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10月13日讯】法国著名预言家诺查·丹玛斯曾预言,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从上世纪末开始渗透全世界。从现实情况看,西方发达国家,尽管其社会制度是资本主义,但其整个意识形态领域早被社会主义思维控制,其中尤以美国最为突出。

从川普总统执政以来,全力向以民主党为代表的国家社会主义开战,多次明确表示:美国不接受社会主义。

伺机待发的共产主义分子

然而,极端的社会主义分子,或称「毛左分子」钻西方民主自由的空子,试图以与中共不同的表现形式在美国和西方社会推行社会主义。其中以毛派组织「解放道路(Liberation Road)最为活跃。目前该组织正在为墨西哥左翼执政党国家复兴运动党(MORENA)的社会主义革命提供支持。该组织将共和党视为主要敌人,已对美国政府和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总部设在美国的解放道路组织是个新名称,实际上该组织已成立32年,其前身为「自由道路社会主义组织」(FRSO)。该组织将自己定义为以共和党为「主要敌人」的「美国革命人民运动」。

去年,左翼民粹主义者洛佩兹·奥夫拉多尔(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赢得墨西哥大选后,该国成为解放道路组织在拉丁美洲的主要中心之一。最近该组织创建了所谓的「团结墨西哥人民计划」,旨在促进墨西哥转向极左,并以此为工具促进社会主义在美国的传播。

洛佩斯·奥夫拉多尔的极左历史

据《华盛顿邮报》报导,现年65岁的奥夫拉多尔自青年时代起就活跃在极左势力中,其政治生涯始于革命制度党(PRI)。

报导说:「奥夫拉多尔将自己视为一名活动家,代表塔巴斯科州与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Pemex)谈判,试图说服石油工人要求更高的工资和福利。他给自己的儿子取名为赫苏斯·埃内斯托(Jesus Ernesto),以纪念在古巴与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并肩作战的马克思主义游击队员埃内斯托·切·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

在其政治生涯中,奥夫拉多尔曾经是民主革命党成员(1989 – 2012),但最终成立了自己的政党——国家复兴运动党,并借助该党成为墨西哥总统。

与此同时,奥布拉多还与圣保罗论坛(Forum ofSãoPaulo)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该论坛由共产主义独裁者卡斯特罗和前巴西总统卢拉·达席尔瓦(Ignacio Lula da Silva)于上世纪90年代创立,其目的是「挽救共产主义在东欧和前苏联所遭受的损失。」

2011年5月,奥夫拉多尔致信圣保罗论坛的参与者。信中说,他的政党正在「发起一个公民和民众运动,力求实现墨西哥的深刻变革,并创建一个非传统的国家项目」。

国家复兴运动党与解放道路组织关系密切

最近,国家复兴运动党激进分子、瓜纳华托大学(University of Guanajuato)历史和考古学教授布拉沃(Javier Bravo)前往圣地亚哥参加由解放道路活动家埃德尔(Martin Eder)组织的会议。

墨西哥团结联盟(Mexican Solidarity Coalition)在脸书上报道称,「长期活跃分子、国家复兴运动党的代表布拉沃教授要讲的是墨西哥当前的斗争,以及我们如何发起一场反对川普的运动,以阻止右翼对墨西哥移民和其他移民的种族清洗」。

美国其它共产主义组织

声援萨尔瓦多人民委员会(CISPES)是另一个为支持或扶植拉丁美洲共产主义政权而在美国设立,并与解放道路组织有联系的共产组织。

该组织系统地支持萨尔瓦多共产党人,反对美国为鼓励私营部门投资该地区基础设施和发展而向萨尔瓦多新政府提供的援助。

根据《新闻周刊》记者博什格拉夫(Arnaud de Borchgrave)的调查,这个激进组织「成立于1980年10月,是萨尔瓦多共产党总书记汉达尔(Shafik Handal)的兄弟法里德(Farid)访问美国的直接结果。法里德本次投机活动的主要顾问是阿尔梅达(Alfredo Garcia Almeida),时任纽约古巴共产党美国事务部负责人。」

博什格拉夫的研究显示:「 CISPES随后作为一个免税组织成立,并在华盛顿和美国各地设有办事处,其中包括500所大学校园。”

正如解放道路组织公开宣称的那样,美国国内有几个共产主义组织正在推动拉丁美洲社会主义的实施和巩固,以「建立这些力量在美国建设社会主义的战略联盟」。

独立撰稿人诸葛明阳说:「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困惑的现象。美国法律规定纳粹分子和共党分子不得进入美国,但却允许共产组织在美国成立并开展各种工作。今天美国遇到的各种内部麻烦,及川普总统推行『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方略所遇到的各种阻力,其根源都来自于此。是渗透在许多美国人骨子里的『社会主义情结』和『自由就是一切都可以任其发展』错误概念,导致了今天的一切。华尔街许多鲜为人知的暗势力,是川普总统在应对中共问题上投鼠忌器的真正原因。」

责任编辑: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