜,直面澄清外界的质疑。

武汉病毒所是不敢出来接招的,原因前面说了,气门被武小华点穴点死了,不折腾还能保密。

【出面撑脸小粉红,人肉无果五毛功】
无人应战,情何以堪?中共舆控下,为平息民愤,小粉红们纷纷出马,人肉武小华,也没肉出甚么结果,只能凭空质疑、说她不专业,可是人家出手就点中了病毒所的死穴!

结果,小粉红的攻势,只能停留在五毛级的「谣言贴」级别,本想出来撑门面,结果适得其反。

【「陈全姣举报」是谎?病毒所欲盖弥彰!】
2月17日,网上出现一篇微博:「实名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泄漏病毒」。

转发的「武汉病毒所陈全姣研究员实名举报所长王延轶」(截图),爆料病毒所乱象。

上面微博写道:「我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陈全姣,身份证号码是422428197404080626,我实名举报武汉P4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泄漏病毒。王延轶本人没有一丁点医学知识,当年靠着特长招生进的北大,平常的研究都是其他研究员帮她做的。她经常会从实验所拿一些实验动物售卖给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摊位。她就是这次疫情的罪魁祸首,她老公有通天的本领,据说和某副国级官员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大家一定不要忘记王延轶啊,她害了多少无辜的群众丧失了性命。」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很快,官方「辟谣」来了。

2月17日网警在微博上发布辟谣,实质并没有给出任何结论。

为甚么说病毒所官方的辟谣欲盖弥彰呢?因为完全不合常理,大家请想,如果别人冒用你的名字去造谣,你的第一反应是甚么?第一反应是自己站出来辟谣,像石正丽那样,上媒体澄清,这是最好的洗白自己、洗白同事、洗白单位。可是,陈全姣没在第一时间出来露面,却被官方「代表」了。

陈全姣不在第一时间出来辟谣,是不是她不爱讲话?不是,在陈全姣实名举报病毒所前几天,网上谣传「病毒所学生黄燕玲是0号病人」,陈全姣还出面澄清,回答了记者的提问。而这次,记者打同样电话找陈全姣,陈却失踪了,一个半月过去了,陈还在沉默著。用沉默向中共的强权抗争,此时无声胜有声。

(二十二)警方巧言,粉红诡辩

【警方烟幕弹 「辟谣」不自惭】

2月17日网警在微博上发布辟谣,实质并没有给出任何结论。

紧跟着,网警发布微博,称「陈全姣实名举报内容」的账号「微客铁汁」的IP地址是境外的,这能说明甚么呢?

警方有定论么?没有。现在警方更狡猾了:上次严格执行中共维稳政策,帮助中共掩盖疫情,1月1日前处理了8个「散布疫情谣言」的医生,1月3日又训诫了李文亮;而后中共反咬,要彻查李文亮事件,作为维稳的打手,警察要做替罪羊!所以这回,江苏网警给自己留后路,附上「病毒所说」,而警方说的都是中性的话,不做任何定论。

「近期登录IP为境外」,甚么也证明不了。陈全姣作为教授级别的研究员,和海外有交流是很正常的,特别是在中共「谎言治国、迫害异己」的专制下,实名举报是需要全部豁出去的,勇气不一定是马上能全部激发出来的,只有一半勇气怎么办?海外人帮她一下,推她一把,替她发文,真出了事就推到海外身上,这都很正常。

警方指证「微客铁汁」此前自称「品葱文宣组」,同样也证明不了甚么。「品葱文宣组」良莠不齐,有多种观点、言论甚至错误,也正常,因为那是海外自由论坛,其中也有很多揭露中共掩盖疫情、持续欺骗人民、致使疫情扩散的新闻和事实,那可都是真相,是中共维稳的死敌。

这样看来,江苏网警没有自己下任何结论的微博,其实就是一个烟幕弹,让很多人自己理解为「辟谣」而已。将来真要是像清算李文亮那样清算起来,江苏网警完全可以说:我们问心无愧,其实我们说的都是真实的废话,没说任何实质性、定性的东西!

【粉红再出马,诡辩笑天下】
陈全姣不出面上镜辟谣,官媒也没脸发声。一批小粉红再次出马撑门面,指证「陈全姣举报」是境外谣言。但是,指证的方法,是「避开主题」、「转移话题」、「抓辫子」、「影射」──这是诡辩术。其基本逻辑是两点:

(1)说「微客铁汁5」是境外IP,影射为反华势力,冒充陈全姣,上面已经辨析了,境外IP啥也证明不了。
(2)说「微客铁汁5」是「微客铁汁」(因为造谣)被连续封号后又冒出来的。影射「微客铁汁5」也是造谣。

难道被封号都是因为造谣?显然不是。很多人揭开真相也被冠以「造谣」上榜,如李文亮,差点被封号。

就算「微客铁汁」真是造了几次谣,「微客铁汁5」就一定是造谣么?如果按这种「抓辫子」的「逻辑」,中共说的一切都是造谣了,因为中共的谎言欺骗太多了,从中共诞生至今,近百年来的谎言和欺骗,罄竹难书。

由此可见,「抓小辫子」的辩论术,是逻辑诡辩,正确的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每次都要具体分析,不能避开实质问题,搞旁敲侧击。

