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6月16日讯】5月28日,中共不顾外界反对,强行在「两会」通过了「港版国家安全法」草案。此举如同在香港建造新柏林墙,使香港成为自由世界与中共极权对峙的前哨与焦点。

一夜偷建起的柏林墙

二战雅尔塔协议之后,斯大林的忠实信徒、东德人乌布利希,在柏林建立了一个亲苏的临时政府。

整个五六十年代,一边是西德经济高速增长的「莱茵奇蹟」,一边是东德「社会主义天堂」的计划经济。鲜明的对比下,人民用脚投票,竟有250多万东德人不断逃亡自由社会,社会主义黑幕也常常见诸于西方报端,让共产党颜面尽失。

1961年8月12日晚10时起,东德政府一夜之间在东西柏林边境筑起一堵由铁丝网、水泥、碉堡、强光探照灯构成的柏林墙,长达155公里。政府发布了「越墙者格杀勿论」的密令。原本在西柏林大街上享有一份上好薪水职位的东德人,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永远也上不了班了。直至1989年苏东解体,柏林墙竖立了28年。

无独有偶,中共在疫情期间突然抛出「港版国安法」,也是对文明世界的一次突袭。

公然撕毁「一国两制」的恶法

什么是「港版国安法」?

这个草案包括把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家、恐怖活动和外部势力干预等内容,在不经香港立法会审议下,直接纳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来实施。草案还允许中共在香港设立国家安全机关、香港行政长官要定期向中共提交国安报告。

香港《基本法》第18条规定,凡在附件三列出的法律,如国籍法等,是在全中国境内均有效的法律,由香港「在当地公布或立法实施」。而现在,中共由人大直接公布香港国安法是绕过了香港立法会,抢夺了香港的立法权。一国两制的重要体现之一就是司法独立,此恶法一通过,香港一国两制即宣告死亡。

以后,中共可以直接在香港派驻警察、特务、国安抓人,不经香港法院,把人直接带回大陆审判。中共不喜欢的示威游行、出版、结社、接受外媒采访等,都会被定为颠覆罪,甚至路过香港的人员也可以违反「国家安全」的罪名抓捕。

1979年邓小平会见香港总督麦理浩时表示: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香港还可以搞资本主义。

1982年邓小平向外界解释,香港收回后「社会制度不变、经济制度不变、法律制度基本不变、生活方式不变」;会维护香港作为自由港和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也不影响外国人在那里投资;由港人治港。

1984年中共在《中英联合声明》中正式承诺,维持香港原有的立法权、行政权、独立司法权和终审权,维护「一国两制」50年不变。

邓小平后来在会见李嘉诚时表示:一国两制,50年不变,50年之后还不变。

但是,还不到一半的时间,中共就公然撕毁了承诺。

其实,中共对承诺从来就没兑现过。从1949年至今,中共承诺给农民土地、给工人权利、给知识分子自由、保护资本家的私有财产,向WTO等国际组织承诺信守公约,没有一个兑现的。当它需要骗取对方信任时,就信口撒谎,许下诺言;当它需要挥舞暴政大棒、确保独裁政权不倒的时候,随时可以背信弃义,把自己的承诺抛进垃圾桶。谁相信了中共,谁就将被它玩弄于鼓掌之中。

反观「反送中」,香港这一年发生了什么?

对自由的恐惧是共产主义与生俱来的生命基因,自由、法治的香港始终是中共的一块心病。香港回归后,中共就一直试图变成「一国一制」。 2003年搞破坏《基本法》的23条法案,2019年推出「送中条例」,虽一再流产,却不断挤压着香港的人权、法治空间。

最典型的是香港铜锣湾书店事件。这是一家以出版中国大陆政治禁书闻名的独立书店。店长林荣基等5人于2015年10月至12月间,陆续在中国大陆、泰国、香港境内「失踪」。林荣基在大陆囚禁期间被迫拍摄认罪视屏。 2019年港府提出「送中条例」后,身在香港的他被迫逃亡台湾。

「送中条例」一旦通过,香港人人都可能成为林荣基。为了维护香港的司法独立和言论自由,为了守护家园,香港人走上街头,展开了震惊世界、持续大半年之久的「反送中」运动。

来自主流社会各个阶层的人们,自发地、无「大台」地组织民间抗争,103万人,130万人,200万人的大游行,170万人的流水式集会,香港人不断刷新了和平、理性、非暴力示威游行人数的世界纪录。游行后打扫街道;遇到车辆通过时,大批人潮主动让开一条路;没有出现抢劫。非凡的勇气、正义和智慧,高素质的言行,为香港人赢得了国际社会的惊叹、敬佩与赞誉。

