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亲妈妈邹翃燕花29年时间,把自己患有高度脑瘫的儿子丁丁培养为中国名牌大学—北京大学和世界名牌大学—哈佛大学的硕士生,创造了一个正常人都不敢想象的人间奇蹟。

孩子刚出生即被「判死刑」

1988年7月18日,邹翃燕在医院的产房里等待孩子的出生。「原本是顺产,但医生为了加快产程,人工破膜放掉羊水。」邹翃燕回忆,她生产时不巧处于早上交接班时间,邹翃燕一个人被扔在了床上,两小时无人问津。待接班医生发现时,还是胎儿的丁丁已经宫内窒息。

随后,刚出生的丁丁就被医生下了5个病危通知书,「医生一再劝我放弃,告诉我这孩子没有抢救价值。」只要你同意,几分钟就解决了。「当时她住的是特危1号病床,医生过一会儿就来一遍,说『这孩子没有抢救价值了,救下来也非傻即瘫』。」邹翃燕说,当时丈夫都已被医生说动,也劝她放弃。

邹翃燕当时才25岁,她毅然决定:「他是我的孩子,他活一天我就陪他一天,我不行了,两个人一块儿走。」她不会放弃孩子的。就是母亲这坚定的信念,她开始了对孩子的抚养和培养。

(图:微博图片)

坚定陪孩子活下去

邹翃燕的丈夫是她大学同班同学,邹翃燕的坚持让丈夫很生气,甚至还说「这个孩子我不管」。虽然邹翃燕还是期待丈夫能够参与对孩子的教养,但实际上并未如愿。这也直接影响到了两人间的感情,终于,在丁丁10岁那年,两人和平离婚。

这又当母亲又当父亲的担子全都压在她一个人身上。她每天陪着孩子,观察孩子的健康状况,经过她多次给孩子检查,发现孩子的智力是正常的。智力正常的同时,也间接证明孩子的脑瘫会体现在对运动神经的损伤上。这也就导致丁丁的发育较之同龄的孩子要迟缓一些。

虽然慢人一拍,但丁丁2岁半走路,5岁半能跳跃,11岁可以跳绳……正常人能做的事他也一个个学会。邹翃燕回忆,儿子的康复是一个缓慢的过程,「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运动逐渐接近正常人。」

(图:微博图片)

康复治疗不懈怠

邹翃燕带着孩子,每周要去三次康复治疗。治疗过程非常痛,有的孩子治疗,孩子在里面哭,家长在外面哭,有的家长受不了就停止治疗了。但是邹翃燕却非常坚强,为了治疗有次下雨,两个人在雨中摔倒,医生都说下雨不要来了,可是她不放弃。有一次邹翃燕发高烧,丁丁想今天可能不用去了,但是妈妈还是忍着高烧陪他去。邹翃燕说:「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要进行百分之百的努力」。

一个人带孩子,加上治疗费用,邹翃燕在最困难的时候要打几份工。生活的艰难可想而知。

母爱的光辉

谈到对孩子的教育,邹翃燕说身教胜于言传,方法重于结果。

邹翃燕看见丁丁学习非常刻苦,视力下降了,就告诉丁丁不要太刻苦了,可是丁丁说,你比我大那麽多,你还那麽刻苦,我有什么理由不刻苦呢?
丁丁从一上学就很优秀,上学第一年期末还考了全年级唯一的一个双百。从中华路小学到楚才实验中学,再到湖北省武昌实验高中,再到北大,直至哈佛,丁丁一路成长,学业凯歌频奏。

(图:网络图片)

说来轻松,这29年的每一天都浸透著邹翃燕的辛勤汗水和一个母亲的心血。

现在有多少父母看见自己的孩子有残疾就送人或丢弃了;还有的为了再嫁而丢下自己的孩子给老人。

邹翃燕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世人:什么困难也挡不住如山的母爱!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