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3月15日讯】随着中共病毒从中国扩散全球,尽管中共当局对多名「吹哨」的专业医生进行训诫、隐瞒疫情,并持续发布虚假数据,但世界卫生组织(WHO)却一再赞扬中共遏制疫情卓有成效。总部位于美国华府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The 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执行主管、国际事务专家马里昂•史密斯(Marion Smith)认为,考虑到中国是联合国第二大捐助国,世卫组织在公正的外表下掩盖事实,加剧了全球危机。

史密斯13日在「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发表题为「国际医疗组织接受中共说辞为哪般」的评论,援引该基金会最新研究报告指出,在与中共口径一致方面,中共肺炎疫情并不是世卫组织可信度被质疑的唯一一例,在中国器官移植产业问题上也是如此。

他写道,海量证据已表明中共从良心犯身上活摘器官,供体的主要来源除了法轮功学员还有维吾尔人。而世卫组织和移植行业的全球理事机构「国际移植学会」(TTS)却一直拒绝承认这一点,其沉默态度抑制了人权组织谴责的声音。

「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于本周二(10日)发布新报告,汇集了来自中国300多家医院的数据、中共内部讲话和通知、临床医学论文等资料,并查证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的验血和医检等证据,许多是首次翻译为英文。其结论是,当局从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等群体身上非法获取器官供体,中共的相关说辞无一可信。

报告由该基金会中国项目研究员、澳洲大学博士马修•罗伯逊(Matthew P. Robertson)执笔,罗伯逊博士就中共活摘器官已从事了近十年的研究,其近期论文运用统计取证方法,证明了中共利用数学模型伪造器官捐献者登记数据。(参阅:「太工整不可能是真的」 跨国研究证明中共用函数伪造数据 掩盖活摘器官

2020年3月10日,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基金会中国项目研究员、澳洲大学博士马修•罗伯逊在美国国会举行的研讨会上。罗伯逊发布最新研究报告,蒐集中共当局从法轮功学员和维吾尔人等群体身上非法摘取器官的证据。(图:薛小山/自由亚洲电台)

北京当局自2015年以来宣称,所有器官供体均来自已故的自愿捐献者。但捐赠者数字的增长令人疑窦丛生:从2010年的34人增长到2016年的6,316人,其增长曲线超工整,遵循二次方程式的程度竟达99.9%。而在中国,通常在几小时、几天之内就可以按需得到供体,对比其它国家,唯一合理的解释是对囚犯强行采血、建立大型数据库。

这份新报告还显示,中国器官移植数量远远超过当局承认的数字。目前,约有173家中国医院有器官移植的资质,其中仅10家医院的年度手术量就接近14,000例,全国年度移植总数至少要多出数倍。北京当局不仅伪造移植手术的数量,用来牟取暴利的供体来源也完全不透明。

这些发现也进一步证实了英国独立法庭2019年6月认定中共强摘良心犯器官的裁决,以及2016年报告「血腥的活摘器官/大屠杀:更新版」(Bloody Harvest / The Slaughter: An Update)的发现。面对证据,世卫组织和国际移植学会总是为北京脱罪,这两家组织都在2015年公开支持中共器官移植改革,并定期宣称其现存体系合乎伦理、无可质疑。

史密斯在评论中援引世卫组织首席移植官员2019年的发言,「中国的器官移植改革在短时间内取得了显著成果,中国的经验可以作为整个亚洲地区和世界的榜样。」该组织移植工作组主席德尔莫尼科(Francis Delmonico)博士2016年亦称,「媒体必须对持这种主张(怀疑中共活摘器官)的人发起挑战」,他还多次赞扬中共的移植体系。

至于国际移植学会,史密斯则指出,在该学会2018年与一位中国著名移植医生的座谈会上,时任主席南希•阿舍尔(Nancy Ascher)博士让人们无须担忧活摘器官问题。由于这两家全球医疗机构从未谴责活摘,医学杂志一直在大量发表来自中国的论文,而其研究依据很可能是良心犯的器官。

