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11月29日讯】在中国,器官移植真的可以预订。许多极度渴求健康的患者愿意花大价钱预约移植;另一边,无辜的人们被逮捕、验血、检查器官,成为待宰羔羊。在被关在劳教所的两年中,北京法轮功学员王金涛被毒打、酷刑……他幸运地来到了澳洲,逃离了被「按需谋杀」的阴谋。

「别把他的器官打坏了」

2006年,26岁的刘金涛还是中国石油大学化学工程专业的硕士生。11月的一天,老师打来电话让他去实验室一趟。他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跌入一场噩梦。

一到实验室,刘金涛就看见两个警察和几个610办公室的人。「他们去了我宿舍,在电脑里发现了轮功资料,就把我抓了。」刘金涛在接受《雪梨晨锋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采访时说,「我问他们是否有搜查令或逮捕令,他们当场在一张纸上胡乱写了几个字扔给我说:『这就是搜查令!』」

随后,刘金涛被关进北京昌平看守所。为逼他放弃信仰,狱警强制他看诽谤法轮功的录像,但他不为所动,于是又被投入一间关了八个吸毒犯的牢房。得到「暗示」的囚犯们不停地毒打他,一直打到狱警出面为止。「一天,他们正在打我的后背和腰,有人进来说:『别把他的器官打坏了。』」

刘金涛也告诉澳大利亚《10日报》(10 Daily),「我记得我当时还纳闷:『他们根本不在乎我是否健康,为什么要关心我的器官呢?』」

四个月后,刘金涛被转到北京团河劳教所,受到了更残酷的迫害。有些囚犯不愿打他,狱警就把他们调走,换进来一些非常凶狠的。那些囚犯把他衣服扒光,用挂胸牌的针插他的指甲盖,砸他的睾丸,用火烧他的背,甚至把马桶刷的把手捅入他的肛门,不让他排便⋯⋯

有一次,刘金涛被关禁闭,不给任何食物。三天后,他们把一根管子从他的鼻孔插到胃里,插了好几次给他灌粥,粥里混著犯人的尿。

几个月后,刘金涛被安排进行了一系列体检。他被采了血样、量了身高,测了其它数据,还拍了不少X光片。

「有一天他们来劳教所,从每个犯人身上都抽了两大管血,那是很大的剂量」,刘金涛说,「他们拿了那个就走了。」

一年后,刘金涛又被拍了X光片,并被抽了更多血。经历无尽的酷刑,他开始思考这些体检的目的,因为劳教所显然不在乎他的死活。

2009年,刘金涛的身心承受力都到了极限,他违心地写了放弃信仰保证书,后被释放回家。

但获释后的他仍处在中共的严密监控下,三年后仍被要求上交「思想报告」。不堪骚扰的他最终决定和妻子逃离中国,到澳大利亚寻求庇护。

刘金涛一家在澳洲。(图:刘金涛提供)

被证实的活摘罪行

在过去20年里,中共一直在抓捕法轮功学员等信仰群体,强行活体摘取他们的器官,同时一直设法掩盖。而层出不穷的证据从2006年开始就不断浮出水面。

由国际人权慈善机构「终止中共移植滥用国际联盟」(ETAC)发起的由七名专家组成的「中国法庭小组」,在经过近一年的独立评估后,于今年6月17日发布最终调查结果:中共「毫无疑问对法轮功和维吾尔人犯下了反人类罪」。

法庭主席杰弗里·尼斯爵士(Sir Georgrey Nice QC)表示,「(我可以)肯定地说」,「在中国,从良心犯身上强行摘除器官的行为已经存在相当长的时期了。」尼斯爵士是国际刑事犯罪领域的知名人士,曾主导了前南斯拉夫国际刑事审判,起诉斯洛波丹·米洛舍维奇(Slobodan Milosevic)。

调查报告总结说,「强迫摘取器官已经持续了多年,法轮功学员一直是器官供体的来源,而且可能是主要来源。」该报告指出,中国正在发展的器官移植业已经价值超过10亿美元。

报告还强调,「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非常短」,许多网站上刊登了要出售的心脏、肺和肾的广告,这表明该行业按需提供服务。

2016年5月,近万法轮功学员纽约大游行。(图:Benjamin Chasteen)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