虽然少数「勇武派」有一些暴力行为,但那是为了抵抗港警的施暴。而且他们冲进立法会,还主动提醒大家不要破坏图书和文物,取走饮料要留下钱。

中共官媒造谣说港人是「暴动」,是「暴徒」,以挑起墙内不明真相民众的仇恨。其实,中共操控下的黑警才是制造暴乱的源头。

7.21元朗恐袭事件,8.31太子站事件,黑警勾结黑社会,无差别殴打民众。有人被打得鲜血四溅,有人被从后方90度拗断颈脖而死!少男少女被性侵、酷刑虐待。数个月浮尸水面的人数是过去十年的总和,「被坠楼」事件也频频发生,「被自杀者」都是全身裸体。多名民主派议员遭不明身份的凶徒攻击。

赤色恐怖笼罩香港。外界怀疑,香港抗争者遭到有预谋的系统性谋杀。

据统计,在香港,警察向民众施放了上万枚催泪弹,除了发射橡皮子弹、布袋弹,还多次使用实弹,出动了水砲车。迄今,近9000人被捕,数百人受伤,离奇死亡者难以计数。

中共警方派特务混在「示威者」中扔汽油弹,将汽油弹投向儿童校车。这些掷弹者装备齐全,背后有LED灯在闪烁,腰间还漏出疑似半自动手枪。

这无非是把几十年政治迫害中常见的「嫁祸」模式移植到香港,为了给暴力不断升级制造借口:1989年「六四」中命令特工烧军车嫁祸学生;2001年在天安门广场自导自演「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抹黑法轮功,等等。

中共文宣还制造了港人是在闹「港独」的弥天大谎。国内一部分人被煽动得「爱国情绪」怒火中烧,甚至喊出「留岛不留人」的恐怖口号。

事实上,「反送中」运动中提出的五大诉求,没有一条能与「港独」扯上关系,抗争也越来越聚焦于中共,出现了「驱逐共党」、「天灭中共,与神同行」的口号。港人反共而不反中,爱港、爱国,而非港独、卖国。

香港人亲身「领教」了中共的流氓手法,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回头再看法轮功20年来在香港不辞辛苦地发资料、摆真相展板、劝三退的身影,不少人恍然大悟:原来法轮功学员讲的全是真的! 不少人向法轮功表达了致歉和敬意。

2019年11月25日香港区议会选举,民主派以388席对59席,大胜亲共的建制派。这次选举带有全民公投性质,表明追求自由、抛弃中共是香港的人心所向。这一结果完全出乎中共意料,引起了它的极度恐慌。

港版国安法自曝中共末日心态

香港是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中共自身也有许多金融、贸易、情报、科技的利益在香港。它为什么要杀掉这个下金蛋的鸡?不计后果地摧毁这颗东方明珠?这是出于它逼近末日对灭亡的恐惧。

中共因隐瞒疫情,正遭到世界100多个国家的追责和围剿,这对它来说是灭顶之灾。中共集团内部也几近分崩离析。

中共执政靠着两个「合法性」支柱,一个是经济,一个是「统一大业」。中美贸易战和大瘟疫,使中国经济一蹶不振;而「反送中运动」又让中共开始失去对香港的控制。

中共在香港的暴行,使台湾民众彻底觉醒,他们在1月的大选中,用选票对中共说「不」,高票拒绝了亲共的政党和候选人,又于6月份罢免了亲共的高雄市长韩国瑜。中共在台湾多年的经营一夜之间成为泡影,用「一国两制」文统台湾已经无望,而武统又缺乏底气。

中共最害怕的是,港人争取自由民主的示范效应,会延烧到国内,直接撼动它的政权。

揣著内心巨大的恐惧和赌徒心理,中共把打击香港当作化解政治危机的一个选项。企图在毫无胜算的香港立法会选举之前,趁各国应对疫情自顾不暇,一举收回港人的自由权利。一方面转移国际追责的压力,施家暴于香港向国际示威;另一方面煽动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欺骗大陆民众为它续命;同时敲山振虎,威吓台湾。

然而,中共误判了形势,今日的香港,绝非昔日的东柏林,世界也不是疫情之前的世界了。

港版国安法激发港人反抗恶法大游行

5月24日,港人举行了反恶法大游行。香港逾380多名区议员联署抗议中共。香港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推文称:「在中共的压制下,香港人只有两种选择,移民或留下来战斗到底;我会战斗到最后」。香港年轻一代也表示要跟中共「斗长命」。

国际社会谴责恶法违反了国际法和《中英联合声明》,是对基本人权的侵犯。各国已经意识到,中共不再掩饰用共产极权统治世界的野心。它在试探西方国家的反应,如果对其不加阻止,它就将可以为所欲为,给全球带来的威胁比武汉瘟疫更严重。

西方一改从前对北京的绥靖路线,表现出越来越强硬的立场。美国总统川普宣布取消对香港的特殊待遇,各方面惩罚性法案正陆续出台。加拿大、英国、日本、台湾也迅速跟进,向香港的富人和精英打开移民的绿色通道,继97年回归时的又一波香港财富和智力的大逃亡已经开始。很多外资撤出香港。中共国进入了与世界全面脱钩的节奏。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高进

标签: 分类: 评论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