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4月18日讯】2012年至2013年间,美国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曾对39个国家进行调查,揭示美国人在多个领域享有的自由比其它国家更优越;其中,在信仰自由方面,美国更远远超越了其它国家,包括最富有的盟国。

信仰自由实为美国的一项立国之基,然而,随着当代美国在思想和社会生活领域被社会主义严重渗透,美国人是否有可能失却这项「天赋人权」?过去几十年中,这是美国保守派人士时常会担忧的问题。

皮尤报告中说,比起贫穷国家,富裕国家的民众认为宗教信仰在生命中占重要地位的比率更小,但美国人却比同等经济发达国家的民众更加重视信仰。据这项民调,超半数(54%)美国人认为,信仰在自己的生命中非常重要,远远超过继美国之后最富有的三个经济体,即加拿大(24%)、澳洲(21%)和德国(21%)。

以上图表显示各国年度 GDP 与国民笃信宗教程度之间的关系。(图:皮尤研究中心)

该报告也指出,53%的美国人认同,品行端正及拥有优良价值观,是以秉持对神明的信仰为先决条件的,这一比例远远大于澳洲(23%)和法国(15%)。

美国的核心价值

对神的信仰是美国的核心价值之一,也是美国立国的一个根本。《美国独立宣言》中写道:

「我们认为以下真理是不证自明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独立宣言》作者之一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后来还起草并推介了《弗吉尼亚宗教自由法令》,其中最后一条写道:

「宗教,亦即我们对创世主所负有的责任以及尽这种责任的方式,只能由理智和信念加以指引,不能借助于强力或暴行;因此,任何人都有按照良知的指示,自由信仰宗教的平等权利,所有人都相互有责任以基督的克制、博爱和仁慈对待他人。」

该法案最初推介时未能通过,后来被詹姆斯·麦迪森(James Madison)重新推介,成为后来通过的《宗教自由法案》的基础。美国也因此成为第一个通过宪法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国家,开创了在开放包容的社会中实践真正民主的全新时代。

法国外交官、政治科学家与历史学家托克维尔(Alexis de Tocqueville)于1930年代前往美国,实地考察美国的民主体制。令他深深震撼的是,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在欧洲似乎只能陷入矛盾与冲突,在美国却可以并存。

20世纪以来,随着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逐渐将魔爪伸进美国,美国的核心价值会受到影响吗?我们或许重新审视一下社会主义对宗教或信仰的态度。

社会主义 vs 信仰价值

据当代学者研究,作为共产主义创始人卡尔·马克思虽出生于基督教家庭,但从青年时代起就是撒旦教徒,憎恨所有神明,而且不堪听闻上帝。在共产主义理论中,马克思宣扬的却是「无神论」,称宗教为「毫无灵魂的制度中所含有的灵魂」和「人民的精神鸦片」,并套用其充满斗争哲学的阶级理论,称信仰是统治阶级给予工人阶级的维持了数千年的幻象。(参阅»【史实】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

由前苏联党魁斯大林发展起来的马列主义理论,则将宗教称作人类文明发展的阻碍。

20世纪,许多奉行马列邪说的共产政权都向国民灌输无神论,将传统正信视为仇敌。前苏共领导人布哈林(Nikolai Bukharin)和叶夫根尼·普列奥布拉任斯基(Evgenii Preobrazhensky)在其《共产主义 ABC》一书中写道,「共产主义与宗教信仰无法相容。」

至于信仰宗教者在俄罗斯如何受到打压,在中国、阿尔巴尼亚、北韩等国家如何遭严酷迫害,是一部部由血写就的历史。

马克思在所谓「科学共产主义」理论中,将共产主义称为社会主义的「高级阶段」,但两者同源,其本质是一样的。

当代美国的社会主义者们,常常用「政治正确」打击信神的传统价值,已将其升级成了一种「只管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极权主义。这种狂潮受到美国总统川普的顽强阻击。有学者评论说,川普总统用常识治国,让美国回到了稳如磐石的立国根基之上。

在无神论与传统正信的较量中,美国是否能保住核心价值?如今,一场让美国遭受重创的大疫,正让更多民众看到共产极权无底线的邪恶,认清社会主义到底是什么。危机中,相信越来越多的美国人会清醒过来,认识到对神的信仰不仅是立国之基,实为「立身之本」。

影» 川普2019年联合国大会演讲 促全球保护宗教信仰自由(中文同声翻译)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