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4月03日讯】中共肺炎疫情肆虐全球,关于病毒的来源一直众说纷纭;中共不断炒作阴谋论,将毒源嫁祸给美国,加上越来越多疑点被揭发,病毒来源的真相已逐渐浮出水面。美国专家更敦促中共公开实验室研究记录,以帮助卫生官员应对当下的全球大流行。

FBI捉获中国学者携带活病毒进出美国海关

2018年11月下旬,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在底特律机场拦住了一名中国生物学家。特工在其随身行李箱内找到3个标有「抗体」的小瓶,仅管这名生物学家宣称,这3个小瓶是他在中国的同事要求他转交给美国一家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但在检查小瓶后,海关人员却发现,这3个小瓶里可能装着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ARS)的活病毒样本。

根据美国司法部联邦调查局(FBI)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局(WMDD)化学与生物情报部门发布的报告,类似的案例还发生过两宗,而且同样涉及中国公民。巧合的是,这份报告发布的时间就在2019年11月,即世界卫生组织(WHO)得知武汉出现不明肺炎病例的两个多月前。

FBI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局(WMDD)化学与生物情报部门于2019年11月发布的报告。(图:FBI)

虽然FBI没有说明该报告所描述的3宗案例可能会带来什么样的生物安全风险,但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全球生物安全教授雷娜·麦肯泰尔(Raina MacIntyre)认为,FBI或许担心这些生物样本会被用于生物恐怖主义。她表示,倘若这些样本都是准备带入美国的,那么生物样本被贩运的情况一定存在。

美国当局对中共生物安全的担忧由来已久,尤其2003年SARS爆发后,中国接连发生了数起实验室事故引发的感染事件,包括9宗因病毒实验室处理不当而导致的病例。美国政府一直密切关注中共的生物科研活动,而目前的中共病毒大流行更加剧了北京与华盛顿之间的紧张关系。

中国外交部不断对内对外炒作「病毒源于美军」的阴谋论,声称病毒起源于美国武器实验室;美国总统川普则一度称中共病毒(COVID-19,武汉肺炎病毒)为「中国病毒」,以强调病毒来源。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研究员黄彦中表示,随着美中关系持续恶化,双方在生物研究领域的合作将越来越困难,甚至颠覆过去数十年来的合作。

日学者:东京大学去年10月已知中国有病毒泄漏

另外,曾经是日本东京大学最年轻准教授的大泽升平在网上披露,称东京大学早在去年10月就有内部传言指中国实验室泄漏病毒,但校方却下了封口令,更表示假如东大不畏惧中共,「世界本来可以更快解决问题」

大泽升平周日(29日)在推特上发文,「自去年10月以来,东京大学的教职员工就已经知道中国实验室发生病毒泄漏,导致周围地区出现生物安全问题。可是东大内部有封口令,禁止我们向外界透露消息。」

他接着写道:「不幸的是,假如东大不是那么忌惮中国(中共),世界本来可以更快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上述推文目前尚未有其它消息佐证,但该则推文已经引起大量日本推友关注和转发。大泽升平也将该则推文翻译成英文后,发布在其英文推特上。

大泽升平去年12月前担任东大企业赞助项目的特聘准教授,同时经营一家名叫Daisy的人工智能(AI)公司,主要研究AI和区块链。去年11月,大泽升平在推特上发布「Daisy不录用中国人」、「不叫中国人来面试」等言论,引来中共「爱国网民」围攻,随后被东大解雇。

美专家:中共病毒或源自武汉实验室泄漏

《华盛顿时报》国家安全记者兼专栏作家比尔·格茨(Bill Gertz)本周一(30日)发表了一篇关于中国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与其安全隐患的文章,探索这些研究与中共病毒疫情之间可能存在的关系。他认为,有关中共对蝙蝠病毒广泛研究的报导可能会激发外界的强烈呼吁,要求北京公开这项研究的已知情况。

格茨在文中表示,中共官员声称,病毒可能是从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里的野生动物传染给人类。巧合的是,这家市场离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不远,而这里正是中国的蝙蝠病毒研究中心。

中国研究蝙蝠病毒的领衔人物之一,正是在武汉CDC消毒与病媒生物防治所工作的田俊华。根据《武汉晚报》2017年5月的一篇报导,田俊华自2012年起收集了数千只蝙蝠,以研究蝙蝠病毒,更一度意外接触蝙蝠尿液,因此和太太保持安全距离。

他说,「只要我在14天潜伏期内没有得病,就说明我幸运地没有被感染。」引人关注的是,这个时段和当前爆发病毒的检疫隔离时段一致;而且自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武汉CDC官网上关于田俊华或其研究工作的相关信息就宣告消失,格茨也多次联系田俊华而未成功

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教授兼生物安全研究员理查德·埃布莱特(Richard Ebright)则表示,「中国很多实验室都有收集和研究蝙蝠冠状病毒,包括武汉CDC和武汉病毒研究所,所以第一宗感染病例也有可能是一场实验室事故造成的。」

埃布莱特也批评中国在生物研究方面没有做足安全措施,大大提高意外感染的风险。他披露,直到疫情大爆发之前,还有两种冠状病毒是在中国 P2 实验室里研究,对于防止实验室员工感染病毒只能提供最低程度的保护。

美国人口研究所(Population Research Institute)中国问题专家史蒂芬·摩舍(Steven W. Mosher)表示,中共多年来一直在研究可能对人类有害的马蹄蝠冠状病毒,其中一些病毒还能直接传染给人类;还有一些经过基因重组的新型冠状病毒可以感染人类肺部组织,跟今天的中共病毒一样。

他说,「中共声称这个病毒不是从其生物实验室中逃脱出来的。好,那就请把武汉实验室的研究记录都公布出来,以示证明。」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