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3月27日讯】中共国防部最近宣布,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薇率领的科研团队成功研制中共病毒,并获批展开临床试验,引发热议。阿波罗网评论员王笃然认为,这不但说明疫苗可能早就研发成功,且陈薇的被令接管,被舆论质疑中共病毒源头来自武汉P4病毒实验室,背后极可能是与江家有关。

中共国防部17日晚间在官网上发布「重磅!军队成功研制重组新冠疫苗」之讯息,称重组新冠病毒疫苗16日已获批展开临床试验。据陈薇介绍,「按照国际的规范、国内的法规,疫苗已经做了安全、有效、质量可控、可大规模生产的前期准备工作。」

陈薇有「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之称,具少将军衔,也是中共军科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于今年1月26日被派往接管武汉P4病毒实验室,当时正值舆论质疑武汉P4病毒实验室或为中共病毒真正源头的敏感时期。王笃然认为,中共这一举动说明该实验室果然有问题,因此中共高层心里有鬼。

除此之外,公民记者李泽华在武汉进行采访,持续多日没有被中共抓捕,但就在前往武汉P4病毒实验室、发现该实验室已关闭后,一回到住处就被抓走,也印证了该实验室是中共眼里的大忌。

3月18日,就在中共宣布成功研制中共病毒疫苗第二天,在香港挂牌上市的康希诺生物公司也宣布,与中共军科院生物工程研究所联合开发的「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已通过临床研究注册审评,获准进入临床试验。但王笃然却发现,中共发布的新闻中只字未提康希诺生物公司,或该公司和中共军方合力研发中共病毒疫苗。

康希诺生物公司为何见不得光,其背后又有何秘密?前投资银行家汪浩分析康希诺生物挂牌上市后的股价走势,为网友解惑。

汪浩在脸书上撰文透露,2019年9月18日,中共当局在武汉举办「新型冠状病毒应急处理」演习;世界军人运动会则在同年10月18日至27日期间举行,当时解放军代表团被抓到在「定向运动」项目中作弊,因此被取消资格。

据南华早报独家披露,全球首宗中共肺炎病例是在2019年11月17日出现。

将这几个日期和康希诺公司的股价走势相对照后,就会发现,这家与中共军方合力研发中共病毒疫苗的公司,自2019年3月上市后,股价并不亮眼,营运还出现亏损,但自从9月「新型冠状病毒应急处理」演习结束后,该公司股价在10月开始浮动,11月中更放量上涨,被投资人抢购,到12月底已经翻倍。

王笃然据此分析,康希诺生物公司股价在去年10月开始大涨,说明有些消息人士可能早已知晓内幕,甚至可能是内部人士爆买,企图在疫苗消息公布时赚取暴利。疫苗研发是一项长期过程,而康希诺生物公司的股价走势令人不禁怀疑,疫苗其实早在股价大涨的时候已经研制成功了。

汪浩还曝光了康希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即宇学峰、朱涛、邱冬旭和毛慧华四人,其中宇学峰、邱冬旭和毛慧华都持有加拿大国籍。朱涛则持有中国国籍,并在2018年3月被任命为中国全国政协委员。

王笃然还查找过康希诺生物公司页面上的信息,发现朱涛不仅是政协委员和中共党员,还是「千人计划」专家,加入世界疫苗巨头赛诺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从事疫苗开发后,于2009年同团队回国创办康希诺生物公司,等于从旧公司拉了一伙技术人才回国。

康希诺公司在页面上宣称,于2016年研发申报的「重组肺炎球菌蛋白疫苗」成为该公司成功研发的又一个全球创新疫苗,为康希诺再创佳绩。王笃然评论,这个「重组肺炎球菌蛋白」和俄罗斯对中共病毒的定义非常相似。

康希诺公司还自称拥有建筑面积12,000平方米的疫苗研发中心,以及建筑面积38,000平方米的疫苗产业化生产基地,基地达产后,年原液产可达到7,000万至8,000万剂。王笃然认为,以康希诺公司的规模,似乎早已做好准备,向中国乃至全世界出售中共病毒疫苗。

另外,关于中共病毒源头的课题,海内外多名专家经过深度挖掘、研究和推论后,认为中共病毒很可能源自武汉P4病毒实验室,是中共军方研制的生化武器。

根据自媒体《燕铭时评》引述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知情人士披露,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只是门面傀儡,背后实际掌权人物其实是江泽民家族,包括江泽民之子江绵恒,和上海帮在上海和军队生工系统的重要代理人。汪浩发现,康希诺公司就有一家机构股东名叫「上海礼安」,实际控制人为「陈飞」,疑与陈薇有关系。

王笃然质疑,「上海礼安」和江家有何关系?是不是江家的白手套?以江家在军方、中科院系统及生物工程方面的地位,康希诺生物这块大肥肉背后没理由没有江家的身影,因为正是江泽民奉为圭臬的「闷声发大财」改变了中国。

他因此推断,江家可能受到对钱财的贪欲、以及对习近平的刻骨仇恨所驱使,如果已成功研发中共病毒疫苗,孤注一掷也不是不可能。这样一来,康希诺公司股价暴涨、中共当局刻意回避康希诺公司存在,以及康希诺公司和陈薇的合作就显得合情合理了。

责任编辑:刘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