这种缄默也让北京当局更加肆无忌惮。在国际舆论批评缺席的情况下,中共不必费力解释其移植数据的明显漏洞,也不担心人们将移植产业与迫害法轮功、维吾尔人联系起来。在2018年国际移植学会的马德里会议上,演讲嘉宾之一是中共领导器官移植的第三把手郑树森,他也是专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浙江省反×教协会的前任理事。本应谴责他的世卫组织,却对他大加褒赞。

史密斯指出,从历史上看,在国际官僚机构不发声时,人们会听到人权组织的声音,但在中共活摘器官问题上,情况却非如此。国际特赦组织和人权观察组织似乎都听命于世卫组织和国际移植学会,没有投入资源认真探讨,其声明措辞谨慎,态度含糊。

史密斯期望,随着大量证据不断涌现,上述团体能够扮演正义角色,完成其为受害者发声的历史使命。不过,他认为世卫组织和移植协会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承认事实,因为帮中国进行改革正是其现任领导人所标榜的个人业绩。「与此相反,他们的说法不能掩盖中共每年杀害无数良心犯的事实。受害者需要的是国际医学界的道义准绳,而不是他们的怯懦。」他最后写道。

西方世界的集体沉默

2020年3月10日,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基金会在美国国会举办题为「政策论坛:中国的器官采购和法外处决」的研讨会。(图:薛小山/自由亚洲电台)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与「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关于活摘器官的新报告发布同日,该基金会在美国国会举办题为「政策论坛:中国的器官采购和法外处决」的研讨会。会上,美国非政府组织「维吾尔族裔项目」对外事务主任格蕾乌(Louisa Greve)唸出了《纽约时报》驻京记者狄雨霏(Didi Kirsten Tatlow)去年在「中国法庭」上的证词。

早在2016年,狄雨霏在和肺移植领域的权威外科医师陈静瑜吃饭时,听到了他和同僚的对话。陈静瑜正是近日中共官媒大肆标榜的两例中共肺炎患者双肺移植手术的主刀医生之一。

童医生(音译):「死囚不能用吗?」陈静瑜:「不能用。」

童医生:「良心犯呢?」陈静瑜:「都不能用。」

狄雨霏从此得出结论:摘取死囚和良心犯器官在中国医生之间是常识,且2015年起不再取用死刑犯器官的说辞并非事实。

狄雨霏想继续跟进调查,但《纽时》编辑并不高兴,他们觉得供体来源问题已经被中共政府2014年底的禁令解决掉了,相信摘良心犯器官的人都处于公益发声的边缘;同时也认为法轮功议题「不可靠」且不受欢迎。

狄雨霏也推测,她未受到《纽时》总部提拔和她的活摘器官系列报导有关,她于2017年6月从《纽时》辞职。

不仅是新闻界,罗伯逊报告也指出,整个西方世界都将活摘器官的证据视为真假参半。早在2008年,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就通过决议,谴责活摘器官暴行;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也要求调查,但全都无果而终。

在周二的会议上,美国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和乔治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郭丹青(Donald Clark)等也发表了演讲,呼吁美国及各国政府、医疗机构和人权组织等开启全面调查和行动,终止中共当局活摘器官的罪行。

2020年3月10日,美国新泽西州共和党籍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在会上谴责中共从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身上强摘器官。(薛小山/自由亚洲电台)

在席卷全球的疫情中,人们已经观察到了冥冥中似乎存在着某种规律:疫情的轻重不取决于地理位置是否靠近中国,那些相信中共、亲近中共的国家如伊朗、意大利和韩国,疫情之严重令人吃惊。人类历史上,每次大瘟疫的爆发,都是改朝换代的前奏。天疫有眼,或许,只有当更多正义人士认清中共的邪恶、协力终结中共政权及其暴行,人类才能渡过劫难、迎来新的曙光。(参阅自由亚洲报导:美议员:中共强摘器官如同纳粹罪行

责任编辑: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