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6月17日讯】美国食品药品监管局(FDA)周一(15日)宣布,撤销抗疟疾药物氯喹(chloroquine)和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治疗中共病毒的紧急使用授权(EUA)。川普总统随即严厉抨击这一决定,表示只有美国机构不了解使用该药物对抗中共病毒的益处。

要求FDA撤销授权的是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旗下的生物医学高级研究与开发局(BARDA)。FDA首席科学家辛顿(Denise M. Hinton)透过声明声称,尽管氯喹和羟氯喹被用于治疗疟疾或自身免疫性疾病时被认为是安全的,但其「已知潜在益处不及授权使用的已知潜在风险」。

FDA还警告称,这两种药物已在实验室研究中被证实会干扰吉利德制药公司(Gilead Sciences)新药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药效。瑞德西韦是目前为止,唯一在临床试验中显示能够对抗中共病毒的药物。

氯喹和羟氯喹被认为可以有效治疗中共病毒患者后,川普便一直大力推广该药物,FDA因此于3月28日授权,在紧急状况下使用该药物来救治住院患者。不过,该局之后却于4月下旬发出警告,称这些药物可能会造成QT间期延长和严重的心律失常。

FDA撤销氯喹和羟氯喹紧急使用授权的决定立即被川普严厉抨击。川普表示,法国、西班牙和其他地区已有「重要报导」,证实氯喹和羟氯喹在对抗中共病毒上有益,但他并未对此做出更详细的说明。美国卫生与公共服务部部长阿札(Alex Azar)则表示,该部仍在研究使用这两种药物来治疗中共肺癌早期阶段的可能性。

另外,牛津大学医学与流行病学教授马丁·兰德瑞(Martin Landray)主持大型临床试验后,声称羟氯喹对于治疗中共病毒无效。但法国媒体《法国晚报》(France Soir)对该研究提出质疑,原因是兰德瑞在临床试验中使用的羟氯喹剂量远远高于英国国家健康与卓越照护研究院(NICE)推荐的剂量。

《法国晚报》随后访问法国传染病学专家克里斯蒂安·佩龙教授(Prof. Christian Perronne),后者指出,兰德瑞在临床试验中使用的羟氯喹剂量是人体最大耐受剂量的4倍,远远超出安全水平,而且他怀疑,兰德瑞可能把羟氯喹误认为另一种名字相似的药物羟基喹啉(hydroxyquinoline)。

责任编辑:刘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