而官方用转移话题、旁敲侧击、掩盖事实来说事,本身就是欺骗的表现,糊弄百姓。

(二十三)陈全姣被控制,家属先呼救后克制,在无声中坐实。

2月18~20日,海外推特上「老灯」公布的陈全姣家属求助的三篇推文截图。

从上图老灯的推文中可以看出:2月17日陈全姣实名举报后,就被官方扣留,没有回家。2月18日家属急切翻墙,到海外网的推特上,找老灯求助。

陈全姣的家属说:「老灯老师您好!我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陈全姣的家属,冒险向您写信。我一直关注著您的推特,看到您提到姣姣揭发病毒所泄漏病毒的事情,同时看到很多人相信官方的辟谣,禁不住联系您。我要告诉您和广大网友,姣姣的公开举报是完全真实的!我们生活在武汉,亲身经历了这场惨绝人寰的肺炎疫情,她了解新冠病毒泄漏的内幕,不公之于众良心不安,处于正义感公开举报,触犯了那些狗官的利益,目前她本人已经被控制!那些以她名义发布的辟谣声明都是官方假造的!官方向她施加强大压力,甚至逼迫她出镜上电视辟谣,她在抵抗中!你们关注就是对她的营救,狗官们必须立即放姣姣平安回家!谢谢老灯老师了!」

2月20日,老灯连续发了两篇《通报》,如上图。

《通报1》称:「自称武汉病毒所陈全姣亲属的神秘爆料人私信我以后,我按照他提供的国内手机号码不断拨打,终于接通,对方为中年男性南方口音普通话,其警惕性很高语言简短,说陈全姣事前向家人透露:病毒所长王延轶与承包处理动物的河南老板一起,转卖实验动物坐地分赃,陈向纪检部门检举,官方没有回应陈才公开举报。」

《通报2》称:「我按照采访提纲提出问题,如陈现在何处,可否联系陈本人核实情况,这位陈的亲属却匆匆挂断电话。数小时前再次拨通,该人说陈被官方留置后即将回家,不愿再接受访问,原话是:『事情过去了,我们不想惹麻烦。』我表示尊重,遂结束通话,以上两次通话都有录音,将提供给一直关心此事的美国之音电台记者。」

原来如此!到了官方最需要陈全姣出来「辟谣」、为中共官员和中共统治站台的时候,为甚么陈全姣不出来?她无声的对抗,已经展现了真相!

官员释放她,其实也是给自己留后路。现在中共要高调「调查」李文亮事件──昨天还在维稳害人,今天就要给受害人平反了,万一哪天要彻查「陈全姣事件」呢?

(二十四)「陈全姣举报」探秘,病毒所泄漏无疑

【举报的背景:实验动物管理乱象】
倒卖实验动物的社会背景,是普遍存在的实验室乱象,以及官场的特权和腐败。上文「武小华博士」披露的还算是好的,真正的乱象触目惊心。

2020年1月2日,北京中国农业大学的李宁院士被判刑12年,判决书《(2015)松刑初字第15号》赫然写道:李宁院士贪污课题科研经费共计人民币3756万余元,其中10179201.86元,是销售实验室的淘汰动物和牛奶所得。说白了,那近1018万元是李宁将实验室的转基因牛、转基因牛奶流入市场,获得的赃款。

【制度漏洞已久,病毒长年外流】
北京的中农大也好,武汉病毒所也好,这些中共官方科研单位,没有监管机制,和中共一样自己监管自己,为所欲为。只有酿成大祸了,才被社会发现,这是中共制度的通病。

陈全姣举报的病毒所乱象:管理者和外包商贩卖实验动物分赃──其实卖的赃款没多少,实验动物一般鼠类多,那个没法卖钱,猪狗羊兔蛇这些,量也不是特别大(和农业畜牧实验的动物不同),大头在科研经费中,处理实验动物这一块:选外包商,让人家常年负责安全焚烧动物,要给人家一大笔钱的。如果外包商心黑,一面拿着焚烧动物的经费,一面去贩卖动物,那来钱可太快了。这样的肥差,一般人没有关系是得不到的,给所长好处费,也是现在中共腐败社会环境下的常态。

这样说来,陈全姣所举报的病毒泄漏的渠道是长期存在的。在王延轶升任所长之前,在武汉病毒所是P2、P3级别的时候,就可能有了,常年存在这样泄漏各种病毒的可能性──但是,到底是否泄漏,还要调查外包商的具体情况。

武汉病毒所,敢不敢公开「处理实验动物的外包商」的具体情况?如:订立的合同、相关的管理制度、严格的历史操作、对外包商的监督管理历史记录档案?如果心虚不敢,那就已经给出了答案。

【病毒祖本泄漏,变异成新冠病毒】
石正丽说:「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新冠病毒)与实验室没有关系。」这句话是真话,是对的,确实和实验室没关系。如果真是贩卖实验动物泄漏了病毒,那是实验室管不了的,是实验室以外的事,是武汉病毒所的管理问题。

而且,前文论证过:新冠病毒不是人工病毒,并不是直接从实验室泄漏出去的──但是,新冠病毒的祖先──那种天然病毒,却很可能是从病毒所泄漏的!那种「后门」渠道贩卖实验动物,会泄漏所有的病毒──只要你用那种病毒做大动物实验。如果用新冠病毒的祖先──云南蝙蝠病毒做过大动物实验,如此「病毒走后门」泄漏到武汉,自由变异,就有可能演变成今天的悲剧!

武小华2月2日指证武汉病毒所的SPF动物的处理渠道,陈全姣2月17日举报的病毒所贩卖实验动物的渠道,殊途同归,分别一致地指向了泄漏的源头──武汉病毒所。

可能有读者会问:如果武汉病毒所拿出全部实验记录,记录上没用过云南蝙蝠病毒做过动物实验,怎么办?这不就能证明,不可能通过「后门渠道」,泄漏出新冠病毒的祖先版本了吗?

别急,还有一个泄漏渠道,完全出乎意料,根本无法防止,且看下文揭示。

(请看下篇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卜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