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3月30日讯】2019年3月2日,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引发全球危机的一年前,国际学术期刊《病毒》(Viruses)发表一篇论文,预测了中国将大规模爆发冠状病毒疫情。文中写道,「人们普遍认为,蝙蝠冠状病毒将再次引发一波疫情,中国将是其震央。我们面临的挑战是预测爆发的时间与地点,尽力防止其爆发。」

论文的题目是「蝙蝠冠状病毒在中国」(Bat Coronaviruses in China),研究课题由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及其下属周鹏设计,共同作者还包括赵凯和范毅。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专门研究各种最致命传染性病毒,距离官方所称的武汉肺炎疫情发源地「华南海鲜市场」约32公里。

谷歌卫星地图上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红点处),距华南海鲜市场32公里。(图:视频截图)

文章投稿日期是2019年1月29日,属于评论性论文(Review paper),即对先前研究成果的综述,应该在2018年就已着笔。而文章发表的2019年3月2日,距疫情爆发至少还有7、8个月之遥。

文中说,「蝙蝠很可能引起一波接近SARS或MERS冠状病毒的疫情爆发,而在中国发生的可能性更大。由此,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已成为检测预警信号的紧迫问题,这将会把将来疫情在中国爆发的影响减至最小。」

文章十分确定地将未来大流行的病毒与蝙蝠联系在一起。蝙蝠是已经发现的多种冠状病毒的宿主,研究者推论称,由于蝙蝠的栖居地靠近人类,且可以长途飞行,因此很有可能将病毒带至另一地;且由于蝙蝠是哺乳动物,很有可能最终将致命病原体传播给人。

该论文还将新一波疫情与2003年的SARS(非典)、2012年的MERS(中东呼吸综合症)疫情进行了比较,并预测了病毒从蝙蝠传播给人的方式:在中国饮食文化中,现宰杀的动物更有营养,这种观念可能会加剧病毒传播。

该项研究得到(中共)国家科技重大专项(No. 2018ZX10101004)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资助;公开信息显示,文章只用英文发表于开放平台MDPI,可以被合法转载,不过似乎并未引起很多人注意。如果研究者是在警示全世界,他们似乎并未作出足够努力。

关键的问题或许是,这究竟是大胆推测,还是为释出生物武器提前进行舆论铺垫?

石正丽团队的研究轨迹

担任武汉病毒所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P4实验室副主任的石正丽,多年来主持蝙蝠冠状病毒研究,其病毒库中至少包括50种以上的蝙蝠冠状病毒。

石正丽研究团队先是于2013年发现蝙蝠冠状病毒由「不能传人」变为「可传人」的基因开关,即S蛋白上的受体结合功能域(Receptor Binding Domain,RBD)是能与人体细胞受体ACE2稳定结合的最小功能片段,在病毒的跨宿主传播中发挥关键作用。

在此基础上,石正丽研究团队又于2015年刊发成果,宣布将蝙蝠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重组,制造出了跨物种传给小白鼠的致命嵌合病毒。

冠状病毒上蘑菇状的刺突——S蛋白,是决定病毒传播力的关键。(图:视频截图)

这类运用反向遗传学的「基因获取性」研究,在美国多年前就被政府叫停,舆论也指开发新病毒没什么意义,反而风险很大。但在中国,这些做法却是重大科研成果。此前的2013年,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与甘肃农业大学就进行过类似研究,将H1N1病毒基因植入H5N1病毒,让杂种病毒通过呼吸道在豚鼠中传播。

从基因组序列比对结果来看,中国和海外专家均指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与2018年军方发现的两种舟山蝙蝠病毒样本相似度非常高;而石正丽团队则在疫情爆发后,迅速上传另一新型蝙蝠病毒样本,称其与中共病毒相似度高达96.2%,却被指出造假痕迹过于明显。

众多的质疑,让外界将病毒源头的焦点锁定武汉病毒研究所。2月2日,石正丽在朋友圈发文称,「新冠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并让质疑她的人们「闭上你们的臭嘴」。

石正丽2018年上海交大演讲。(图:网络图片)

说辞与异动

疫情爆发后,中共疾控中心科学家在《柳叶刀》发文称,造成武汉爆发的病毒可能来自蝙蝠宿主,通过海南海鲜市场出售的不明野生动物传给人类。不过,武汉冬天没有蝙蝠,华南海鲜市场也不出售蝙蝠,作为中间宿主的不明野生动物究竟是什么?

至今,中共当局也没有公布对动物样本进行病毒核酸检测的信息,对美国疾控中心的几次援助申请,也都未回应。

2月7日,白宫向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院致信,从政府层面正式要求科学家们「迅速」调查病毒来源。就在同一天,陆媒公布消息,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军事医学科学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长陈薇到达武汉10多天,已全面接管武汉P4病毒实验室。许多人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需要生化专家来坐镇?

2月13日,武汉病毒研究所附近不断传出震耳欲聋的爆破声,居民告知亲友是在拆毁研究所内某些建筑物。

前央视记者、公民记者李泽华在2月26日失踪前也发视频透露,他是因为刚去了被指是病毒源头的武汉P4实验室,才引发国家安全局的人追截,担心国安想抓他去隔离。

权威专家的质疑

任职瑞士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的首席科学官、有17年抗病毒研究和临床经验的董宇红博士在研读十几篇权威期刊发表的论文后,质疑中共病毒有可能存在人工干预。

董宇红提出的疑点包括,中共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与其它冠状病毒相似度不高,尤其是作为人传人关键的S蛋白中间序列,在其它冠状病毒中都找不到。且S蛋白表面的四个胺基酸被替换,并未影响它与人受体之间的亲和力,这种「精准的定点突变」自然发生的概率极小。(专访全文专访视频

美国《生物武器法》起草人、伊州大学教授博伊尔(Francis Boyle)则认定,中共病毒确实是一种「进攻性生物战武器」。他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在我看来,武汉P4实验室是新冠状病毒的来源。我猜测他们正在研究SARS,并通过『功能获得(突变)』掌握将其进一步武器化的特性,这意味着它可能更具致命性。」(专访全文,内嵌专访视频)

美国《生物武器法》起草人博伊尔接受「Geopolitics & Empire」专访。(图:视频截图)

甩锅与内斗

值得一提的是,大陆军事门户网「西陆网」1月26日发文指,就算海鲜市场有蝙蝠,其身上病毒的S蛋白也不能直接传人,质疑中共病毒是「美国制造的生物武器,可精准攻击华人」;2月7日又发文称「武汉病毒被人为修改,石正丽致命铁证被抓住」。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一旦中共掩盖的真相被美国揭开,中共会更加被动。西陆网发表此文,是当局断尾求生抛出石正丽、以掩盖其更大阴谋的信号。

大陆军事门户网「西陆网」2月7日刊文截图。(图:网页截图)

据爆料革命的「郭媒体」「路德社」等持续爆料,武汉P4实验室由江泽民派系人马掌控,研制释出中共病毒是为了争夺政权、在多层面解决中共执政危机。

而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2月14日讲话时特别提到加速推动「生物安全」立法,纳入国家安全体系,指示将包括「新冠病毒」在内的所有微生物作为生化武器来对待,并表明攻击的原始点并非指向境外。此番讲话等于承认中共肺炎疫情来自P4生物武器实验室,也被解读为内斗白热化的表现。

点阅美丽日报「中共病毒探源」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卜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