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1月27日讯】近日,随着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传入多个国家,这种致命病毒的来源,引起各国严重关注。

研究过中共生物战的前以色列军事情报官员说,病毒可能是从武汉P4实验室传出,而这里并不是中共秘密生物武器项目的主要设施。法国政府官员表示,中法在武汉合建P4实验室期间,中方多次违背承诺,不但替换以中方工程公司,如今还违约修建多个,十分可疑。加拿大方面也怀疑,武汉疫情的爆发,或与中共特工多年来从该国P4实验室盗窃致命病毒有关。

以色列专家:武汉P4实验室非中共生物武器项目主要设施

中共宣称,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是唯一能处理致命病毒的场所。以色列生物武器专家丹尼•肖汉姆(Dany Shoham)日前告诉美媒《华盛顿时报》(Washington Times),「就研发而言,该研究所的某些实验室至少可能附带参与了中共(生物武器)的研究,不过还不是中共生物武器合作机构的主要设施。」他透露,生物武器研究是中共民用—军事双重研究的一部分,「绝对隐秘」。

肖汉姆中校拥有医学微生物学博士学位,1970—1991年间担任以色列军事情报部门高级分析师,关注中东和全球生物和化学战。

中共法国合建「武汉唯一P4实验室」,指多次违约、私建多处

法广报导,法国《挑战》(Challenges)杂志网站日前引述了《法国—中国之间的危险关系》(France Chine, les liaisons dangereuses)一书中有关中法合建P4病毒实验室的内容。

2004年希拉克访华期间,中法签署了合建武汉P4病毒研究中心的合作协议,规定北京不能将此技术用于攻击性活动。此前,法国情报部门曾就中共研发生物武器的可能,向政府提出严正警告。

该项目按里昂P4实验室「盒中盒」模板建设,是中国突发急性传染病防控科研基地,也是烈性病原的保藏中心和世卫组织(WHO)烈性传染病参考实验室。

法国对外安全总局指出,2005年中共违背合约弃用法国公司,转而选择武汉当地中元国际工程有限公司(IPPR)属下的华中分公司负责工程;据法国安全部和美国中情局调查,该所与军方有密切关联。

此外,武汉病毒实验室只被认可从事3类病毒的研究——埃博拉、刚果-克里米亚出血热及亨尼帕病毒(Henipah),原计划在2020年获得世卫组织认证,协助识别国际性蔓延的病毒。

有法国政府官员表示,中方在十多年的合作中多次违背承诺,如承诺仅在武汉修建唯一的一个实验室,实际上却修建多个,且某些实验室十分可疑。

党媒新华网报导武汉P4实验室。(图:网页截图)

加国怀疑:中共病毒专家特工偷窃冠状病毒

加拿大方面也怀疑,武汉疫情的爆发或许和中共特工多年来盗窃致命病毒有关。

2019年3月,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National Microbiology Laboratory,简称NML)有两批致命病毒被发现寄往中国科学院。科学家当时表示,被发送的活体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帕病毒是潜在生物武器。

7月间,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及其丈夫——冠状病毒专家成克定及其中国学生被加拿大皇家骑警调查并带离NML实验室。

华裔病毒学家邱香果及其丈夫——冠状病毒专家成克定。(图:Governor General’s Innovation Awards资料图)

美国有影响力的金融部落格 Zero Hedge 26日发文回顾,位于温尼伯的这间P4传染病研究中心在冠状病毒研究领域素有成就,曾分离并提供SARS冠状病毒的第一个基因组序列,并于2004年鉴定出另一种冠状病毒NL63。2013年5月,该实验室从荷兰接收过一种未知冠状病毒样本,是从一名60岁的埃及沙特阿拉伯患者身上提取的。

60岁埃及患者入院当天(A)、入院2天(B)及入院4天(C)的肺部CT。(图:资料图)

邱香果自2006年在NML从事研究,担任特殊病毒项目组——疫苗开发和抗病毒治疗小组组长,2017至2018学年至少5次去中国。先前报导指,其中至少一次是去武汉P4实验室提供培训。

这对夫妇还让来自中共科研机构的很多特务以学生名义渗透到NML。这些机构除了武汉病毒研究所,还包括长春军事医学科学院军事兽医研究所、成都军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以及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加方去年已怀疑,这些机构和中共生物武器制造项目有关。

邱香果事件还在调查中,如今加方怀疑,这些华裔学者多年间也偷盗了新型冠状病毒。

2018年4月3日,央视新闻就播报过武汉病毒研究所发现新型冠状病毒。

(图:新浪微博)

近日也传出武汉市第五医院日前1小时内就有70多位病人死亡,3小时内两科室所有医务人员全部死去。网友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肺炎,应该是生化武器病毒所致。

(图:推特图片)

26日,中共卫生部长马小伟承认疫情存在隐性传播。目前美国已有5例感染,美国顶尖传染病医生、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富奇(Anthony Fauci)提出,希望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组织专家小组去中国考察病毒传播的关键问题。

「我认为我们自己查看数据绝对至关重要,因为那里发生的事情对这里发生的事情有影响。」问题在于,富奇说,CDC「目前还没有被邀请」。

责任编辑: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