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2月11日讯】在河北唐山冀东监狱,一次,在警察的怂恿下,六名犯人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强行把刘永旺按倒,强行给他手淫,竟进行了三次……

女警将张世航的外裤内裤都褪下来,狞笑着说:「小子,你信不信,老娘今晚能把你的蛋头子电熟。」接着,用电棍压在张世航的阴囊上放电。他全身一阵痉挛,昏死过去。

中共自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为了达到让法轮功学员「转化」(逼其放弃修炼)的目的,极尽邪恶之能事对女性和男性法轮功学员进行性迫害,使他们身心遭到极大的摧残。

本系列文章意在揭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性迫害的卑劣手段、惨烈程度及其严重后果。此篇揭露中共使用下流变态的手段对男性和女性法轮功学员进行性虐待的罪恶。

(接上文:中共惨绝人寰的性迫害(2)下体被电烂

被六名犯人摧残

刘永旺,1972年3月2日生,河北省曲阳县人,毕业于天津大学,曾是北京某外企公司的部门经理、总工程师。

2006年,刘永旺被非法判刑8年,在河北唐山冀东监狱里,狱警郑亚军把他关入旁人不得入内的楼顶空房间8个月之久,先后指使14名在押犯人,每天变着花样肆意虐待、侮辱他。

刘永旺。(明慧网)

在郑亚军的长期袒护下,犯人的行为下流到正常人难以启齿的程度。一次,六个犯人强行给他手淫三次。

面对如此不堪的侮辱与折磨,刘永旺为维护起码的权利和尊严,于2009年1月17日向监狱纪检部门检举,强烈要求有关部门追究郑亚军等15名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换来的却是郑亚军更加嚣张的虐待报复。

不久犯人姜鸿彬就在大厅再一次把刘永旺打到休克,狱警看见根本不予理睬。

犯人张冬红公开对刘永旺说:「家家都酿酒,不露是好手,我就玩儿你,玩死你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受家属委托,2010年8月,北京律师程海、河北律师李纶等人在狱中见到刘永旺。他智慧地将检举材料交给了律师。狱警阻挡不及,对刘永旺和家属实施报复行为,停止家属会见一年之久。

由于律师和家属不懈地向有关部门投诉,刘永旺也在狱中不惧报复,不停地向有关方面反映郑亚军的问题,终于迫使狱方做出处分郑亚军的决定。之后郑被调离原岗位。

遭女警凶残折磨

张世航,山东济南市法轮功学员,2006年5月被济南槐荫区匡山派出所绑架。槐荫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某女警(40多岁)及匡山派出所女警胡春雨(30多岁)装作和气的样子想引诱张世航放弃信仰。张世航平静地说:「信仰无罪。」

「610」女警勃然大怒,说「真是欠揍」。两女警将张世航铐在会议室隔壁房间的床上,用橡胶警棍对张世航的胸、腹部猛抽。女警狞笑道:「不信打不改你。」张世航鼓足力气喊:「法轮大法好!」

女警狂怒,用一条毛巾紧紧勒住张世航的嘴,对他一阵暴打,痛得他如刀割火烧,汗水湿透了全身的衣服。

女警揪住他的头发问「改不改」,张世航对其横眉而视,摇摇头。

女警又拿来电棍,电击其全身,张世航在剧痛中剧烈挣扎,汗流如注,小便失禁,绳子和手铐勒进了手腕脚腕的肉里,肉裂血涌,染红了床单。他眼前阵阵发黑,呼吸微弱,几乎休克。

见张世航仍不屈服,女警气急败坏,暴跳如雷,将张世航的内外裤褪下来,用电棍压在他的阴囊上放电,致使他昏死过去。

张世航被女警用冰啤酒浇醒后,又被翻过身来铐在床上,被电肛门。火烧般的疼痛令其一阵抽搐,小便失禁,只听一个女警说:「插进去电。」

张世航强忍非人折磨,牙齿咬破了下唇,被捆牢的嘴发不出声。其阴囊被两女警电得肿大,肛门流血流脓不止。

变态折磨

祝艺方,在四川广元市政府驻成都办事处工作,2002年9月29日,被成都市金牛区九里堤派出所绑架到成都市看守所关押。在一个阴暗小屋里,她遭刑讯逼供七天七夜,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为了不让她睡觉,一个胖女警领来两个年轻的警校实习生和两个保安轮流折磨她。他们学着黄色录像里的下流动作污辱她,两人做同性恋表演,逼着她看、不准她阖眼。

