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12月18日讯】上周大批疑似反送中的抗争人士被送往港惩教署「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16日,有消息人士向《大纪元时报》爆料,上周警方在「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外大规模封路戒严,并且目击大批警车中间夹着三辆中巴,全部被铁丝网和塑料胶带封住。该消息人士说,在香港雨伞运动后,即开始有抗争者被送到此地。

美国国务院人权报告指出了中共治下送「精神病治疗」经常被用作政治迫害工具的泛滥情况。据《The News Lens关键评论》报导,香港Fm101电台主持人、社运青年梁颖礼曾被2次投入「小榄」,他形容情况有如地狱。

《大纪元时报》引述该匿名消息人士指,「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外从上周三开始封路,当时警方驱赶所有现场人士,但因为自己刚停在红绿灯旁,无法走动,所以看到全部(过程),大约停留了半个小时。

该名人士说:「因为那里只有一条路,当天我见到有超过20部警方摩托车驶入,很大阵仗,还有6部吉普车,我从未见过的吉普车,吉普车里面坐着的防暴警员带着防毒面具,并有4部冲锋车(警车),中间夹着3架中巴,全部被铁丝网和塑料胶带封住了。」

他说,当时大约下午4点钟左右,听封路人士说「有重犯」,「如此大批的重犯,香港哪儿来的这么多重犯呢?」有惩教署保安人员向他透露,这两单大规模押解犯人的事件以后陆续还会发生。

据悉,位于新界屯门的小榄精神病治疗中心归属香港惩教署(Hong Kong Correctional Services Department),是一所高度设防院所,2018年开始扩建,扩建项目名为「综合康复服务中心」。在香港雨伞运动后,即开始有抗争者被送到此地。

该消息人士并说,被送进这精神病院多数会被注射「懵仔针」(学名:Haloperidol,氟哌啶醇,一种典型抗精神疾病药物),而具体注射内容物是什么还不一定,他也担心一些失踪、甚受性侵后出现抑郁的抗争者会被送来这里「治疗」。

「小榄」如地狱 「不知道说了什么会被打针」

据《The News Lens关键评论》报导,社运青年梁颖礼曾被2次投入「小榄」,他受访时形容那段日子有如在地狱。

当时在入院医生评估时,只凭梁颖礼一句「有看过心理医生」,即判他入小榄精神病治疗。吊诡的是,梁颖礼「看心理医生」是因为他在反新界东北拨款事件被捕时,被警察拖上警车殴打,而车上没有闭路电视,唯有验伤和做心理评估,来作为控告警察的证据。

梁颖礼回忆,在小榄的首5天,每天被囚禁在病房几乎24小时,只有洗澡10分钟能出来走动。而病房只有一线狭窄的窗缝能望出去,房间外是一条走廊,走廊连接不同病房。

第一天在晚饭后,他听到外面医生一间一间巡房的动静,「我唔想打针啊!」在他前面的3号房叫着。「对我来说,从1号房走到4号房,是一个mindfxxked的过程。只得你一人独自面对那几个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会被打针,什么才是醒定?那刻才知道。」

那晚他渡过了艰难长夜。躺下时,他看到天花板和墙壁写满了不同语言的「好挂住你」,大概是无数前人留下的。

「药让脑部半麻醉」多少人「被」精神病?

香港艺术家黄国才在其脸书「政府侵吞人权犯法」系列文怒批,把反对的民众直接送进精神病院,强逼注射吃药正是中共的恶魔手段,香港现在也出现了!

根据美国国务院人权报告,在中国「一些政治和工会活动家、地下宗教信徒、一再上访者、被取缔的中国民主党成员和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精神病院。」

人权观察估计,早自80年代初期,为数众多的中国异见人士受到这样的惩罚。被关押的人无法聘请律师或经过法庭听诉,也没有任何上诉的权利。监禁的期限完全由警方的精神病医生和官员决定。

《自由亚洲电台》10月21日报导这种「被」精神病现象,其中一名受访者,现旅居美国的大陆民营企业家潘锦炜,曾于2013年底至2014年初被诊断患有精神分裂症而被关押在江阴市第三人民医院,他回忆说,「那里关的人三成多是法轮功修炼者、上访人员等,每天排队领的药会让脑部半麻醉。」

责任编辑:李华

标签: 分类: 港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