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19年12月17日讯】12月10日是国际人权日,「全球反迫害制止中共暴行、声援退党大潮」研讨会在美国国会举行。曾在中国(中共)国务院对外经贸部担任处级干部的张亦洁在研讨会上发言。

张亦洁讲述了中共开始对法轮功的打压之后,她因为不放弃信仰,被撤销党、政职务,遭到7次非法绑架,期间受过几十种酷刑折磨,最后被迫穿越三国边境、逃离中国的经历。

以下是她的发言全文:

我叫张亦洁,吉林省长春市人,1977年毕业于吉林大学。大学毕业后,先后在中国(中共)国务院对外经济联络部、对外贸易经济合作部(现中共商务部)办公厅工作。1987年至1990年,我被派驻中(共)国驻罗马尼亚大使馆长期工作、任经济二祕,回国后继续在外经贸部办公厅工作,历任副处长、处长,办公厅党支部书记、广州出口商品交易会大会办公室副主任等职。

张亦洁和家人合影。(图:新唐人电视台)

我于19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江泽民操控中共政府以「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对1亿法轮功群体实施残酷迫害,下令3个月消灭法轮功。

我因坚持信仰,被列入重点人黑名单,遭到外经贸部的严厉打压,经历了9个月的高压逼迫,先后被撤消所有党、政职务,降级为最低职员,开除党籍,开除出公务员队伍,调离部机关,下放到企业接受监管。

这期间,我无数次被以株连影响丈夫、孩子的前途相要胁转化;施压我丈夫逼我转化;逼迫他与我离婚。我丈夫和我同在外经贸部工作,他多年担任正司级参赞、欧洲司副司长,长期负责中(共)国对东欧诸国政府间经贸事务、国别政策和担任亚太经合组织祕书长。因我修炼法轮功他被多年免提职、限制使用,饱受株连。

因坚持信仰拒绝转化,我先后7次被非法绑架、关押,九死一生。2001年3月,仅因我不放弃修炼便被中央610组织首恶李岚清点名非法劳教1年半,因拒绝转化又被加刑10个月。在劳教所里我经受了灭绝人性的几十种超越生理极限的非人虐待、侮辱、酷刑折磨。

整个劳教期我都被单独关押、24小时昼夜监控。暴晒,冷冻,惩罚性军训,饥饿、干渴,几天不许上厕所,长期不准洗漱、洗澡、洗衣服,长期剥夺睡眠;强制通宵达旦劳动;坐人肉椅、开飞机、鞋底抽脑袋、寒冬揪住衣领灌凉水等等虐待和叫不出名的酷刑从未间断过。

中共酷刑演示:开飞机。(图:明慧网)

劳教所里最残忍、几乎使我丧失生命是对我几次「攻坚」转化。第一次我被折磨连续18个昼夜不许睡觉,24小时车轮战洗脑,伴着五花八门的精神和肉体折磨、毒打。

第二次,我被祕密关进一间封闭的小黑屋,由警察、妓女、吸毒犯共9人昼夜值班。在这个小黑屋里,我经历了在不许打一个磕睡的监视惩罚下站立42个昼夜,同时被施以各种虐待、酷刑折磨逼迫转化,身体遭受了巨大摧残。我的坚定不转化使邪恶的手段愈发残暴。她们大打出手、逼我当埸写下转化书。

第三次我被打得失去意识休克,被拖进一间空房,祕密关押了17天。17天后我再次从死亡边缘走回来。

劳教所两年多的残酷迫害,我满头白发、容貌皆非;思维、语言、动作迟钝;大脑经常空白;双眼阶段性失明;腰、膝严重损伤等等。

从劳教所出来后,我决定面对国际社会以亲身经历揭露这埸残酷迫害。由于海关黑名单,多方努力正常出境受阻,我决心越境走出中国大陆。

2006年9月15日,我只身踏上最后一条生死难卜之路。我历经危难、险阻、艰辛,经过十天十夜,终于越过三国边境,到达泰国,向那里的联合国机构提请政治庇护。

北京方面发现我失踪,公安部全国通辑。时任部长薄熙来软禁我丈夫8个月,停止他的一切外事出访,禁出国门,同时宣布开除我的公职。至此,我在我的祖国那片土地上付出的所有辛劳,工作、事业、家园、财富、丈夫儿女亲情等等全部被中共邪恶政府剥夺殆尽。

2007年10月,在国际社会救援下我来到美国,兑现诺言完成使命。在此,我感谢美国政府和参众两院及国际社会所有为法轮功发声的正义人士、党派、政府。我希望更多的正义国家、党派、经济实体摆脱中共的利益捆绑,肩担道义,归还法轮功群体以司法公正,全面清算结束这场人类浩劫,复兴人类传统的真正文明,走向未来! 

点阅大纪元原文

责任编辑:高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