只要她稍微一闭眼,他们就用打火机烧其眉毛和脸、把嘴贴到其耳朵上高声乱叫,扯头发、摸脸等做各种流氓动作,还威胁说晚上找人来强奸她。

罗梦,20多岁,在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吸毒劳教人员脱光衣服用皮带、鞋、木棒等一阵暴打。吸毒犯李红、陈琦、曾国娜强迫法轮功学员黄敏(女,已被迫害致死)、黄国群在罗梦的胯下、大腿内侧写污辱法轮功的字。

黄敏不从,被扒光衣服打倒在地,被抓扯头发,迫使她的嘴不断触及罗梦阴部。

吸毒犯李红用肮脏的抹布塞住罗梦的嘴,用极其下流的手段调戏、猥亵,抓其手按揉其胸部,并装男人用手指对她进行刺激和强奸,还往其胸部和阴部泼冷水。

被逼「观看」恶警施暴

2000年,一些从外地去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的法轮功学员因不说姓名,被绑架至七里渠附近的一个看守所。

在那里,警察把所有女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投入男号房任人轮奸,而且逼迫所有男性法轮功学员在场「观看」。

一位山东的男学员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说出了自己的姓名。后来,他在讲述这件事时,非常痛苦,说当时场面简直是惨不忍睹。

2001年8月,河北唐山迁安市国保大队警察彭明辉,在办公室里把一名男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用电棍电击其生殖器,还让一狱警把女法轮功学员推进去看这一残暴恶行。

下流的侮辱

何洪亮,河南省淮阳县许湾乡法轮功学员,60岁左右,因修炼法轮功,屡遭绑架、关押。2008年9月,他被劫持到河南许昌第三劳教所遭非人折磨。

2009年6月某晚,狱警张清善、劳教人员陈国旗等把何洪亮按倒在洗浴间。陈国旗脱掉自己的衣服,赤裸裸地拿着阴茎往何嘴里塞,何洪亮说:「你这是犯法,这是对我的侮辱。」陈国旗才罢休。

过了一个星期,犯人马虎、张伟又把何洪亮骗到洗浴间。张伟拿着阴茎往何洪亮嘴里塞,何洪亮说:「你是违法,这是对人的侮辱,我告你。」

何洪亮向二中队赵姓队长报告此事,赵说:「你不『转化』,我也没有办法。」

戴国和,湖南省衡阳县法轮功学员,在湖南新开铺劳教所时,被吸毒犯罗红辉大打出手。

2008年,一些夹控犯(监管法轮功学员)晚上在墙上照出裸体下流的动作。罗红辉想要戴国和看那些东西。戴闭着眼睛,罗竟乘其不注意,将自己的生殖器塞进他的嘴里。

疯狂的性虐待

王刚,河北邯郸市峰峰矿区法轮功学员,30岁,未婚,2011年6月26日,被义井派出所警察绑架;7月12日,被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

他所在的八班的班长师卫红是个性变态狂,仗着有警察撑腰,2011年12月30日晚6点多,强行对王刚肛交、口交等。这一严重的性迫害行为使王刚遭到难以承受的侮辱、打击和巨大精神刺激,变得精神恍惚。

事情败露后,邯郸劳教所极力掩盖、压制,并于2012年3月6日让师卫红解教回家,令凶犯逍遥法外。

罗向旭,重庆江北区法轮功学员,2000年被非法判刑4年。为逼迫他「转化」,四川省永川监狱的狱警指使犯人残酷迫害他。一次他被毒打后,三个犯人将他的衣裤脱了,把他按在床上「鸡奸」。

在监狱无耻的所谓「转化」心得交流会上,许多法轮功学员站起来喊口号、揭露邪恶的迫害。罗向旭也站起来喊口号,当场揭露他们为了逼他抄所谓放弃修炼的「揭批书」,叫变态的犯人对他「鸡奸」、毒打的罪行。

徐仕文,2004年5月,在贵州省监狱(又称贵州都匀监狱)被狱警、犯人组织的所谓「转化」小组迫害,不让睡觉、不让大小便、用开水烫、菸头烫,甚至用生殖器放在其头、脸、脖子上侮辱。

徐仕文绝食抗议,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精神失常,手臂被打得吊著不能动。(待续)

资料来源:明慧网

点阅大纪元原文

责任编辑:高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