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上纽约,华尔街是必游之地。但华尔街真正能让人慢慢欣赏、细细品味的,既不是闻名遐迩的铜牛,也不是世界金融的「晴雨表」——纽约证券交易所,而是耸立在华尔街与百老汇交界处的圣公会三一教堂。

高耸入云的教堂尖顶仿佛是华尔街的航标灯,既是起点也是终点。(图:作者提供)

这座典型的哥特式建筑和它那玫瑰色的砂岩外墙,与周围的灰白色方型建筑形成极大的反差,给人以强烈的视觉冲击。站在联邦国家纪念堂前望向华尔街西口,高耸入云的教堂尖顶仿佛是华尔街的航标灯,既是起点也是终点。

教堂的大门上镶嵌著精美立体铜雕,内容是《圣经》上的故事。(图:作者提供)

来到教堂门口,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镶嵌著精美立体铜雕的大门,内容是《圣经》上的故事。教堂的南北两侧还各有一扇大门,门上同样镶嵌著立体铜雕,讲述了纽约的变迁和教堂的历史。不管能否看懂铜雕的内容,仅欣赏其艺术性本身就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教堂内的暖色暗光给人以某种神秘感,管风琴那低沉凝重的圣歌令你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脚步。(图:作者提供)
教堂内景。(图:作者提供)

教堂内的暖色暗光给人以某种神秘感,管风琴那低沉凝重的圣曲令你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脚步。前方祭坛上那绚丽的彩绘玻璃和墙壁上的精美浮雕,显示出西方宗教艺术的昔日辉煌。然而,川流不息的游客和两侧的礼品店却冲淡了原本该有的神圣感,使人觉得它更像一座博物馆。

教堂外的两侧各有一小片墓地,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蒸汽轮船的发明者富尔顿(Robert Fulton)、纽约首份报纸创始人布莱福特(William Bradford)等许多政要名流都安葬于此,这也是三一教堂的独特之处。不少人认为,华尔街的发达有赖于汉密尔顿在此长眠,是他的财智稳固著华尔街的地位。当然这只是人们对他的敬仰之心,但诸多达官显贵愿长居此地,其中必有因缘。

教堂外的墓地。(图:作者提供)

三一教堂始建于1698年,在310多年的历史中历经坎坷。第一座教堂在建成88年后的一场大火中「灰飞烟灭」;而1790年第二次重建的教堂,则在45年后的一场罕见暴雪中「楼倒屋塌」。现在的这座哥特式建筑是1864年第三次重建的,教堂尖顶高达84米,使其成为19世纪初曼哈顿下城最高的建筑。

今天,这里除了主持弥撒、接待游客外,还经常举办音乐会,成了名副其实的多功能教堂。每年圣诞、新年期间,充满节日气息的三一教堂和证交所前的巨大圣诞树,给华尔街增添了某种安详的气氛。

如果说纽约证交所等金融机构是华尔街的财富象征,那三一教堂就是华尔街的精神象征。常听人说,没有华尔街就没有美国的经济地位;也许没有以三一教堂为象征的神的庇护,就没有华尔街,就没有强大的美国。想到此,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美国人总是说:「God Bless America!」(神祐美利坚!)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