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12月08日讯】如果听到小孩子详细回溯一位逝者的生平,所说的事情都是他无从得知的,你会不会相信他就是那个人的转世呢?

冰岛大学名誉教授、心理学家哈罗尔松(Erlendur Haraldsson)博士长期研究轮回转生,他就特别介绍过一个案例,是他从2000年开始查的:黎巴嫩小男孩纳齐(Nazih Al-Danaf)说,自己曾经是另一个人,给出的很多细节经过查验,完全符合事实。

哈罗尔松博士与黎巴嫩当地研究员阿布—伊泽丁(Majd Abu-Izzeddin)合作,探访了男孩的家人及其「前世」的家人。在几个月中,所有人都接受了多次采访,讲述的事情竟然大致相同。最令人震惊的证词来自逝者的妻子,她说,男孩所知的全都是事实。

初次谈及前世

纳齐大约1岁半的时候告诉母亲,「我不小,我很大。我带两把手枪,我还带四个手榴弹。我是个『勇士』( qabadai)。手榴弹没什么可怕的,我知道怎么对付。我有好多武器。我的孩子还很小,我想去看他们。」

他的父母想不到他能说出那些词汇,而他对香菸和威士忌也表现出非同寻常的兴趣。他还说到自己有个只有一只手的哑巴朋友,有一辆红色轿车,并说自己是被人开枪打死的。当时他被救护车送往医院,途中急救员在他手臂上打了麻醉针。他要求去他位于卡伯恰蒙(Qaberchamoun)小镇的家,那个地方距离今世的家大约17公里。

纳齐今世的家在黎巴嫩的Baalchmay。(图: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拜访前世的家

纳齐有亲戚住在卡伯恰蒙附近,但他自己从未去过,也不认识镇上的人。他的父母在思量了多年之后,终于在1998年——他6岁那年带他去了。他的一些姐妹也一起去了。

他们驱车到达小镇上六条道路交会的路口。纳齐指了其中一条路,然后让父亲在下一个路口停了一下,再往「他家」的方向开。父亲萨比尔(Sabir Al-Danaf)照做了。由于道路湿滑车子很难开,他不得不把车停了下来。于是纳齐跳下车来向前走,萨比尔紧跟着儿子,女眷们在就地和一个男子攀谈,等待着这对父子回来。

当她们复述纳齐告诉她们的话时,那个男人惊呆了。纳齐说的事情,与他已故的父亲完全吻合。哈罗尔松博士后来也采访过这个名叫贾马尔(Kamal Khaddage)的男子,他的父亲傅阿德(Fuad Assad Khaddage)已经去世多年。

男孩的回忆让纳迪亚和她的5个孩子都震惊不已。示意图。(图:shutterstock)

答问「妻子」验明正身

纳齐认不出前方哪座房屋是自己的家,因此不得不回到车子旁边。贾马尔请他的母亲纳迪亚(Najdiyah)出来跟男孩说话。得知男孩可能是丈夫转世后,她把他带到家里进行验证。

她的第一个问题是,「谁在房子门口给大门打了地基?」纳齐回答,「法拉吉(Faraj)家的人。」他说对了。

她接着问,他们住在艾那卜(Ainab)的时候,她是否出过意外。纳齐说,她有一天早上肩膀脱臼,他下班回家后带她去看了医生、打了石膏。这也说对了。

她又问纳齐是否记得女儿菲鲁兹(Fairuz)是怎么生的病,他说,「她误服我的药中毒了,我带她去了医院。」也是实情。

随后,纳齐径直走向「家里」一个橱柜,说那是他放枪的地方。那正是傅阿德生前保存武器的地方。

这个男孩又问傅阿德的遗孀,她是否还记得他们开汽车离开贝鲁特时,途中两次熄火,以色列士兵帮他们重新打火?这事确实发生过。

男孩也提到,他曾用一只铁桶当靶子,教妻子学射击。「这个桶在哪?」他问。「在花园里。」纳迪亚说。男孩听罢就跑出去看,指著桶说,「就是这个。」

纳迪亚说,儿子曾让她把这只生锈的桶扔掉,她当时回答说,「或许我丈夫转生回来会认出这只桶」,所以桶就留在了那里。

纳迪亚把富阿德的照片拿给纳齐,问他:「这是谁?」男孩答:「这是我,那时我很大,但是现在我很小。」

纳迪亚和她的5个孩子都震惊不已,他们相信纳齐就是傅阿德再世,不然没法解释这一切。从那时起,两家人就不时互相拜访。哈罗尔松也看到他们彼此道别时深情相拥。

傅阿德生平

傅阿德出生于1925年,纳迪亚是他的第2任妻子。他死时,他们的大儿子只有8岁。傅阿德被暗杀前,管理著贝鲁特德鲁兹(Druze)人的宗教中心「Dar El Taifeh」,也是两任宗教领袖的保镖。他的表亲形容他生前诚实而善良,虽然非常喜欢枪,但从未使用过,只是跟旁人炫耀。

以色列入侵黎巴嫩时,他让妻儿搬到小镇,然后回到了贝鲁特。1982年7月22日晚,三名武装分子闯入宗教中心,打死了傅阿德和2名警卫。验尸报告显示,他的主动脉中了枪……

在探访两家人的15年后,哈罗尔松教授写下这样的感言,「在我调查的案例中,没有一个人的叙述与他的前世生平吻合得如此天衣无缝。」

表格左侧显示了男孩见到「前世」家人前陈述的事实,中间栏位显示他告诉了几位今生家人,右侧栏位显示,这一事实得到几位「前世」家人的确认。(图: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

责任编辑:松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