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以上题目,也许您会奇怪:中共投诚澳洲的间谍王立强怎么与川普弹劾案扯上边了?

请容我慢慢道来。

在台湾民视《辣新闻》节目《独家接触共谍案!袁红冰揭破外界质疑!》中,流亡作家袁红冰透露了两个细节:

1. 澳洲媒体在了解到王立强关于中共干预台湾大选、曾直接资助国民党2020年总统参选人韩国瑜的重大指控及证据后,曾试图联系台湾驻澳洲代表处(相当于台湾驻澳洲大使馆),但台湾的「驻外机构好像得了老年痴呆症,毫无敏感性」(袁红冰原话),没有理睬澳洲媒体;

2. 袁红冰本人11月25号到台湾后,曾试图联系台湾当局,向他们发出警示,甚至说可以帮助台湾当局直接与王立强见面,了解更多详情和细节。袁红冰说,他是通过一个肯定可以把这话传达给台湾当局的人转达此意的,但台湾当局依然「毫无反应」。

听到这里,我并没有太吃惊。袁红冰在节目中说这两点,是为了从反面证实,民进党当局并没有想利用王立强的爆料来打击国民党。

但接下来主持人的话却让我暗暗心惊。

主持人说:「那很好啊,我觉得我们政府清清白白。」

说完这句「无心之语」,主持人马上就接着向在场的一位国民党立委发问了。

为何主持人的一句「那很好啊,我觉得我们政府清清白白」会让我觉得暗暗心惊呢?

因为这句话的潜台词是:民进党没有主动、积极去抓住并调查王立强的爆料,就是「很好」的、「清清白白」的,反之,就是「不好」的、不「清白」的。

换言之,当国家利益受到伤害和威胁时,因为要避免打击「政敌」的嫌疑,执政党就应该不闻不问以示「清高」?这样的话,国家利益和安全由谁来捍卫和保护?

说到这里,就可以牵出川普弹劾案了。

已经沸沸扬扬闹了很久的川普弹劾案,其实就是民主党人指责川普在电话中要求乌克兰总统帮助美国调查拜登父子在乌克兰的贪腐行为。作为美国总统,他要求外国政府帮忙调查本国官员的贪腐行为,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他应该且必须履行的职责;如果拜登不是2020年的总统参选人,不是川普总统的竞选对手,那这事儿一点毛病都没有。

反之,牵涉到两党之间的对峙时,无论是王立强案中民视主持人的那句「我觉得我们政府清清白白」的无心之语,还是把美国政坛搅得恨不能一天都不能安宁的川普弹劾案,都表明,到了今天,在所谓「民主制度」中,党派利益、党派之争,在某些时刻已经超越了国家利益和国家考量。

作为选举中获胜的政党,当选后难道不是应该代表整个国家来决策和行事吗?但现实中,这一条似乎很难做到。

在民主社会中,政党之间的互相监督本来是必要和健康的;但是,当对本党的利益和考量超过对国家利益的考量时,政党之争就变成损害国家利益之事了。

对于这一点,中共也是看得很清楚的。一方面,中共在对于国民的愚民教育中,一直在宣扬民主制度「吵吵闹闹」的无效率,及独裁制度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点;另一方面,中共又在利用民主社会的特点和漏洞,进行浸透、煽动和挑事。

谁又能说,台湾和美国这种党争之剧、社会撕裂的现状,不是中共在其中运作的结果呢?

近年来,中共一方面试图在世界以所谓「中国模式」来取代民主自由,一方面又在民主社会搞破坏和浸透。从某种程度讲,他们已经相当成功了。

而民主社会中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们,如果在王立强这样的重大爆料面前,仍然不警惕,仍然无动于衷的话,那可真是愚蠢又危险了。

作者简介:

曾铮是北京大学理学硕士,前(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人员,畅销书《静水流深》作者及获奖纪录片《自由中国 有勇气相信》女主角。她的书被《魔戒》原始出版者翻译为英文全球发行。

本文原载「Jennifer’s World 曾铮的世界」博客,由作者授权刊登。点阅原文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