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3月24日讯】3月17日,美国媒体AXIOS和HBO就中共病毒、美中关系、新疆等问题对中共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做了联合采访。记者乔纳森·斯旺(Jonathan Swan)问题尖锐,崔天凯则全程狡辩。下面将采访中跟中共病毒有关的部分内容加以分类,原文照登。

一、关于病毒来源问题

记者:大使先生,面对公共卫生危机,以事实为基础开展对话非常重要。您2月9日在《面向全民》(Face the Nation)节目采访中说散播「病毒来自美国军方实验室」这样的「疯狂谣言」十分危险。大使先生,您知道是谁在散播这些疯狂的阴谋论吗?

崔:我认为这种言论是始于美国的。你看了我接受《面向全民》的采访,我们谈到这里有人散播疯狂言论。

记者:是的,您当时说:「还有人说这些病毒是来自美方军事实验室而不是中国的,类似的疯狂言论我们怎么能相信?」您当时是回应……

崔:这是我的一贯立场。我当时这样认为,现在依然这样认为。对于这个问题,当然我们最终要找到答案,揭开病毒的来源,但这是科学家要做的工作,而不是由外交官或者记者来进行揣测的,因为这样的臆测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而且非常有害。为什么不让我们的科学家来完成他们的专业工作、并最终告诉我们答案呢?

记者:大使先生,很高兴听您这么说。因为事实上,是你们中国外交部的发言人赵立坚在散播病毒来源于美国实验室的阴谋论。他有相关证据吗?

崔:也许你可以去问他。

记者:您问他了吗?您是大使。

崔:我在此代表的是中(共)国国家元首和中(共)国政府,不是某个具体个人。

记者:他是代表中(共)国政府发言吗?是赵立坚还是您代表中(共)国政府发声?

崔:我是中(共)国驻美国的代表。

记者:好的。所以我们不应该从字面上去听他的话。尽管他是发言人,我们也不应该认为他的话代表中国政府。

二、关于疫情扩散的责任

记者:大使先生,您知道疫情在初期蔓延非常迅速,在早期就控制住疫情非常重要。南安普顿大学研究发现,如果中国能早三周干预疫情,感染人数将能减少95%。很多人说,因为掩盖疫情三周时间,共产党官员使得病毒不仅伤及中国人,而且危害世界各地人民。我想问您,共产党会为早期隐瞒(疫情)道歉吗?

崔:我认为这种说法是歪曲事实的。你说在几周内病毒增长很快,这是对的。但如果你去认真研究事实,就会发现一开始,人们对这种新病毒知之甚少,没有人真正了解它。你不能仅因几个人发烧就认为应该警告整个世界出现了一种新病毒。人们必须认真了解真实情况是什么。所以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掩盖真相的过程,而是一个发现这种新型病毒的过程。

要确认病毒种类,更多了解它,更多了解它的传播途径以及如何应对。实际上,仅仅在几周之内,中国就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了了解到的所有情况,包括病毒的基因序列。我们向世卫组织和其他国家发出提醒,大约两三周内,武汉市就采取了封城措施。那是在1月23日。到现在已过去了55天。

在我们坚决和坚定的努力下,中国的病例数量正在大幅下降,治愈出院的人数正在显著上升。也许大家应该问一问,这55天内有什么是该做而没有做的。因为根据医学专业人士的说法,病毒所谓潜伏期一般是14天左右。那么在过去55天内,都做了什么、有什么是该做而没有做的,也许这才是应该问的问题。

记者:1月15日,中国疾控中心卫生应急中心主任李群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经过仔细筛查和谨慎判断,我们的最新结论是(该病毒)人传人风险较低。」您对此有何关注?大使先生,现已无法了解有多少万人因为这一结论失去生命。

崔:我不是医生,我无法向你解释所有技术问题。我不知道这位李先生说了什么。

记者:他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的。

崔:我不可能观看所有的电视节目。正像我之前说的,我也想再次提醒你,这是一个发现病毒的过程。

记者:但早在12月27日就有医生提醒人们,武汉同济医院肺科专家赵建平医生就提醒过武汉疾控中心,这一病毒可能会人传人。问题是,为什么时隔两周后,中国当局仍告诉公众病毒不太可能人传人呢?

