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日报2020年02月13日讯】最近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全国,因患病人数太多,很多人因为医院没有床位根本无法住院接受治疗。然而黑龙江依兰看守所却将没有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偷偷送入医院,并关押在瘟疫隔离病房。

这名被送入瘟疫隔离病房的人叫宫凤强,现年48岁,曾是依兰煤矿职工。他为人谦和、真诚善良,工作认真出色,在亲朋好友和同事眼中是一个公认的好人。然而宫凤强却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多次遭非法关押迫害。去年12月27日,他被黑龙江密山警察绑架至依兰看守所,在那里,他被酷刑折磨得昏迷休克。依兰看守所为了掩人耳目,竟然将宫凤强关入了瘟疫隔离病房。

而就在宫凤强被绑架前不久,他的妻子李艳杰被依兰县、七台河市两地国保警察合伙围困在家,被逼从六楼坠亡,年仅41岁。一个曾经美满幸福,被大家所称道的家庭,就这样变得家破人亡了。

妻子被围困迫害死

2019年12月7日晚上八点多,依兰县和七台河市两地的警察,到居住在七台河市总医院东侧一栋老式家属楼的法轮功学员宫凤强、李艳杰夫妻家敲门,叫嚷着:「宫凤强,我们知道你们在这里,你们不开门我们也有办法……」居民楼下,警车灯闪烁。警察商量如何打开宫凤强家的门,先是打电话找人开锁,后来又说找公安借工具锯门。一会儿,警察就开始锯宫凤强家的金属门。

已经历数次绑架和酷刑折磨的宫凤强夫妇,不愿再去面对那些对精神和肉体的凌辱,他们快速的拽下窗帘和被罩床单等,把它们接到一起从窗台顺下去。妻子李艳杰率先握著接起来的床单从六楼顺下,丈夫宫凤强也接着下来,大概在四楼处床单突然断裂。李艳杰不幸遇难。

宫凤强悲痛欲绝,眼看着妻子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迫害致死,自己却无力回天。他望着漆黑的夜空,摇摇晃晃的离开了这个令他永远都不愿意回忆的地方,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被折腾了将近一夜的邻居们都议论纷纷:「这警察半夜逼死人!」「这些警察逼人跳楼!」「现在的警察不干好事。」「别说了……被他们听到会报复的。」

12月9日上午,依兰县公安局派两名警察来到李艳杰八十多岁的父母家中,恐吓二位老人,想套出宫凤强的下落,却只字不提老人的小女儿李艳杰已经被他们逼死的情况。现在,依兰县公安局警察还企图找到李艳杰的姐姐和女儿。

12月11日上午8点多,七台河市法轮功学员金玉红到哈尔滨市看望在黑龙江大学就读的李艳杰的女儿宫宇,在黑龙江大学被四名便衣警察绑架。当天下午,七台河市公安局开了两辆车到金玉红家楼下蹲坑,派出所去敲金玉红家的门,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绑架。

善良夫妻遭受「赶尽杀绝」式迫害

依兰县达连河镇,民风淳朴古色古香,当1992年法轮大法从吉林长春传出,在佳木斯农校读书的李艳杰,被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所吸引,走入修炼。

毕业后她回家乡依兰做了一名幼师,以勤劳善良很快得到家长们的信赖。此后,她遇到了法轮功学员宫凤强,婚后小夫妻生活美满幸福,丈夫在依兰煤矿工作,薪资待遇优厚。

然而好景不长,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利,军、警、特务、媒体齐上,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二次文革式运动,发动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灭绝式的迫害打压,依兰县小城也没能幸免。

依兰公检法人员对李艳杰、宫凤强夫妇不遗余力地打压,抓捕、酷刑折磨,由于依兰公安「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人员株连式的迫害,工作单位不敢继续聘用,夫妇俩双双失业。

2000年8月12日晚9点多,李艳杰刚生下女儿10天左右,宫凤强就被依兰公安非法抓捕。宫母为追恶警,昏倒在冰天雪地中,李艳杰光着脚把婆婆拖回。公安抄家之后,还派人24小时住在家里监控她们。

等宫凤强从牢狱回来后,李艳杰做起了冷面厂的生意,她待人诚恳,从不短斤少两,生意很快红火。但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逐步升级,宫凤强夫妇又在多次抓捕中受尽酷刑折磨,为躲避迫害,冷面厂被迫关门。

夫妻二人从此颠沛流离,流落到延寿县自谋生路。李艳杰后来学会了开出租车。她曾在出租车里拾到现金手机等贵重物品返还失主,失主为答谢她拾金不昧,给出租公司送锦旗表扬信等,却被依兰国保发现,到延寿县追捕,夫妻俩再次过上了流浪的生活。

酷刑至精神失常又遭冤狱5年 奇蹟般起死回生

2006年12月12号,宫凤强再遭警察绑架,警察多次将他打昏,再用冷水泼醒继续折磨。

在依兰第一看守所,他经常遭到多名犯人毒打,犯人用绳子把他的两手、两腿从后背紧紧地捆在一起,再用棉被将其整个身体包住。犯人再轮班看管,等看到宫凤强几乎已经不能呼吸时,怕出人命才打开被子、松开绳子。加上「凉水滴头顶」等各种酷刑,致使他精神失常:不说话,不吃饭,神志不清,记忆力丧失。

中共酷刑示意图:把手脚捆绑在一起。(图:明慧网)

家属要求狱方进行鉴定和救治被拒绝。警察说,根据中央的命令,针对法轮功可以不依法办事,怎么处理都行,就是快要死了也不能放人。

之后当局将宫凤强非法判刑5年,关押在佳木斯市莲江口监狱,酷刑迫害下,宫凤强生命垂危。监狱怕出人命,为推卸责任,把没有任何生还希望的宫凤强办理保外就医扔回家。

从监狱回来时,宫凤强已经失去记忆,不认识所有的亲人和朋友,不会说话、不会吃饭、不知道大小便、还经常处于昏厥状态、全身不会动,咬自己的舌头(已咬坏),脊椎骨变形突出,还经常胸闷、胸疼,一口一口的倒气,痰中带有血迹、小便如牛奶一样的白。周边的人看到这样好的人迫害成这样,没有不流泪的。

但通过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奄奄一息的宫凤强奇蹟般地活了下来。

经历多次变故,流落到七台河市的宫凤强只得隐姓埋名打些临时工赚些小钱;李艳杰则以给中学生补课维持生计,平时成绩平平的学生,经李艳杰的悉心补课后,很快就成绩领先,家长们为感谢她,在手机微信里互相转告……没想到这样一位好老师,仅因为坚持信仰,最后被中共活活逼死。

宫凤强的女儿宫宇在幼年时,经常拿着爸爸妈妈的照片哭泣。一次孩子写道:「等爸爸回来了,我送给爸爸一个杯子,杯子里装的都是我的泪水。爸爸、妈妈快点回来吧!我现在很听话,很听话。」「这是什么世道?爸妈只因炼法轮功,我失去了一个温暖的家……」

如今,走入大学门槛的宫宇已经永远失去了妈妈,她还要再失去爸爸吗?在全中国,这样的事情还要发生多少?

2008年7岁的宫宇。(图:明慧网)

资料来源:明慧网大纪元

责任编辑:高进