崔:我们了解到这一病毒会人传人之后立即向公众发出了提醒。但得出结论之前必须要有证据,必须以科学为基础。你我都不是医生,我不认为我们有能力对所有技术问题进行讨论,这么做可能会对观众形成误导,如果那样会很麻烦。

记者:我只是在引述医生说的话。

崔:就连医生之间也没有完全达成一致。这取决于你引用的是谁的话。

记者:医生们肯定对病毒会人传人这一点肯定有共识。医生说……

崔:现在这一点已经证实。所以我们才尽一切可能帮助人。

三、关于李文亮等医生

记者:正如您所说,我认为前三周非常关键。我想问您一些具体事实,因为您刚才提到事实。多伦多大学研究发现,去年12月,中国开始审查社交媒体上提到新冠病毒的内容时,被屏蔽的关键词包括人传人。中方为什么要对有关病毒的信息进行审查?

崔:我们所做的努力不是你所谓的对媒体报导内容进行「审查」,我们的努力和工作重点首先是对每个人的体温进行筛查,确保病毒不会快速传播,同时明确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的数量,这样我们才能采取措施治愈病患。所以我们的努力实际上无关如何与媒体打交道,而是如何应对受病毒感染的人。难道你不觉得这更重要吗?

记者:我认为两者都很重要。向公众通报信息非常重要。当包括李文亮医生在内的武汉医生发出警报、分享实验室报告信息时,他们却不听,中国共产党和警察把他们扣留审问。李文亮不得不发表声明说,他在散布不实言论。

崔:你所说的,还是在歪曲事实。我告诉你两件事。首先,李医生是在和同事、医生同行进行讨论,并非向公众发出警告,因为他当时也感到困惑,有所警觉,所以他才咨询他的医生同行。不知何故,这条发在他们医生同行的朋友圈信息传了出来,当然就引起人们担忧。第二,现在中央政府正在全面调查涉李文亮医生有关问题,为什么我们不等调查结果出来再下结论呢?

记者:我想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医生分享实验室报告,与同事讨论,信息泄露了出去,而且有关信息对公众来说是非常有用的信息,却导致他被警方传唤,不得不收回他之前所说内容?

崔:不是这样,让我来告诉你。我对当时武汉的情况不能事事了如指掌。但通常情况下,不管哪一级政府,怎么能根据一些泄露的信息来决策呢?必须确保公开宣布的内容都是有坚实的事实和科学基础的。

记者:我不是说要以此作为决策基础。我只是想说为什么李医生会因分享信息而受到惩罚?这是我不理解的地方。

崔:正如我刚才所说,整件事正在调查中。我们何不先等调查结束呢?

四、关于陈秋实和方斌

记者:大使先生,我们讨论的是使公众获得信息。我得问您一些失踪记者的情况。公民记者陈秋实在哪里?当时他正制作关于疫情发生后武汉的反应和当地一些混乱情况的早期视频。

崔:我未听说过此人。

记者:真的吗?在2月9日您在《面向全民》的采访中还被问到他的情况。

崔:没有,我没有被问到具体某个记者。

记者:当时您被问到了。主持人玛格丽特·布伦南提到了他。

崔:我以前不知道此人,现在也不知道。

记者:一个月过去了,您不想知道他是谁吗?

崔:我们有14亿人口,我怎么可能了解每一个人的所有情况?

记者:我不是让您去了解。我是说《纽约时报》等国际媒体做过关于他的报导。他的家人和朋友想知道他在哪里。您没有因好奇而打听过他的下落?

崔:我的职责所在是处理好中美关系。至于国内的事,中国国内自有人在处理相关问题。我们的司法部门负责处理(你所说的)这些问题。大家不应该各司其职吗?我们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记者:结束采访后您也没去了解他的情况。

崔:为什么我非要去了解国内司法部门在做什么工作?我们应当尊重司法程序。

记者:所以你也不知道方斌和李泽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是另外两名公民记者,在武汉从事报导工作时也失踪了。

崔:说实话,我非常怀疑这些是否是事实。

记者:您为什么怀疑呢?您都不知道他们是谁,《纽约时报》、《卫报》等国际媒体一直在报导此事。

崔:我为什么要相信《纽约时报》所说的一切呢?并不是所有美国人都相信报纸的所有报导,我为什么要相信呢?

记者:我想我的问题是,您为什么不想知道呢?他们是中国公民,他们的家人和朋友说他们失踪了。我不明白您为什么不想知道真相。如果您说《纽约时报》的报导不是事实,那对您的国家来说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您不想知道吗?

崔:我不认为这是很严重的问题。我们都应该尊重各自国家的司法程序,而不是试图干预。

责任编辑:卜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